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对我美好婚姻的摧残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邢惠莹,女、今年47岁,家住内蒙古包头市昆区友谊大街。现在我仍旧单身一人,每天对着镜子伤感自己的形只影孤。这些年来,我经历了两次幸福而又痛苦的婚姻。说它幸福,是因为我两次组建了自己心爱的家庭。说它痛苦,也因为我两次给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使原本美好的婚姻终于破裂。而这一切,都得从我痴迷和修炼法轮功说起……

    一、幻想在修炼法轮功中寻找生命的“复苏”

    1991年,我二十三岁。当时在一家市属企业做检测工作。这一年我在企业举办的技术培训班上认识了我的爱人。他是国有大企业的一名技术员,还是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在培训班上,他给我们讲技术课,不仅口才好,而且风度翩翩。后来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坠入了爱河……1993年5月,我和他踏入婚姻的殿堂,组建了美满的家庭。一年后,我们有了一个美丽的女儿。我当时真是最幸福的女人。

    1998年,我的女儿四周岁。而在两年前我的单位转制了,当时由于孩子小,我就请了长假没有去工作。后来单位实行聘用制,我没有通过聘用考试,这样就成了待业人员。而我生完孩子后,患上了神经性偏头痛,身体大不如从前。爱人非常心疼我,让我先慢慢恢复身体,之后再去找工作。而就在我在家休养这段时间,我却盲从地跟随别人学起了法轮功,自此使我的人生交上了无法控制的噩运。

    1998年春季,我的大姐和她的同学赵姐来看望我。闲聊中那位赵姐说自己正在练一种很好的气功,叫法轮功。赵姐还当场给我们演示了一番练功动作。大姐开玩笑说“她让我学,可我哪有时间呀。要不你跟赵姐学吧,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做。”而赵姐给我讲了一大堆练功的好处,又能祛病健身又能修心求福。我当时因为没有工作每天待得很烦躁,就觉得能学学练功也是好事。就这样,我于是跟赵姐学上了法轮功。刚开始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每天跟着录音带去练功。后来赵姐又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说这是“师父”写的,是修炼大法的必修之门,让我认真地学,最好能背诵下来。

    我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转法轮》看了一遍,顿时感到这本书似乎就是我在冥冥中一直想得到的东西。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幻想的人,但现实的实用性压抑了我的理想追求。我从小就喜欢音乐,但老爸硬让我上了职业中专,为了生计我不得不把自己的爱好埋在心底。“师父”讲修炼就是为了“返本归真”,我觉得我可以通过修炼把自己最本质的生命激发出来。至于什么是“生命的本质”,我其实并不清楚。但我已经好几年没有上班了,每天在家里伺候孩子,这样闭塞的生活让我窒息。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一番,除了练功为了祛病健身,我还要找回自己曾经丢失的“生命”。

    到了1999年上半年时,我已经把《转法轮》、《精进要旨》、《法轮佛法》等大法的书烂熟于心。功友们都说我很有“慧根”,是“师父”所讲的“大根器”之人。因为在练功点上的学法交流中,我对“法理”的讲解,常常让那些没多少文化的大叔、大妈们倍感惊奇。我告诉他们:我们原始的生命都是从“另外的空间”转移下来的,现在要通过修炼把生命重新返回天上,修得越好,德积得越多,将来的“果报”越大。其实这些都是“师父”说的,但我相信“师父”能把我引向“圆满”。在这一年多来,我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练功学法上,对家庭的照顾愈来愈少。我女儿和我丈夫在我的眼里成为了凡间的常人,对他们的那些俗事关心也行不关心也罢。丈夫看着我变成这样特别着急,多次和我沟通,劝说我放弃法轮功修炼。但我依然我行我素,我的丈夫在无奈中照顾着我和我的女儿,因为他很爱这个家。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