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全能神”害死了我的妻 搅乱了我的家
2016年09月2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王金江(为保护隐私,文中夫妻名字是化名),即墨市通济街道庄头村人。今年的春节,我和8岁的女儿是在父母家过的,哪里也没去,也不曾回自己的家看看,因为痴迷“全能神”的妻子刘丽群年前刚刚过世,一个没有了妻子的家让我和女儿情何以堪?

    我和妻子是大学同学,都是1978年出生。婚后,我们在事业上互相支持,生活上互相关心,幸福的家庭充满甜蜜温馨。自从有了女儿,她更是把关爱孩子、孝敬老人、料理家务等一切琐事安排得井井有条。邻里间,人都夸她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媳妇;同学中,她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好大嫂。

    2012年,妻子受“全能神”世纪末日邪说欺骗,为了赶在末日来临前登上诺亚方舟获救,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刚开始,她只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出去活动,对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我也就没有反对。但是,随着外出次数的增多和与更多信徒接触频率的增加,妻子开始把大量的业余时间投入到“传福音”、“过灵家生活”中,一直发展到夜不归宿,甚至是十几天我们才能见上一面,严重地影响到了我的家庭生活。

    受到直接影响的是我的女儿。我们的女儿从小就对美术比较感兴趣,为了培养女儿这一爱好,一向爱干净的妻子甚至能够容忍女儿在家里洁白的墙上随意涂画,平时只要有业余时间,就督促和辅导女儿画画,可见其望女成凤的心情。但是妻子自从把大量的时间给了“全能神”后,就再也不辅导女儿了。我不在家的时候,妻子竟能忍心把女儿锁在家里,对背后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竟没有丝毫的反应。女儿从此失去了与母亲一起游戏、充分享受母爱的机会,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女儿上小学后,每当放学同学们天真地问她你妈妈怎么不来接你时,每当老师问及女儿你妈妈为什么不在你的作业上签字时,每当周围的小朋友问起你妈妈怎么不带你上绘画课时……我们的女儿总是无言以对,默默地流泪。

    痴迷“全能神”的妻子让我愁肠百结:她把大量的家务活都推给了我,原本温暖和睦的家日渐冷清,两人的争吵成了家常便饭,家庭矛盾日渐突出。2013年,妻子先后把家里的2万多元存款奉献给了“全能神”。当我发现家里的钱少了追问钱的下落时, 妻子理直气壮地说给了“神”,“神”会加倍地“庇佑”我们的家庭,一切都是值得的。为此我第一次打了妻子一巴掌,她赌气带着家里的15000多元钱离家出走长达两个多月,我和父母陷入了长久的担心和牵挂之中。为了找回妻子,我7次撇下工作,在妻子可能的落脚点寻找。在陌生的城市,在一条条大街上,在茫茫的人海中,我怔怔地盯着每一个形貌酷似妻子的人,心底里默默地呼唤她的名字,淋漓的汗水浸湿了我的衣衫,焦急的心情使我嘴上的泡一个挨着一个。后来,直到身无分文了,妻子才回到了家。慑于她无所顾忌的行为,我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随她任性所为了。但正是我的妥协,助长了妻子的荒唐,现在想想真是后悔不已。

    最令我痛心的是妻子从事“全能神”非法活动后给我的父母和岳父母带来的伤害。婚后,我和妻子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逢周日和节日,我们都轮流一同回双方父母家,一方面帮老人干干家务活,同时也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扫去他们一周来的孤独与寂寞,双方老人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自从妻子加入“全能神”后,我们一家一同回老人那边的次数越来越少,双方老人开始为我们三口之家担心。尤其是妻子离家出走的那一次,体弱多病的老人因担心妻子的安全,日夜都在忍受着思念和煎熬,他们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几乎每天深夜都会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后总是泪流满面。在这期间因为着急上火,我的母亲和岳父先后突发老年疾病,幸亏医院及时抢救才没有酿成更大的伤害。他们天天想、夜夜盼,盼回的刘丽群仍然冷漠无情,如中魔咒,又带给他们另一种形式的痛苦与心酸。

    2015年1月26日(正月初七)凌晨6时许,妻子骑着摩托车,准备赶赴另一个村子聚会,由于长夜煎熬,精神萎靡,她竟从一架4米多高的路桥上连人带车重重摔下,鲜血流了一地,浸泡在血水中的“全能神”书籍格外扎眼,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最终,妻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37岁。她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留给我们的是挥之不去的痛。四位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凄惨的哀嚎令人心酸;尚未成年的女儿那悲泣的哭声让人心痛。此时的我和家人,从内心深处痛恨“全能神”,痛恨赵维山,痛恨这个害人的邪教!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