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母亲,愿天堂里没有邪教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清明节,天阴沉沉的,来到母亲墓前扫墓的我,心情也如这天气,心里满是酸楚。我叫张建超,今年24岁,家住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乔官镇北岩新村。我母亲叫马先芬,因长期痴迷法轮功,为追求李洪志所谓的“圆满”,于 2012年6月18日在家服药自杀,去世时年仅52岁。

    母亲,身体一直比较好,家里种着蔬菜大棚,母亲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为人热情开朗,在村里人缘也好。18年前,也就是1997年,原先的邻居,在城里上班的王大爷退休回到我们村居住,经常在家锻炼身体。那时候,他说在习练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王大爷多次到我家,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练法轮功能强身健体,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反复劝说母亲练法轮功。在邻居的极力推荐下,母亲觉得这是城里人的锻炼方法,有很多好处还赶时髦,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随王大爷练起了法轮功。

    开始,母亲白天一块和父亲去干农活,回家做家务,给我们收拾一日三餐,只是每天晚上到邻居家去看热闹和练功。可是过了有半年的时间,母亲说自己学的比他们那些老头老太太快,成了他们那群人的榜样,感觉身体好像也比以前强壮了,便以为“练功”受益了,于是就增加了“练功”时间。除晚上继续去邻居家习练外,又买来许多法轮功方面的书,白天一个人在家看,也不去干农活了。从那时起,我放学回到家,母亲不再问我的学习情况,不再给我准备热腾腾的饭菜了,而是给我讲法轮功强身健体、“消业”、“上层次”、“圆满”之类的话。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那时母亲已经习惯了练功,正在劲头上,还想追求更高的层次。她对国家为什么要取缔法轮功不理解、想不通。口头上说不再练习,但背地里仍和一些所谓的功友一起聚会“练功”。我和父亲多次劝母亲不要再练了,还把她的法轮功书籍、碟片等给销毁了;同时把法轮功人员自焚、自杀的事讲给她听,但每次却总是以大吵一架收场。在法轮功经文的的欺骗和他们那些功友的鼓动下,以前只在家习练法轮功,为了锻炼身体、赶赶时髦的母亲,开始不断外出“讲真相”,说法轮的好处,为法轮功鸣不平。此后,母亲和村里的几个所谓“正法”之人,经常偷着外出,挨家挨户发放那些小本子。有时被人家碰到,因为母亲的人缘好,好多次人家都劝说她,国家不让,就不要练了,咱老百姓,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更不要发那些东西、做国家不让的事情,可她已完全痴迷在法轮功的虚幻中,已经忘记了当初是为什么练功的,练功的目的是什么。认为劝她的人都是常人,根本不懂得真正的修练,谁劝她谁就是阻碍她圆满升天的魔。看她这么固执,也没有人愿意理他了,几乎不再和她来往。母亲在在“练功”的路上一意孤行、越陷越深。长期的习练法轮功,母亲变得越来越反常,时常念念叨叨地说要去找师父,觉得活在世上就是吃苦受罪,只有通过练功才能脱离人世间的痛苦,“师父”很快就来接她了,以后就要去天堂过好日子了……当时,我和父亲以为这是母亲对我们发的牢骚,也没太当回事。

    2012年6月18日,是我们家最痛苦的一天,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那天下午,我一回家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农药味,赶紧跑到母亲平时练功的屋子,发现母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旁边地上倒着农药百草枯的空瓶子。我顿时慌了,赶紧打电话找父亲和邻居们把母亲送到了医院。母亲一路上还在絮絮叨叨的升天,见师父。等到了医院,一切都已经晚了,母亲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一刻,我对失去母亲的悲痛和对邪教的痛恨达到了极点,不知怎么做好。

    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站在母亲墓前,真想喊上一声:妈妈,您可知道我扫墓时的悲痛与怀念,对邪教的愤怒和痛恨吗?愿天堂里没有邪教伤害,愿母亲在天堂里永远幸福快乐!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