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邻居英年早逝
2016年09月2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周坤祥,江西临川大岗人,是法轮功邪教吞噬生命罪行的见证人,我曾经的同事和邻居黄明亮,因修炼所谓的“法轮大法”,32岁时就英年早逝。时至今日,邻居们相聚每每谈到他时,无不惋惜伤感。

    黄明亮,1976年10月7日生,临川大岗人,原临川区大岗粮管所的职工,父亲是老粮管所人,很早就去世了,哥哥黄旺兴也年少家贫,外出谋生,杳无音信,只留下黄明亮与母亲黄菊香俩人相依为命,跟我们一样住在大岗粮管所简陋的宿舍。

    我记忆中年轻的黄明亮,是一个热情积极的小伙子,尽管当时的粮管所已经衰败面临改制,但黄明亮在单位依旧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性格也颇为豁达开朗,深受领导和同事的喜爱和肯定。黄明亮在家里也是听话孝顺的好孩子,自父亲去世,哥哥出走后,就一人挑起了家庭重担,不辞辛劳地打理着家庭生活,照顾年迈的母亲,虽然日子过得比较艰辛,但也是其乐融融。黄明亮还是个热心肠的人,每当邻居们碰到什么困难,他都二话不说,尽心尽力帮忙。

    但是从1997年10月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在那时,可能是粮管所即将改制让黄明亮感觉生活没有出路,前途迷惘,不知怎么就练上了法轮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像中了魔咒似的迷上了所谓的“大法”,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我记得,黄明亮练习法轮功后,经常因“修行”导致上班经常迟到、早退,发展到后来,干脆班也不上了。单位领导三番五次与他谈心,苦口婆心地劝他,甚至以准备开除其工作来触动他,但黄明亮却依然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没日没夜地沉迷于练功,日常生活一片空白,不仅封闭自己不跟外界接触,休息时间也得不到保证,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落千丈,即便偶尔去上班,也都是萎靡不振,神情呆滞,像丢了魂似的。那个曾经热情积极、听话孝顺、助人为乐的大男孩已经全然不见了。在家里,黄明亮也不再听话懂事了,对母亲的病痛不管不问,把家庭责任放在一边,除了一个人打坐“修行”以外,就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晕睡,听他说这是在“悟法”,我们这些同事和邻居看着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整天这样神色恍惚,呆若木鸡,生活杂乱无章,很是心酸,时常劝他,让他不要再听信法轮功的蛊惑,多把时间放在谋生和持家上,赶紧找个老婆,让生活富起来,将母亲照顾好。可黄明亮根本听不进去,要么说什么这些都是情欲、凡心,不放下会影响修炼,影响“上层次”,要么直接不理我们,继续看书打坐。

    最让人心疼的是,随着法轮功毒素的日益加深,黄明亮不仅身体日渐枯黄消瘦、憔悴不堪,生活也已经完全不能自理,精神更是出现了异常。我偶尔在外面碰见他的时候,感觉他就像个“流浪人”,失魂落魄的,嘴里还不时嘟嚷几句“法轮大法好”之类的话。在家里,本应安度晚年的老母亲黄菊香,不得不拖着体弱多病的身子反过来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但是当时的黄明亮,已经精神错乱到不食五谷的程度,给他端去茶水时,他不喝,却要去喝从屋顶上滴下的雨水;给他端来米饭,他也不吃,却要去捡院子里的鸡屎吃。我记得有好几次,她母亲没办法,让我们这些邻居帮忙带医生来看看,但黄明亮一看到医生,反倒突然清醒起来,暴跳如雷,说这是“业力”,“大法弟子”的身体不能被污染,这会断送了他的功法,坚决不配合医生的诊断,我们本打算强行把他架去医院,但是这个执迷不悟的孩子居然拿离家出走甚至自残相威胁!没办法,我们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一个好端端的小伙子,就这样在追求所谓“圆满”的道路上,任由法轮功邪教一点一点吞噬自己的生命。

    渐渐的,黄明亮出现在院子里的时间越来越少,黄家屋内的光线也越来越暗淡。2008年3月的一天,我们被老母亲黄菊香的哭声震惊了:因长期拒绝正常饮食和医疗救助,骨瘦嶙峋的黄明亮被法轮功吸干榨尽了最后一丝气息,永远闭上了不应该闭上的双眼……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