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得我孤苦伶仃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马月娟,家住天津市仁贤里社区,今年71岁,原是教研单位的一名老师,有着让人羡慕的工作和稳定的经济收入。虽然未婚独身,但兄弟姐妹和谐相处,幸福美满。然而,由于轻信了“法轮功”,害得我众叛亲离,孤苦伶仃。

    1997年,我快到退休年龄了,经常和姐姐一起在小区河边公园散步,看到许多中老年人都在跳舞、唱戏、打太极拳……,我心中也规划着自己的晚年生活,时常和健身的同龄人交流健身秘诀。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公园里碰见了多年未见的老邻居王姐,闲聊中她告诉我:“自从练了‘法轮功’以后,健身效果神奇,不用吃药打针,什么病都能治好”。她还从包里拿出一本叫《转法轮》的书送给我看,说过几天,法轮功的创始人李大师要来天津传授功法,机会千载难逢。我和姐姐虽然有点儿半信半疑,但还是跟王姐一起去现场听了大师的课。

    李大师在现场讲述了他曾经用五巴掌治好一个患病多年罗锅的故事,让我听了有一种认为自己走进了天方夜谭、遇到神奇大师的感觉。回到家中,又拿出那本《转法轮》揣摩书中的经文。从那以后,我就和“法轮功”结下了不解之缘。通过一段时间的练功,可能是心理作用,我觉得身体有了一些好转,上下楼梯时腿也不怎么疼了,就更加深信不疑“法轮功”。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当时自己心中很不理解,认为大师讲得“真善忍”超脱凡俗,追求“上层次”没有错啊,就暗地里纠结过去的功友到我家中偷着练功。平时自己不仅把精力都投入到研究“精进”上,还经常给别人充当辅导老师的角色。由于迷恋“法轮功”,我没心思上班,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单位领导见我影响了正常教学工作,多次耐心地找我谈话,真诚的帮教没有把我从“法轮功”的泥潭里拯救出来,亲人们苦口婆心的规劝我也听不进去。兄弟姐妹担心我影响他们和外甥女、侄儿的正常工作,像躲瘟疫一样远离我。情感上的孤独,演变成性格上的固执,为了表示自己对大师的虔诚,我把大师的画像挂在家中墙上,憧憬和向往有师傅的法身保护和自己执着的“弘法”精神,有朝一日一定能够“上层次”,达到师傅所说的“圆满”。我还和功友用电脑下载印发“法轮功”宣传品,四处为师傅“弘法”、讲“真相”。2000年,由于触犯了法律,我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后来,通过社区志愿者的帮教,反省自己临近退休年龄了,却稀里糊涂走上了人生的弯路,深感愧疚和懊悔。我追崇的大师法身未有显灵保护我的自由,也未有使自己脱离凡世,修炼成“圆满”,过上安乐、舒适的生活。反而害得我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失去了亲人们关爱和往日的温馨快乐,仅靠几百元困难救济金艰难度日。“法轮功”害得我晚年孤苦伶仃,整日面对四壁,心中酸楚,精神倍受煎熬。

    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我的退休教师工资待遇得到了恢复,业余生活充实快乐,用学会的十字绣亲手编织着自己晚年的幸福生活。如今,我又成了亲人们心中的香饽饽。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