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一对法轮功夫妻的曲折人生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我和丈夫就像诗中描述的那样,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最终结为伉俪。我们的爱情,曾被传为一段佳话,但自从练上“法轮功”后,甜蜜的爱情、幸福的生活便如那天上不可摘的星星,可望而不可及,从此坠入无底深渊,不能自拔。

    我叫关小梅,丈夫叫林奇峰。我们两家是邻居,他比我大两岁。从小“奇峰哥哥”不仅学习好,对我也很照顾。后来,他顺利考上大学,但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学费都很难凑齐。我初中毕业后,就和妈妈在镇上卖包子。知道他的情况后,我经常把挣来的钱背着妈妈塞给他。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电力局做研究员,但他没有因此抛弃我。1994年,他把我从老家接来,我们在亲戚朋友的祝福下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刚开始是幸福的。可日子长了,我和丈夫由于文化程度上的差异、生活理念的不同,矛盾越来越多,小吵不停、大吵不断。他好静,喜欢看书,而我喜欢热闹,喜欢聊天。只要我一打扰他看书,他就会发脾气、闹情绪。1996年,为了打发时光,我开始在早市卖包子。因为我热情、态度好,不光生意做得好,还和一些顾客成了朋友,我常常和他们聊起我和丈夫的事。一天,一个顾客给我一本书,对我说:“你丈夫爱看书,你也应该培养自己的读书兴趣,这本书,不仅能让你喜欢读书,还能让你强身健体。”起初我不信,哪有这么神奇的书。后来,出于好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读起来,渐渐着了迷。白天,趁丈夫上班,我在家悄悄练功,晚上,我就安安静静读书。家里安静下来了,我和丈夫的矛盾也少了。我开始越来越相信“法轮功”,如果没有练功,没有读《转法轮》,没有学习“真、善、忍”的思想,我和丈夫说不定早就离婚了。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坚定了练功的决心。

    1998年的一天,“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对我说:“你练功不能光自己练、自己受益,这是自私的做法,你应该发动身边的人和你一起练。”此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的丈夫。他有气管炎,吃药总是不见好。传说“法轮功”能强身健体,他练最合适了。于是,我开始劝说丈夫。起初他不肯,后来,禁不住我软磨硬泡,他终于答应了。从此,我和丈夫一边自己练,一边开始发动更多的人练。我把卖包子挣的钱和丈夫的工资,全部用来买打印机、复印机和纸张,在家编印材料。我还把认识的人都叫到家里来,给他们发材料,宣传“法论功”的好处。

    就在我和丈夫乐此不疲的时候,国家宣布“法轮功”被取缔了。我和丈夫不相信,觉得肯定是国家搞错了,终有一天会给“法轮功”“平反”的。于是,我们把所有的活动转为“地下”,晚上偷偷摸摸地去散发传单,白天趁小区里人少,纠集“同修”们在家练功、讨论心得。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2005年,我们纠集了28个“同修”在家练功时,被人发现,我和丈夫双双受到法律的惩罚。

    后来,经过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我们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回想这十年来,我和丈夫在“法轮功”的深渊里越陷越深,我们像两个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丈夫为了练功,丢掉了工作、丢掉了专业,由于迷信“法轮功”所谓“只要练功,不吃药、不打针病就能好”的说法,气管炎转为肺气肿,虽然经过治疗,病情有所好转,但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现在每到冬天根本无法出门。我利用丈夫对我的信任和感情,将他拉入“法轮功”的泥潭,即便今日回头,却已是时光荏苒、覆水难收,曾经家乡那个“大才子”、大学生变成了阶下囚、“药罐子”。而我,深爱丈夫、深爱家,却因无知、愚昧、不懂法,亲手毁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家。看看家里现在家徒四壁的样子,我们再也忍不住泪水,抱头痛哭,哭声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但幸运的是,大家没有放弃我们,社区为我解决了工作,还派志愿者帮我照顾丈夫,逢年过节送米、送面、贴补家用。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和丈夫渐渐走出“法轮功”的阴霾。

    现在,我和丈夫这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虽然曾在“法轮功”的魔掌下一错再错,但所幸,社会用爱宽恕了我们,让我们的爱情幸存下来,历经漫长的冬夜,终于迎来了美好的春天,我们将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牵手走向灿烂的明天。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