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新形势下依法治邪的途径和方式的思考
2016年09月30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字号: 】【打印

    内容提要: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对邪教,是新形势下对治国理政提出的新要求,是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本文从法治视角探析治理邪教的对策,提出依法治理邪教的两个途径:一是利用典型案例告诫人们远离邪教,二是积极发挥宗教的反邪教力量。

    关键词:邪教、依法治理、典型案例、宗教

    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部分民众精神信仰的缺失和伦理道德的滑坡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社会各阶层思想观念、价值观和利益呈现更加多元化发展趋势。邪教问题也将会伴随中国社会发展而长期存在,而最优的解决之道,就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去化解社会矛盾,解决邪教问题。

    邪教是中国历代一直存在的重大社会问题,历朝历代均给其严厉打击。新中国建立初期,曾采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方法解决“会门道”等各类历史遗留邪教问题,这种方式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比较奏效,但放在今天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可能会适得其反,稍有不慎就可能把更多的群众推向对立面。

    如何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各类邪教问题?

    一、 巧用典型案例发挥大作用

    (一)利用典型案例来说明邪教的巨大危害

    由于邪教的欺骗性和隐蔽性,有些民众对邪教的危害性认识模糊,利用案例进行反邪教宣传,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这部分人的认识。比如,“招远麦当劳杀人案”让人们看到了邪教和残暴和血腥;法轮功信徒制造的“天安门自焚案”让人们看到了邪教对信徒的精神毒害是多么的可怕;“华藏宗门案”让人们从教主吴泽衡身上看到了邪教的道德败坏和糜烂淫乱;教主敛财、信徒骗钱案件让人们看到邪教的核心“教义”就是非法牟利。大量的涉邪教案件,都伴有人身残虐、财产损失、家庭破裂、心灵伤害,事实是最好的“老师”,从典型案例来认识邪教的巨大危害,直观可信而易于接受。

    (二)利用典型案例来揭露邪教的丑恶性质

    邪教是人类的公敌、社会的公害,这是因为它本质上是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悖文明的。这些都能够在典型案例中得到证明。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为了报复当局,在东京地铁释放沙林毒气,造成数千人中毒;美国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建立邪教王国,实施精神控制,导致近千名信徒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发生的集体自杀事件中死去;“全能神”邪教专设“护法队”,曾在河南唐河县12天内制造8起抢劫、殴打案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其手段残忍令人触目惊心;法轮功邪教大搞巫术迷信,让信徒拒医拒药,宣扬除魔驱魔,酿成大量自杀、自焚和杀人的惨案。邪教教主或明或暗地煽动信徒反政府,制造政治事件,如法轮功组织阴谋策划的“4·25”围攻事件。典型案例告诉我们,邪教都是反科学的,大多宣扬“神功”、“异能”、“不药治病”等,实际上是愚弄信徒,让教主和邪教上层人物从中大捞好处。

    (三)利用典型案例来告诫人们要远离邪教

    一些人认为,邪教离自己很远,既然“挨不着”,也就别操那份闲心。事实却是,邪教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必须瞪大眼睛小心防范。许多案例告诉我们,邪教诱人入彀,大多采用“胡萝卜+大棒”即“利诱+威胁”的手法。仅以涉全能神邪教案为例,就有《邱风莲:我被骗入全能神三件事》等典型案例可证。邱凤莲告诉我们三件事:一是“全能神邪教人员用9年时间骗取我们的信任,再骗我们信教”,这实际上就是“温水煮蛙”;二是“用扔钱的方法骗我成为全能神的忠实信徒”,这实际上就是“诱以小利”;三是“用2012年世界末日邪说恐吓我,骗我钱财做违法的事”,这实际上就是“胁以灾祸”。像《“实际神”骗走胡水仙夫妇53万》、《董艳娟:全能神骗走我们21万元》、《陈新爱:全能神骗走我18万元(图)》、《舒思爱:敛财害人的全能神(图)》等典型案例,都形象地告诉我们,邪教是如何通过欺骗手法让人误登邪船,终至破财毁家的。此外,各种邪教制造“末日恐慌”、行邪作恶的例子也离我们不远。

    (四) 利用典型案例来证明法律的公正严明

    对于涉邪教案的处理,极少数人认识模糊。一方面,有人听信邪教谣言,将涉邪刑事案件看成是“政治报复”;另一方面,则有人认为将刑事案“挂靠邪教”是为了替嫌疑人开脱、减罪。对此,我们可以通过对典型案例的“法律审视”来澄清。比如,最近结审的“招远麦当劳杀人案”。首先是庭审公开公正,控辩双方进行了极为充分的质证,在“众目睽睽”之下,任何所谓的“迫害”、“黑幕”都不可能存在。其次是判决于法有据,法官详细引用我国现有的法律条文,根据每个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适度量刑,判处被告人张帆、张立冬死刑,吕迎春无期徒刑;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张航、张巧联有期徒刑10年、7年,结果公平公正,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再次是任何人的权利都得到保障,庭审中,全面听取了上诉人、辩护人、检察员、被害人亲属的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充分保障了各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参与招远血案的1名未成年人得以免于起诉,其隐私也得到保护;犯罪嫌疑人的上诉权利也得到充分尊重;庭审还对被告人所提“杀人行为是否为正当防卫”、“吕迎春名下巨额存款是否应当没收”等辩护意见进行了全面审查。这些都充分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原则。

    二、 充分发挥宗教界“正能量”深入开展反邪教斗争

    在反邪教斗争中,我国宗教界,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提高公众和信教人员防范抵御邪教,维护社会稳定做了积极贡献。因此,在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中,坚持党委领导、有关部门配合,人民群众积极参与的同时,重视和发挥我国宗教界在反邪教斗争中的重要作用,是贯彻依法治国、加强社会管理创新,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具体体现。

