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母亲临终前醒悟:不该练法轮功
2016年09月2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郭淑,是辽宁省锦州六四一厂的退休职工。李淑芝,是我的母亲,生前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华兴里26-41号,是锦州六四一厂的一名退休工人。

    勤劳、善良的母亲总是笑容洋溢

    母亲1933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因为家境贫困,母亲只上了两年小学就辍学了。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母亲很要强。工作中她是一名生产组长,她所在的小组生产效率总是最高的。生活中母亲为人和善,乐于助人。今天张家的孩子没人带,母亲就去帮忙,明天李家有事忙不过来,母亲又会出现。左邻右舍都夸赞她是个勤劳、善良的好邻居。再后来,家里有了我们兄妹五人,母亲更加辛劳了,可是她永远都是笑容洋溢。父亲和母亲也很恩爱,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慢慢的,我们兄妹五人都长大了,也相继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们经常回家和母亲吃饭,陪她聊天。母亲退休后还帮我们带孩子,操持家务。本以为这样的幸福生活会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法轮功的出现,摧毁了这美好的一切。

    强身健体成为恶梦的开始

    大概是1999年的春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母亲开始尾随小区的大妈大爷们习练了一种名叫法轮功的东西,起初我们也并不以为然,以为是一些强身健体、活动筋骨的气功,毕竟母亲为我们辛劳了一辈子,也该让她活的轻松些,只要没什么坏处,就随她去吧。

    大概过了一个月,母亲每天变得早出晚归,渐渐对家里的事情不管不顾,对父亲、对我们、对孩子们也开始冷漠。一回到家里,就坐在那儿读一些关于法轮大法的书。当时,我们认为她可能是刚刚练习,一时头脑发热,等劲儿过去了就会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也没想过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可是谁曾想,这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母亲每天打着强身健体的旗号练习法轮功,而且开始研习所谓的“大法”,说“自己不是常人了,即将圆满了”。慢慢的母亲的性格也开始发生变化了,变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与人交谈三句话不离法轮功。

    再也找不回那个和蔼可亲的母亲

    1999年7月,法轮功被依法取缔,我以为母亲不会再执迷不悟。可事与愿违,母亲的态度依然坚决,任凭我们怎么劝说,她还是冥顽不化,思想偏激得让我们感到害怕,似乎比之前更卖命地去修炼这所谓的“法轮大法”了。

    不仅如此,她还变本加厉,不但劝熟人练习,还在马路上、各种公共场所向陌生人宣传起来。时间久了,有的人见到母亲马上躲开,有的人听到母亲那些极端的言论会辱骂她,作为子女的我们看到这一幕是多么心酸啊!

    再也找不回那个和蔼可亲的母亲,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她。父亲和我们开始了对母亲的强制看管,每天我们兄弟姐妹轮班看护她,不让她练功,不让她出门,与她苦口婆心的交谈,让她看清法轮功是邪教,可她始终无动于衷,还反过来说我们愚昧,影响她“修成正果”。她说只有她练好了,全家人才能平安。就这样,无论我们怎样轮番作战,母亲都是顽固不化,甚至以死相逼。慢慢的,我们和母亲的矛盾开始激化,我几乎不愿与母亲联系,和她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我们第一次做了不听话的孩子

    无奈之下,我们去找社区帮助,社区工作人员走进了我的家,开始对母亲进行劝解。社区的工作人员首先摆明立场,然后对她讲道理、举实例,顽固不化的母亲对待工作人员还是比较客气。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劝说,母亲终于有所转变,开始知道了洗衣做饭。

    可是好日子没几天,2002年的一天,父亲由于长期看管、照顾母亲累病了,当我们正商量带父亲去医院时,母亲强烈阻拦,说是有大法保护,很快就会康复。并且说:这些天每天晚上都会出去“弘法”“积德”,“师父”一定会保佑父亲的。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还在背着我们练习法轮功。我们第一次做了不听话的孩子,大哥拦住了妈妈,我们带爸爸去了医院,医生说幸好医治及时,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后来我们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母亲,希望她能悬崖勒马,可母亲却不以为然,她说:“不去医院也不会有事的,有大法在,一定能保护全家。”在她漠视父亲生命的那一瞬间,我们对她彻底失望了,甚至是绝望。

    2008年,母亲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了,经常头晕、手脚麻木。有一天,她出门买菜摔了一跤,我们急忙把她送进医院,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脑血栓。由于母亲是病症初期,在经过一段治疗后,母亲的病情大有好转,医生建议可以回家休养,但要按时吃药、复诊。于是母亲便出院了,可谁知母亲却暗自里把药倒掉,瞒着我们说已经服用。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母亲不吃药,不打针,自己挺着,病得厉害的时候就对着李洪志的画像打坐、修炼。父亲把这些情况偷偷地告诉了我们,说她毕竟是我们的母亲,即便做了些荒唐的事,作为子女,也要关心她、爱她,帮助她走出阴霾。我们再一次与母亲轮番“对阵”。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又拒绝治病,无奈之下,我找到社区反邪教志愿者们,含着泪与她们诉说了母亲的近况,他们来到我家,对母亲进行了又一轮地劝解,可母亲还是比较顽固,说:“自己已经是这个年岁了,她有师父保护,不怕死。”可志愿者们没有放弃,每一天都会来看望妈妈,与她交谈,由此母亲也就很少出去“弘法”了,楼道里,黑夜里,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母亲再也回不来了

    2014年3月6日,母亲病重晕倒了,我们把她送进了医院,此时的母亲已是生命垂危。住院的那几天里,她浑身都已动弹不得,也不怎么说话,只是一个人发呆。反邪教志愿者们得知后,来到医院看望她。我们正好都在医院,母亲颤颤巍巍地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拉着父亲的手,环视着我们说:“你们都在,趁我还有一口气,想说几句话,不想把悔恨带进棺材。我后悔练什么法轮功,不但没有强身健体,反而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差,要不然还能多活两年,看着我的孙儿们长大,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晚了!这些年我的所作所为,实在对不起这个家,更对不起老头子,也让志愿者同志们费心了。你们一定要把我的教训告诉更多的人,让他们早些醒悟吧!”说完这番话,母亲的眼角流下了一行泪,而后便平静地离去了。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终于醒悟了,只是她醒悟得太晚了,已经没有机会重新来过了。

    虽然母亲不在了,但是她的那番话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所以我想把这些点点滴滴用文字记录下来,好警示仍旧被法轮功毒害的人们,希望他们早些醒悟,回归家庭,不要让自己的人生追悔莫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