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凄惨的修炼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徐桂芝,今年55岁,是大庆石油学院毕业的大学生,退休前是大庆油田修井公司的工程师。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只因竟误入歧途,修炼法轮功,亲手毁了自己的一生幸福。

    1997年秋天,丈夫因工作需要,经常到新疆油田开展技术合作,有时好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家里只剩下我和读小学的女儿,还有68岁的婆婆。婆婆身体不好。眼睛看不清东西,眩晕。我本就患有慢性胃炎,时常隐隐作痛。一下子两地生活,我感到精神和生活的压力很大,经常失眠。并产生莫名的烦恼,沉默寡言,像变了一个人。这时,我单位的晓红和友梅大姐,时常来找我聊天,虚寒问暧让我感到很温暖。当她们得知我的情况,便向我介绍了一种 “神功”----《法轮功》,她们说这个功能治病,不仅可以“消业祛病”,还能“上层次”得 “圆满”。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一下子使孤独寂寞冷的我有了新的关注点。回到家,只要一有时间就看起来,深深的被那里新奇的“学说”所吸引,然后又加入到练功的行列。见到我这个工程师去练功,功友们非常高兴,对我也特别尊重,一下子使我充实起来,快乐起来。心想,自己是有文化的人,如果练不好,会让人家笑话,常常早上练过了点儿,赶不回去做饭,女儿空着肚子去上学。有时为了和功友谈体会,连上班的心思也没有了。

    丈夫回来,看见家里不像样子,发现了我的变化和婆婆的不满。劝我好好上班,好好照顾家,等项目结束就回来。可我却振振有词:师父说了“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说自己练功睡眠好了,胃不疼了。还找来二位大姐来给婆婆“发功”治病,弄得丈夫哭笑不得。婆婆说她总是口渴,尿频,并伴有消瘦,让我带她去医院看看。我说,是她“业力”太重,练法轮功就能好。既不带她去医院,也不让她吃药。天天让婆婆打坐、练功。在婆婆的身上戴个“护身符”,保佑婆婆平安。

    1999年开春,婆婆的状况就不是很好,整天昏睡不醒,我一天忙的几乎不着家。6月9日一早,当我到婆婆房间找东西,问了好几句,没有应答,走近一看婆婆已经没有了呼吸。三天过去了,婆婆的尸体都发黑了,有味了,我还不让火化,我坚信师父的“法身”会来保护婆婆的。后来是女儿偷偷告诉邻居,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才把婆婆送到殡仪馆。丈夫接到电话乘飞机赶回来后,失声痛哭,办完了婆婆的后事,坚决的和我离了婚。

    如今,望着空荡荡的家,弱不禁风的我,过着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的日子,那个往日温馨的家,成了遥远的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想起这些,我就恨死了“法轮功”和李洪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