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脱离邪教科学教的高层
2016年09月2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南德报》(Süddeutsche Zeitung)聚焦德国南部及全德,主要是拜仁和慕尼黑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体育等方面信息。2012年1月14日,《南德报》发表风尚板块副主管、记者Marc Felix Serrao对科学教前任高层麦克林德尔的采访,这也是麦克2007年脱离科学教后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麦克在采访中称科学教内部发生叛乱起义只是时间问题,也谈到科学教头目大卫·密斯科维基的打人、要求教徒对其养的狗行礼等暴虐行径,及麦克本人在科学教期间受到的非人待遇。指责了大卫·密斯科维基迫使麦克妻女在其离教后攻击麦克的无耻行为,建议应将普通教众与科学教领导人区别对待。

    科学教前任高层麦克林德尔

    麦克林德尔在科学教内部担任要职长达20年。2007年他因与科学教教主的极权主义方法产生分歧而脱离了科学教。自此他在自己家中也受到鄙视。在他的第一次采访中他解释了为什么说科学教内部发生公开起义只是时间问题。

    科学教已经乱套了好几天了。一个名叫黛比库克的成员向上千名教众发送电子邮件,尖锐指责邪教头目大卫密斯科维基及其据称奢靡处理教派捐款的行为。这些声音只能是来自退教者,而并非来自组织内部。这是偶然性事件吗?当然不是,麦克林德尔说。林德尔已经从一个科学教家庭中清醒过来。他曾经是科学教的发言人,担任特别事务办公室,也就是臭名昭著的特务部门的领导长达20年。他在2007年退出了科学教—因为,据他所说,是与教主的极权主义方法产生了分歧。他在其第一次采访中解释了为什么说公开的叛教起义的发生之时事件问题。

    《南德报》记者Marc Felix Serrao

    麦克林德尔在采访中谈到科学教现在因为黛比库克的邮件已经四面楚歌了。黛比库克曾经是科学教SEA组织的一员。(编者注:SEA组织原是科学教的精锐部队,其成员身着军装,用“先生”称呼首长。)她很受欢迎,也有很多人尊重她。这就意味着大多数成员都能看到她的邮件。针对黛比所写的,科学教回应说:她引用了L·罗恩·贺伯特的教义。(编者注:L·罗恩·贺伯特是科学教的创始人,是美国科幻小说家,1986年去世,至今在科学教内一直很受追捧。)但是黛比发现,其中很多教义与今日教会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南辕北辙。黛比被称作是叛徒,这实际上是向其他的科学教成员传递一个信息:黛比是变节者,她所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麦克林德尔说科学教上下都贯彻着秃鹫的精神,想尽办法压榨人们的财富。他甚至可以准确想像出接下来在黛比库克身上会上演什么戏码。首先在脸书上通知所有成员不许与黛比“做朋友”。然后给她贴上“镇压者”的标签—禁止接触。紧接着变本加厉的将这个女人描述成骗子。使她孤掌难鸣,再跟她翻翻旧账。但是这一套标准程序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有效了,因为很多普通教众的心态已经改变了。黛比库克批判的一个好处就是在短期内会聚焦媒体的目光,但是从长远来看,后果将会很巨大。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了,早晚会见成效的。

    麦克林德尔谈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正在加速科学教的衰落。教主大卫密斯科维基是个独裁者。他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使一些阴谋诡计,十分虚荣,而且特别记仇。他不让人们脱离他的掌控。是一个很暴力的人。经常对林德尔拳打脚踢,让他扫厕所,在光秃秃的地板上睡觉,还关他禁闭等等。不仅如此,还强迫林德尔去殴打别人,如果他拒绝的话就会挨打。林德尔说密斯卡维基还有一只穿着制服的狗,教众们看见这只狗就必须对它行礼。

    林德尔认为自己是“独立的科学教”,他相信自己的理论可以帮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科学教为了将钱装进自己的口袋,理所当然的利用了这一点。科学教打击世界其他地区的态度和把每一个批判家当成敌人来处理的态度都是错误的。在德国科学教被当成是古怪的耆那教徒,十分残暴极端,像垃圾一样处理教会批判者和新闻媒体,林德尔认为大卫应该对此负全责。

    林德尔提到了科学教两条臭名昭著的教规——“公平游戏”和“隔离”教规。公平游戏指的是科学教冷酷的处理批判者。“隔离教规”指的是科学教隔离“镇压者”,不让其与外界联系。林德尔表示虽然外界一直认为这两条教规是由科学教的创教人L.罗恩.贺伯特提出的,但是这两条教规发展成今天这样并不是贺伯特的本意,在发展过程中被恶意演绎了。贺伯特其实是把这条教规当成了最后的稻草。被隔离的人其实是幸运的,是个体的救助手段,而不是政治上的监视工具。1991年罗纳德.德沃夫杀死了贺伯特的大儿子,他的父亲在一次采访中将贺伯特描述成是一个暴力的、虐待的、偏执的神秘人,嗜酒、吸毒,与他自己标榜的纯洁学说完全不一样。经过林德尔与贺伯特长时间相处后发现贺伯特与密斯卡维基完全不一样,是一个不吸毒、有礼貌、关心家人、十分幽默的人。而且德沃夫后来也将这一说法收回了。

    林德尔退出科学教之后受到了很多抨击,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和女儿。林德尔的妻子在CNN上说他是骗子,说他痛恨孩子,林德尔的女儿说骂他是重婚者。林德尔在养老院86岁的老母亲也被挖出来了,给她看写满他坏话的信。林德尔在采访中回应说他的妻女是受密斯科维基斜坡才这么做的,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密斯科维基让她们说的话。还有很多其他离教者的妻子也一样,甚至有两位在CNN上的说辞都一模一样。林德尔表示虽然觉得很受伤,但是他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做,如果有一天他的妻女能觉悟,能意识到自己被洗脑了他们还是有机会和解的。

    林德尔认为自己并不是受害者,他只是品尝了自己种下的恶果,这也是他想凭借一己之力结束教会滥政的原因。

    最后林德尔谈到科学教在德国等几个国家备受谴责,人们将科学教视作灾难,人们为他倾家荡产,无情的攻击批判者和离教者。虽然他能理解这些批判,但是还是希望能够区别对待。毕竟有问题的是这个组织和组织的领导人,而不是普通的成员。在很多情况下,这些人是被虐待的对象,钱包被掏空了,而且还受着与外界隔离的威胁。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