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圆满”害我与亲人离散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孙月娟,1963年1月出生,高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在一家副食店当营业员,家住在北京市西城区。

    我1987年与丈夫喜结连理,结婚后的第三年,我为这个家庭生了一个儿子,把我丈夫和母亲乐得合不拢嘴,成天都争着抢着要照顾孩子,抱在怀里怎么看也看不够,我心里自然也是美滋滋的,全家在一起共同享受天伦之乐。

    然而到了1995年12月,我接触到了法轮功。我当时因为受到全国大环境气功热的影响,由于我对新事物有较强烈的好奇心,加之也想借此达到健身的目的,就没有对法轮功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而只是听人家介绍说法轮功既能强身健体,还能治病,就不假思索地就加入进去。由于自己练功认真,加上我常常在功友们面前添油加醋地谈自己学习《法轮大法义解》的体会,觉得自己就是师父所说的“学法精进”的“大法弟子”了。

    后来,我为了自己 “上层次”和“圆满”,不但劝自己周围的人加入法轮功队伍,而且还将自己的母亲和丈夫也拉入了练功队伍。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却因此害了我的亲人。

    我母亲一生勤劳,我小的时候,每天总是看见母亲不停地操劳家务,对我们非常慈祥,也从不与外人发生争执和冲突,且为人善良。由于父亲因病去世较早,是母亲一手把我们姐妹俩拉扯长大的。母亲对我们处处关怀倍致,对小外孙更是疼爱有加。母亲没文化,大字不识几个,每天听我给她读的《转法轮》也似懂非懂,对其中所讲的内容并不理解,只是因为我是她的女儿,对我是绝对的信任,认为我是万万不会骗她的,也就着照猫画虎地跟着我练。

    1996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发现母亲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医生建议说,高血压病人必须要不间断地吃降压药。而我则认为,母亲这点病算不了什么,今后只要多练练功就行了,那“业力”自然就消掉了,何况师父还告诉过我们,“很多病危的人练功都好了”。因此,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从未提起为母亲治病的事。

    儿子出生后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长得聪明可爱,3岁就能认识很多字,我还教他背会了几首唐诗。但在96年他正上二年级的时候,却被我拉入了法轮功组织。每天晚上他做完家庭作业后,我都要教他打坐、教他读《转法轮》,有时候学到凌晨一点多钟,看孩子困得实在抬不起头才罢休。而且,我每到星期天,也带着他加入到我们练功点的晨练队伍。这样一来,孩子每天在课堂上都要打瞌睡,学习成绩直线下滑。

    在“4.25”围攻中南海的那次“护法”活动中,我把才十岁的儿子也带了过去,从而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地伤害,这也是我至今深感对不起孩子的地方。

    2001年9月,丈夫经政府教育,思想上有了很大的转变,认识到法轮功是个骗人东西,劝我也不要再练了,而我则把丈夫对我的帮助看作为是师父在考验我。我当时就认为,现在丈夫已站到了“魔”的一边。于是家庭成了战场,不是大吵就是冷战,母亲也调和不了。

    2002年1月18日晚上1点多钟,母亲突然腰部疼痛难忍,后来发展到面色苍白、恶心呕吐,大汗淋漓,呈虚脱状态。见此状况,丈夫赶紧打电话要了辆救护车,将母亲送到了医院,并一直守在医院,而我却继续在家练功。我当时就想,师父说过,“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所以,母亲这次就是在还“业力”了。

    到了2006年,母亲的身体状况已经是一年不如一年,经常头晕气喘,母亲想去医院看医生,要我陪她去。我就对母亲说:“咱师父不是说过吗,不修炼的人该看医生就看医生,因为常人得病就是要看医生。而咱们是真正修炼的人,你的身体都将要转化成佛体,那是医生怎么治也达不到的。”母亲失望的看了看我,从此不再提及上医院的事。

    2007年7月19日,母亲彻底倒下了,是心脏病发作,她老人家永远地离开了我。

    母亲的去世并没有唤醒我的良知,单位知道我又在聚众练功,对我进行了教育,希望我能迷途知返。丈夫也想通母亲去世过这件事要我明白李洪志那套“消业”、“圆满”都是骗人的鬼把戏,而练法轮功是根本不可能治病的,劝我不要再练了。但我就是一根筋,决不背叛“法轮大法”和师父。我当时萌生出我之所以未能“圆满”的根本原因,就是有丈夫这个“圆满”路上的绊脚石,所以我当时就脱口而出地对丈夫说:“你如果看我不顺眼,觉得我影响了你,那么就分开过,咱各走各的路互不相干。”

    丈夫在看我宁死不回头的样子也显得无可奈何,我的冷漠让他凉透了心,最终只好带着儿子搬回他母亲家住去了。

    我这一下子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毫无牵挂、无所顾忌,每日沉迷于法轮功的网上,搜索“讲真相”、“三退”相关资料,张贴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终于,2008年的春节前夕,在我再次趁着夜色到街面上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时,因被路人举报,我被巡逻的民警抓了现行,因从事邪教宣传活动而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我终于清醒了,回忆我的所作所为,没能让母亲跟我过上几天好日子,却受了不少的苦,晚年生病想上医院看病的要求我都没让她满足,以至于最后由于我的阻碍,得不到医治而不幸去世,我是多么的不孝。母亲啊,孩儿对不起您。

    回想起与我结婚二十年的丈夫,就因为我当初鬼迷心窍,才抛弃了相濡以沫的丈夫,现在想起来,肠子都要悔青了。在铁的事实面前,我才知道,是李洪志的法轮功害惨了我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