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美国匹兹堡四方联手反邪教
2016年09月1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据美国媒体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匹兹堡频道网站(Pittsburgh.cbslocal.com)3月2日和3日报道,在主流媒体牵头下,原邪教信徒、反邪教组织和邪教问题专家四方联手反邪,打出漂亮组合拳,曾经不可一世的麦基斯波特市邪教头目盖伊·米勒(Guy Miller)龟缩家中,不敢出面应对。

    被指控是邪教的“基督生活教会”教堂

    报道说,在接到原信徒投诉麦基斯波特市的一家名为“基督生活教会”(the Church of Life in Christ)的教会是邪教后, KDKA电视台随后派出了著名调查记者安迪·希恩(Andy Sheehan),走访了部分原教徒。值得注意的是,著名邪教问题专家史蒂文·哈桑(Steven Hassan)也通过网络电话,远程参与了此次调查。哈桑通过分析,认为该教会领导人物的手法,符合邪教控制信徒的常用手段,而涉事教会确实属于破坏性邪教。截止KDKA发稿,相关教会及其领导人米勒拒绝接受采访,只是通过律师发表声明为息辩护。

    媒体采访原信徒并且实地调查取证

    据KDKA电视台网站3月2日报道,有七名原信徒接受了KDKA调查记者安迪·希恩(Andy Sheehan)的采访,3月3日,该网站报道说又六名原信徒联系了安迪·希恩。安迪·希恩是KDKA电视台的资深调查记者,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92年开始从事新闻广播业,特长是撰写深度调查报告,对腐败和政府机构的浪费进行揭露。他能从日常生活出发,在突发事件上给观众带来独家内幕报道和采访。

    KDKA调查记者安迪·希恩(Andy Sheehan)

    KDKA电视台进行专题报道

    原信徒勇敢面对镜头披露实情

    据KDKA电视台网站3月2日报道,七名原信徒接受了KDKA调查记者安迪·希恩的采访,其中一些人愿意在镜头前公开讲述自己的经历,另一些则只愿意给出自己的身子轮廓。贝瑟妮·拉维特(Bethany Lovett)和她的母亲斯蒂芬妮(Stephanie)愿意当着镜头讲述自己的经历。

    贝瑟妮·拉维特说:“他(米勒)曾这样说过:上帝至高无上,但(他)盖伊·米勒是上帝之下,万人之上。如果你能让盖伊·米勒喜悦,你就是在让上帝喜悦。”贝瑟妮·拉维特的母亲斯蒂芬妮说,“凡事情都得顺从”他盖伊·米勒的。两人都说,米勒试图对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施加控制,甚至管到她们应该吃什么东西、跟什么人交往,连她们的孩子在教会里有什么不当表现的话,也要严加管束。

    斯蒂芬妮说:“(米勒)他们确实有惩戒室,还提供(打人的)鞭子。”

    不过,据这两位原信徒说,最恶劣的是, 按照米勒的命令,现教会信徒必须跟那些脱离该教会的人断绝来往。贝瑟妮说,她的父亲、祖父母和兄弟已经多年没跟她说过话。斯蒂芬妮则说,跟自己的前夫离婚后,她再也不能跟自己的儿子说话。

    被指控对信徒实施各种控制的盖伊·米勒

    “我想念儿子,虽然我不该这样,但我确实非常难过。”她擦掉眼泪说。“最近一次我想同他说话,他对我爱理不理。”

    一位只愿在镜头前露出侧身的妇女说:“他(米勒)认为,如果你离开了(他的教会),他的信徒就得跟你没什么来往了,甚至你的家人也得如此。”这位妇女称,她的母亲和姐妹不再跟她说话,因为她的行为就是米勒所说的在同上帝“作对”。这也许是米勒教义中最让人感到奇怪的部分,据原信徒们说,米勒向人们声称,谁跟他作对谁就会死,而信奉他的人,想活多久就有多久。

