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反邪教工作中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观的培育
2016年10月03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字号: 】【打印

    继党的十八大提出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将“法治”作为其重要内容之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又“史上第一次”以全会的形式专题讨论和部署法治问题。“法治”作为一种治国方略与核心价值观,其重要性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引起全国上下高度关注。近年来,因邪教而导致令人震惊的血案频频发生,恐惧再一次使社会为之哗然。面对这一棘手的现状,当务之急是要培育大学生正确的主流意识,用社会主义法治意识内化为青年大学生在反邪教中的价值认同并加以奉行。因此,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应加强大学生的社会主义法治思维,引导他们在社会主义法治观视角中提高反邪教的意识,摆脱邪教的不良渗透和思想禁锢。

    一、 邪教与反邪教工作的基本概述

    (一) 邪教的基本含义

    在我国,目前为止对于邪教并没有单独而明确的概念,而是规定了“邪教组织”犯罪。我国《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对邪教组织做了如下定义:“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步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也就是说,凡是满足上述邪教特征、邪教表现的组织,就统称为邪教组织。

    为了进一步理解邪教组织犯罪的概念和内涵,有必要对邪教组织的特征做 一个全面的了解。从而能够更准确地把握邪教组织和其他组织的不同,增强其辨别能力。邪教的具体特征如下:邪教危害国家政治统治;邪教控制信徒精神和肉体,侵害信徒的基本人权;邪教扼杀信徒自由;邪教不合法敛财,侵犯和损害公民的财产权;同时邪教具有危害和影响社会稳定和安全。

    (二) 反邪教工作简介

    反邪教工作是构建社会主义法治和谐社会的应有之意和必然要求。对于反邪教工作它并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是有法律作为其基础,在《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和《关于在公民中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第六个五年规划(2011—2015)》中明确表明了突出宪法和法律的学习宣传,为开展反邪教法治宣传教育提供了直接法律依据和法律保障。

    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重要思想,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优秀传统文化引领社会思潮;倡导科学,反对迷信,深入揭批邪教组织的罪恶本质和社会危害;进一步宣传党的宗教政策和法规;组织群众开展丰富多彩、健康文明的文化教育活动;开展对蒙蔽者的思想转化工作等等,是当前反邪教工作的重要职责和任务。这些对反邪教工作的顺利进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前,反邪教工作围绕深挖打击、防范控制、教育转化、宣传教育等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然而对于身处象牙塔的大学生奉行反邪教法治观带来的认知危机也是显而易见的。不少大学生对邪教法律本质存在理解上的偏差和认识上的浮浅,因此难以摆脱邪教对其价值观的严重冲击。

    二、 反邪教工作中培育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观的意义

    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当中,法治是其核心和重要保障。不管从国家层面、社会层面以及个人层面,都离不开法治。离开了法治,国家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成为空想;社会的自由、平等、公正成为泡影;公民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变为空话。对于法治意识,有学者指出“法治意识的要素包含了主体的法律认识程度和权利、公平、正义、平等等这样一些基础价值观念。这样一种法的意识,扩展开来讲,在于促进实现统治群体内部每一个成员遵从和认可法律,并使其政治、经济权利的平等得到承认和保护。”在这里笔者将法治观从宏观方面来理解,具体包括平等、公正、和谐、诚信等意识;权利意识;民主参与意识;法律至上意识以及道德意识等等。

    在任何时候,培育大学生的法治意识、法治思维、法治精神和坚定的法治信仰是迫切的。诚然,在反邪教工作中培育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观也是当前关键所在,必须用社会主义法治意识内化为青年大学生在反邪教中的价值认同并加以奉行,从而促进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因此,在反邪教工作中培育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观具有重要意义。

    (一)有利于大学生对邪教犯罪的进一步认识,提高其法权人格素养

    邪教区别于正统宗教的一个重要关键点就是邪教具有攻击性。例如,其攻击性表现在:邪教活动挑战现行政治体制,反对国家政权;侵犯信徒的基本人权,扼杀其人身自由,践踏其生命;制定严格教规,隔断信徒与外界的联系,伤害信徒的知情权,侵犯人格权和名誉权等等。这些攻击性行为就是邪教犯罪的关键所在。如果处在象牙塔的大学生未能清晰地辨认邪教的罪恶,那么就会有更多的青少年沦为邪教的牺牲品。因此,当前提高大学生对邪教犯罪本质的认识,用社会主义法治观引领社会思潮,增强其法治意识、主体意识、规则意识。一旦邪教的不良思想和行为侵入与大学生所形成的正确意识发生冲击时,大学生能够运用社会主义法治观辨明是非曲直,抵制不良思想的渗透,从而增强其抵御风险的能力。

