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信邪教不就医 男子竟被截肢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赵永刚,今年39岁,家住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城郊红光留守处。父母靠种蔬菜大棚和种4亩旱田维持家庭生活,我曾经有个美好的前途,可是一切都因为练法轮功彻底改变了。

    努力勤奋,前途一片光明

    1994年我高中毕业。由于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再加上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我便放弃了继续求学的念头,跟随当医生的三舅学习医术。三舅是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他耐心负责的教导和我刻苦努力的学习下,我对医学相关知识有了初步的了解。1996年我又前往北京进行了一年多的系统学习,回到村里的卫生院成为了一名大夫,帮助村民们解决些小病小疾,渐渐的在村里有了些名气。后来我放弃了卫生院的工作,自己开了一家诊所。由于我经常向村民们问寒问暖,并且主动送药上门,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诊所每个月都有着可观的收入。看着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我越发觉得当年放弃复读跟三舅学医的决定是正确的选择,并开始计划着多攒些钱娶媳妇结婚,早日成家孝敬父母。

    误信法轮 ,走上迷途之路

    转眼到了1998年夏天。一天同村的八婶来到了诊所,没提看病开药,而是塞给我一本名叫《转法轮》的书,并和我说起她关于修炼“气功”的事:“刚子你看看这书,这叫法轮功,修炼起来包治百病,只要你坚持练功打坐,癌症都能治!你学学这“气功”帮别人治病都不用吃药了。”她指着屋子里的药对我说:“八婶子腿疼病多少年你都知道,吃啥药也没管了事,自打练这功以后还就再也没疼过,这好东西你看看!”由于学过几年医术,我对气功还是略懂一些,但是却不相信单凭练功就能达到包治百病那么神奇的功效。为了看看这个法轮功是什么门道,是不是真像八婶说的那么神,我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在闲暇时间研究起来。在那天之后八婶又陆续给我送来了几盘磁带和经文叫我继续练习,还介绍我加入了她们的“功友会”。在那里我结识了来自各个村的功友,通过听他们互相讲述自己修炼治病的经验,看到了他们虔诚修炼的场面,我越来越觉得法轮功有些道理,心想以后能靠气功为别人治病,从此我加入到了这个练功团体中来。在那之后我按时参加“功友会”的各种活动,每天认真打坐诵经,渐渐的对“法轮功”深信不疑。

    执迷不悟 ,家人亲朋决裂

    由于我高中毕业文化,年纪又轻,学习能力强,没多久我就已经熟练掌握了法轮功的几套动作,通读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等相关书籍,我认为不能只顾自己“上层次”,我还应该“带人”。在了解了“业力说”之后,我对“看病吃药不但起不到治疗的目的,相反还会增加药物的副作用”这一“理论”深信不疑。在向父母亲友介绍“修炼”遭到他们坚决反对之后,我转而向来诊所看病的病人介绍起练功来。由于我每天都沉迷于“练功”当中,根本无心工作,索性就关了诊所,一心进行修炼。“功友会”提出希望我们这些功友们能捐些钱保证练功的支出费用,我就义无反顾的把几年来攒下的积蓄全都拿出来。我的父母和姐姐在看到我“练功”种种行为之后,对我进行百般劝阻,在外地工作的三舅还不远万里的赶回来与我彻夜长谈,希望我能迷途知返。但我当时像疯了一样,任他们说什么也听不进去,脑海里全是“师父”在叮嘱“修炼要专一”。我坚信他们是阻碍我走向“圆满”的绊脚石,于是毅然选择离开了家,去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供我专心修炼。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