    (一)宗教开展反邪教斗争有利于维护社会的稳定。”我国出现的“法轮功”“全能神”、门徒会”等邪教组织,制造事端,目的就是要破坏稳定。如果这种行为得不到有效的制止,就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危害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其宗教具有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长期性、复杂性五大特征,我国宗教的佛、儒、道以及基督教、伊斯兰教等,无论在文化,道德方面还是在社会稳定方面,都有其特定的作用。我国宗教都有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都有维护社会稳定的教义主张。据不完全统计, 中国五大宗教拥有信徒超过一亿,有30多万宗教教职人员,有3000多个宗教团体,10多万处宗教活动场所,宗教团体还办有74所培养宗教教职人员的宗教院校。各个宗教团体与信教群众联系广泛、有较高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是一支很重要的社会力量。因此宗教界开展反邪教斗争,将有利于加强宗教的信仰建设,提高教职人员队伍的素质,向信教群众积极宣传教理教义,提高信教群众对邪教的免疫能力,自觉抵制邪教的侵害;宗教开展反邪教斗争对信教群众加强这方面的教育,有利于端正社会风气、净化心灵,促进人心向善,对于提高识别邪教的能力,抵制邪教侵害,在维护社会的稳定发挥积极的作用。

    (二)我国宗教界具要深厚的宗教专业知识的优势,宗教在发现邪教的存在、蔓延上有着其特殊的敏锐性。可以帮助和指导信教群众纯正信仰,提高信仰素质和识别邪教的能力。因此,通过宗教,可以及时发现邪教的存在、掌握邪教的发展状况,为党和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提供智力支持和决策参考,宗教在反邪教斗争还有一些重要的资源待于深入挖掘。由于邪教的初始大多盗用传统宗教的一些内容,由始作俑者断章取义,肆意歪曲,编造一套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来迷惑欺骗那些精神上需要安慰的人们。就邪教“法轮功”而言,李洪志就盗用了许多佛、道教的专用术语,如佛教的法轮、法身、业力等,道教的性命双修、修炼元神、真、善、圆满、太极图、反朴归真等,李洪志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社会上的一些人对于佛道教又所知寥寥,误认为李洪志的解释是正确的,殊不知李洪志只是在利用这些术语欺骗那些有心理需求的人们,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极大地伤害了传统宗教,使得一些人对传统宗教产生了误解,在社会上产生了不良影响。宗教界人士对邪教进行针锋相对的揭露和批驳,维护正信宗教的纯洁与尊严。有利于信教群众明辩事非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我国宗教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信教群众,如果宗教不去引导, 邪教组织必然会趁机发展。所以宗教开展反邪教宣传,可以使信教群众有效地抵制邪教侵蚀。近年以来,宗教界开展了很好的工作。如,2014年8月29日, 杭州市宗教界反邪教工作理论研讨会。会议就宗教界如何利用自身的资源和优势开展反邪教斗争,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如,2014年9月2日,湖北省咸宁市政府有关部门,咸宁市民族宗教事务局联合举行的“全市基督教反邪教工作会议”会议首先由六个县市基督教会负责人,说明了邪教活动的对社会、对教会、对家庭所带来的伤害,并汇报了各自教会在反对邪教方面的举措。会上宣读了咸宁市民宗局团体办、咸宁市基督教两会联合发起的“铲除邪教异端,共建宗教和谐”的咸宁市反对邪教《倡议书》;并对对全市基督教反对邪教工作作出部署与要求。再如,2014年 8月31日,江苏省无锡市中山路基督教堂举行反邪教宣传活动,中山路基督教堂全体教职人员及参加崇拜的信徒参与。使广大信教群众对邪教“全能神”有个更全面的了解,收到了显著效果。又如,铜陵市宗教局为加大反邪教宣传教育力度,于3月份在全市宗教界广泛开展以“远离邪教 健康生活”为主题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月活动。教育月期间将组织一次形势通报会、观看一次反邪教视频、举办一次反邪教知识讲座、编印一批防邪教知识宣传单、各场所出一期宣传展板、开展一次防邪教知识宣讲,通过这些活动,广泛宣传宗教与邪教的区别,揭批邪教的本质,提高广大信教群众辨别宗教与邪教的能力,增强抵御邪教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四)宗教在帮助邪教受害者转化方面发挥积极作用。通过调查可以发现,邪教痴迷者中有相当部分人具有宗教信仰的情结,他们有了解宗教知识的渴望,但是没有能够真正理解传统正信宗教,缺乏识别、判断何为正教,何为邪教的能力。受到邪教蛊惑便一头扎了进去,被歪理邪说所迷惑,加上邪教都有一套骗术,让他们的精神受到控制,成为痴迷者。宗教界人士具有宗教知识方面的造诣和优势,能够对这些邪教痴迷者做一些说服教育宣传,以传统宗教的教理教义思想、博大精深的优良传统文化感化他们,有针对性地戳穿邪教的谎言,把他们从邪教精神控制的桎梏中拯救出来,使他们重新树立信念,投身到社会建设之中,有效防止一些练习者、痴迷者的反复。一些痴迷者,都希望与宗教界人士对话的愿望。一些宗教界人士参与到转化教育工作中,效果是很好的。如,山东省在运用宗教知识教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方面取得一定成效。该省反邪教专家王志风夫妇用佛教破法轮功,亲自转化了许多练习者,迄今无一反复。几年来的实践证明,以宗教知识教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是切实可行的效果也是好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