    (二)有利于大学生对邪教本质的进一步认清,增强其公平正义意识

    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是邪教的本质所在,深刻认清邪教的本质,揭露邪教本质的危害性,特别是对那些生活、学习陷入困境或由于无知极易受到邪教蒙骗的大学生来说,更应该对他们进行心的沟通交流,用先进的社会主义核心思想去教育、感化他们,从而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公正。公正即公平正义,法治以公平正义为根本价值追求。“人创造环境,环境也创造人。”实践证明,培育一定的法治信仰必然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展开的,其所处的社会环境能否支持或者能在多大程度上支持法治信仰培育工作的开展,对法治信仰工作的成效有重要影响。在一个公平正义的行为环境里,它能够充分挖掘每一个人的潜能和发挥每一个人的聪明才智,从而推动人自由全面发展。

    (三)有利于大学生对邪教图谋的进一步揭批,提高其明辨是非能力

    西班牙作家塞萨尔·比达尔曾说过:“邪教是一种有着金字塔式结构、要求信徒绝对服从的团体,而其最终的目的(除了所谓精神上的)是经济性和政治性的。”换句话说,邪教通过一种目的性的手段一步一步侵蚀信徒者的精神和肉体。比如,满足个人或者组织的欲望,贪得无厌,无止境的非法聚敛钱财;有一种飘飘然的个人崇拜;控制别人,增强自身势力;别有用心的政治图谋等等。因此,在反邪教中运用各种邪教犯罪案例对大学生进行警示教育,运用正反两面的素材,让学生自我分析,设置各种关于邪教的是非情景,让学生自己判断和处理。深刻批判些邪教的经济、政治以及精神图谋等等,使大学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去理解、接受、内化,默然进行是非辨析,从而提高其明辨是非的能力。

    (四)有利于大学生对邪教活动的进一步排斥,增强其自我价值实现

    目前很多学生对邪教的组织活动并不了解,关于邪教活动主要从四个方面去理解,其一,看“教主”是否活着,如果其所拜之人是活着,有可能是邪教活动之一;其二,看现世态度,如果对生命的现世态度进行攻击、弃绝,对其这个世界进行污蔑;其三,看邪教的内容,邪教的内容是违背法律,背离伦理道德;其四,邪教方式,邪教普遍采用秘密结社的方式,进行与信徒单线联系。结合以上四个方面,就可以基本识别邪教的基本活动了。在反邪教过程中,帮助大学生识别邪教活动的基本形式,在遇到邪教活动不良渗透时,不仅能够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进行辨别、判断以及排斥,而且能够树立正确的理想、信念,重新树立对生活自信心,不断超越自我,实现自我价值,从而创造美好人生。

    三、 邪教对培育大学生法治观的冲击

    有学者指出,虽然今天我们强调领导干部要有法治思维,但今天的学生就可能是明天的领导干部。也就是说,大学生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决定了他们的法律素质直接影响中国的法治进程。因此,当前树立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思维具有重要的价值所在。然而,频发的邪教对身处象牙塔的大学生价值观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一)使大学生整体上缺乏现代法治的基本精神

    法治精神是法治的价值核心和法治各环节的融贯环节。单从法治运行环节中的守法的角度来看,每位大学生应树立正确的法治意识、法治观念。而这种具有主观方面理解的法治精神是每一位大学生所应该具备的正确意识和守法观念。不仅如此,大学生在增强全民学法、尊法、守法、用法方面,还可以起到率先垂范,起到模范带头的作用。然而,当今也有少部分大学生由于思想尚未成熟、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易受到邪教的不良思想影响,致使他们难以摆脱邪教桎梏,造成其在潜滋暗长中丧失大学生原有的理想信念、唾弃法治观念。

    (二)使大学生对邪教本质认知缺乏理性法权人格

    法权人格是法治社会必不可少的社会人格,是实现个体的自由全面发展。在现实意义上人又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存在,就像马克思所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本质,在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简言之,法权人格彰显的是个体和社会自由规范发展,体现的是人的主体意识、权利意识和规则意识,从而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但是,邪教控制信徒精神和肉体、侵犯其基本人权、扼杀信徒自由、伤害其人格权和名誉权等,致使他们丧失自身所具有的主体能动意识、权利意识,沦为邪教罪恶的牺牲品。当前,对于缺乏对邪教本质的认知、尚未形成独立知识体系和阅历的大学生来说,容易被邪教反思潮占领,使其法治思维变得狭隘灰暗。

    (三)使大学生欠缺反邪教工作中的能动法治意识

    “邪教是人类精神的毒瘤,是人民思想的鸦片”一句话道出了邪教对人和社会的危害。作为社会群体中的大学生更是如此。大学生的思想一旦被邪教占领上风,思想行为容易失去对真假是非的理性批判、丧失对公平正义的美好向往、腐蚀对规制秩序的尊重,甚至消逝对自我价值、理想信念的追求,从而过早地背上沉重的精神枷锁,缺乏自我能动的法治意识以及用法律来维护自身的权益。一旦大学生受到邪教的蒙骗、侵蚀,它就会直接影响他们真善美的形成,导致他们对命运的默认与屈服,致使他们不求进取,失去竞争的勇气与动力和对生活的努力追求,这与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美德完全格格不入。并且还会影响他们对文化科学素养的追求和对文化科学知识的接受、吸收,使科学教育的效能大打折扣,从而影响青少年创造能力的形成。

