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13岁失去母爱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叶灿,今年26岁,家住四川省大竹县城西乡黄荆村。母亲周泽碧生于1966年6月13日,因痴迷法轮功练功“消业”拒绝医治导致身亡。母亲去世时年仅35岁,害我13岁就失去了母爱。

    1997年,那时我才9岁,当时正在上小学。母亲与一些同村的长辈一起练“法轮功”,大都把“法轮功”当作气功来练,都说练功强身健体。我和几个同学也练过几次,感觉就像做早操一样,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我练几次法轮功后,感觉枯燥无味,以后就没练了。

    但是,母亲练功很执着,天天都要去城西乡街上和村上练功,从不愿意耽搁。有时母亲痴迷练功,忘记给我煮午饭,我放学回家没饭吃,只好饿着肚子去上学。父亲叶才金,1968年9月17日生。他是一个性格温顺、比较柔弱的男人,在家里也不做主,他对母亲练“法轮功”不了解,也不反对母亲练功。后来听说“法轮功”是歪门邪道,是反科学、反社会的,已经被政府取缔了,村里的其他长辈们都不再练功了。可是,母亲还在继续练功,而且练功越来越神秘。

    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母亲自个儿在家里偷偷练功。后来经常出去串门,到其他功友家交谈练功的体会,经常是晚上聚会,偷偷摸摸很神秘。从此母亲把精力全部用地练功上,对家里事和我的学习也不管了,家里事和农活全靠父亲一人做。在农忙时节,父亲一人做忙不过来,劝母亲不要把心思放在练功上,劝父亲帮助做家务。可是,母亲不但不听劝,反而与父亲争吵打架!母亲指责父亲阻挠练功,要遭师父的惩罚,说父亲是阻挠修练路上的魔!提出要和父亲分开,她要外出弘法。母亲把一家里闹得很不安宁,生活很不平静。

    父亲心软,说服不了母亲,只好一个人承担繁重的家务,让母亲自由选择。当时我还小,我求母亲不要练功,要照顾我的学习和生活。可是,母亲说:“我是大法弟子,要听师父的点化,不听我劝,对我很冷漠,母亲再也不像练功前对我那么好了。父亲纳母亲没办法,只好请来舅舅和叔伯等亲戚,劝说母亲放弃练功,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希望母亲回心转意。可是母亲思想很固执,不但不听劝,反而把亲戚当坏人对待,不准长辈们干扰母亲练功。弄得亲戚面子很难看。

    2003年的夏天,母亲由于长期练功,经常外出练功弘法,生活很不规律。母亲的身体练垮了,面色苍白,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父亲找来亲戚朋友,强行将母亲送到了大竹县人民医院,经检查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原来母亲得了冠心病。医生对我们说:病人为何不早送医院检查,冠心病不及时医治很危险,病人必须马上住院治疗”。

    母亲听说要住院治病,她拒绝住院,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到医院治病,医院治病是常人的事。我心脏不好,是因为前世欠下的“业力”、我要练功‘消业’。我心脏不舒服,是师父正在为我‘消业”,帮我清理身体”。母亲说话神经兮兮的,把亲友气弄得很尴尬。母亲不同意住院治疗,只好把母亲送回家。

    母亲回家后,有一个姓张的功友来看母亲,她劝母亲说:“药物是人造的垃圾,治不了病。大法弟子要加强修炼,才能度过难关,师父会用法身暗中保护弟子的,帮助弟子练上层次。”母亲听了功友的话,练功更加痴迷,冠心病加重了,还是坚持练功。

    2009年6月11日,母亲的病情急剧恶化,脸色十分难看,在家突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不一会儿,母亲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母亲痛苦去世,给我家造成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

    然而让我雪上加霜的事,2009年6月11,法轮功媒体却编撰谎言,说我母亲周泽碧被迫害致死,这是多么荒唐可笑!法轮功造假是多么无耻!!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