    四、 反邪教工作中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法治观的对策

    邪教对大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构建具有极大的危害性,当前我国倡导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主义核心价值观,高举社会主义法治,而高校作为培育新一代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接班人的重要基地,在受到邪教冲击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如何能够更好地培育和践行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法治观。

    (一)筑牢思想防线,加强对邪教组织犯罪本质的揭批

    邪教是现代社会的毒瘤,是对社会法律的唾弃。无论从理论本质还是从社会危害来看,邪教的性质都具有反社会、反人民、反科学、反人道等基本特征。如果不对大学生进行社会主义法治观的教育,邪教对树立大学生价值观的危害不堪设想,因此,在开展《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教育时,应加强培养学生的法治思维,理性思考问题的意识,并且有针对性地进行邪教犯罪教育,让学生在学习中用法律知识解决现实问题。因为只有对邪教本质的进一步了解、揭批,大学生才能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我们与邪教在思想、精神领域的斗争,实质上是两种完全对立的世界观的较量。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如果不高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去占领社会主流思想领域,非核心的价值观、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就必然会去占领。我们只有全面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治观的教育,坚定我们的理想信念,真正从思想上树立法治观,才能夺取这场重大思想政治斗争的彻底胜利。

    (二)加强法治宣传,明确宗教和邪教在法律上的区别

    我国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宗教信仰自由。一个人可以信仰宗教,也可以不信仰;可以信仰这个宗教,也可以信仰那个宗教。因为在我国宗教信仰是个人自由的事情。但邪教不是宗教,法律上当然不能给予这项权利。辨别宗教与邪教说明,邪教只是宗教的伪装,是用宗教的名义胡编乱造的迷信邪说。因此,学校应有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活动,例如:充分利用各种纪念日,开展法制教育;宣传邪教与宗教相区别的法治宣传专栏等。从而能够让大学生充分认识到宗教与邪教内涵、精神信仰、对人世态度、组织方式等的不同,认识到邪教绝不是宗教,练功绝不是所谓的宗教活动,任何邪教不可能给予他的信徒以任何精神寄托和终极关怀。为此,通过法治宣传教育,普及有关政策和法律,一方面有利于营造法治氛围,取得良好的效果;另一方面,使广大大学生在法律上划清两者界限,增强明辨是非的能力,从而摆脱邪教摧残、侵蚀。

    (三)完善网络管理,加大大学生生活时空的法律保护

    蔡晓良、陈少平曾讲到:“在网络社会观的基础上建立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学,以充分实现网络社会与思想政治教育的衔接。” 换句话说,运用网络对大学生进行意识形态的教育是当前的关键所在,是大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一方面,针对邪教组织大量利用互联网所进行的一系列造谣中伤和宣传蛊惑活动,我们必须运用法律手段,依法行政,依法管理,严厉打击和防范,使得邪教组织的险恶用心和鬼蜮伎俩不能得逞,把它们的影响遏制到最低限度。同时要加强“网络形象塑造工程”的力度,以规模效应去拓展信息辐射空间,争取在全球信息网络化的进程中占据主动。另一方面,发挥媒体的力量,宣传社会主义法治观的作用,增强大学生明辨是非的能力,自觉抵制不良网络信息,特别是邪教信息的侵蚀。同时,我们要进一步完善大学生生活时空的法律保护,适时修改和补充有关大学生问题的法律规范,以保护大学生身心健康和防止青少年犯罪。

    (四)突出实践教育,践行大学生在反邪教中的法治观

    马克思指出,实践是指人能动地改造客观世界的对象性活动。理论是实践的先导,支配和改变实践。实践是检验理论的效果。因此两者之间是密切相关,表现为知行合一,表里如一。诚然,对大学生进行反邪教思想理论灌输必然要回归到社会实践中去。因此,在反邪教的过程中,既要突出理论的灌输教育,也要体现大参与反邪教活动的实践中去。就像江泽民同志所说:“理想和信念的力量,只能通过社会实践而不断焕发出来。” 事实也证明,在科学技术迅速飞跃的今天,社会实践仍然是大学生获得真才实学、全面提高素质的大课堂。例如,可以组织学生参加关于反邪教的征文比赛、开展心理减负活动、大学生“三下乡”实践活动等。大学生只有通过参加各种实践活动,才能认识到社会发展不是什么超自然、超社会力量推动的,而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矛盾运动的结果,归根到底是由社会生产力决定的,是由人民群众所创造的,而不是像邪教所倡导的痴人说梦的鬼迷津。

    参考文献:

    [1]陈万柏、张耀灿.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93-98.

    [2]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反邪教法制教育学习问答[M].云南民族出版社.

    [3]李卫星.校园杜绝邪教一一“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M].中国法制出版社.

    [4]刘勇.公民法治意识培养的内在逻辑及其路径_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视角[J].四川理工学院学报,2015(01):66-74.

    [5]粟湘福.社会转型与反邪教一一关于预防邪教犯罪的思考[J].吉首大学学报,2005(4):109-111.

    [6]蔡晓良、陈少平.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三大前沿课题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1.

    [7]马俊月.中国反邪教立法研究[D].山东大学,2014.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