    这位妇女和其他人都引述米勒对教众们讲的话说,他(米勒)将会活到110岁,到时上帝会让他选择,是继续活在世间还是进入天堂。米勒对他的教众说,他们也可以拥有同情的选择。“如果你(跟米勒)作对,你就是罪恶的,你就会生病、死掉。如果你呆在教会,米勒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就不会死。”

    那些呆在米勒教会里的信徒,要缴纳自己收入的百分之十(什一税)。不过,原信徒们还说,在特定的“敬祝米勒日”中,信徒们还要拿钱出来。原信徒们认为,所谓“敬祝米勒日”,就是让米勒拥有最豪华、最前卫的小汽车,还有他的家人可以到(南卡罗來纳州)的美特尔海滩和迪斯尼乐园游玩。原信徒们说,说到捐献,米勒告诉他们说,他也会祝福让他们发财。

    斯蒂芬妮说:“发财、成功、身体健康,这都是人之常情。”

    每位原信徒都说到了自己要脱离米勒教会的原因。斯蒂芬妮说,她之所以脱离,起因于一位教会长老的妻子患癌症死了。据她说,米勒对人讲,这是因为这位妇女缺少信仰。

    斯蒂芬妮说:“米勒当着大伙面站了起来,专门讲起这位妇女没有信仰,并说这就是她死掉的原因。从此之后,我就不愿(到米勒的教会)做礼拜了。”另一位只愿在镜头面前露出侧像的原信徒说,他离开米勒教会的原因是,他告诉米勒自己是位同性恋后,米勒接着就把这事张扬给所有教徒:“他说,所有同性恋都该自杀。”

    现在,这些人都脱离了米勒的教会,他们希望迪恩能给仍在米勒教会的人带个信:“脱离米勒控制之后的生活才是真的生活。教会之外,会有人关心你、支持你。上帝无处不在,并非只在米勒教会中。”

    3月3日,KDKA电视台报道说,自从3月2日公开报道后,又有六名原信徒联系到该电视台,证实了其他人的说法,即米勒利用手中宗教权力,控制着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原教徒乔尼·延可(Joni Jenko)表示,“他称自己是唯一能够听到上帝声音的人。除他以外,别人都无法听到上帝的声音。”延可还说:“你知道,你要跟谁约会,你要和谁结婚,他指导你去安排生活。如果你不听他的话,那么你就是没有遵从上帝。”

    跟安迪·希恩采访过的其他人一样,延可称她离开教堂后,受到了(同为一个教会信徒的)家人疏远。米勒强迫她父母在教会和亲生骨肉当中做选择。

    KDKA广播电台的安迪·希恩:“这是邪教吗?”

    延可:“绝对是,肯定是,110%确定它就是个完全靠吹捧的邪教。”

    延可表示,她挺身而出是为了告诉那些在教会的人如何找到出路。

    原信徒乔尼·延可(Joni Jenko)接受采访

    她说:“从教会出来后我才意识到,离开那里重获自由没有什么不好的。你仍然可以与上帝在一起。虽然你没有遵从有些人,但你遵从的是上帝。”

    反邪教组织积帮助原信徒开展评估

    据KDKA电视台报道说,部分原信徒以及希恩没有采访到的人,联系了一个名叫“家庭反邪教教育”(Families Against Cult Teachings,简称FACT)的组织。

    家庭反邪教教育基于它与原信徒的谈话情况,并使用了一种公认的评估方法,将这个教会定性为破坏性邪教。家庭反邪教教育认为,四个公认的邪教用来控制信众手段中,米勒就使用了三个。家庭反邪教教育说,它是基于以下三点将米勒的教会定性为邪教的:情感控制、思想控制和行为控制。

    著名邪教问题专家史蒂文·哈桑协助分析并定性

    KDKA在3月3日的报道中说,根据延可本人以及其他十几名原信徒的描述,邪教专家史蒂文·哈桑在一次网络电话(Skype)采访中也认定该教会是邪教。

    希恩:“你认为这肯定是邪教?”

    史蒂文·哈桑:“安迪,邪教的种类很多。有些邪教比较温和,也有些极具破坏性。我把这个(教会)归类为具有破坏性的邪教。”

    原信徒在接受KDKA广播电台采访时说,米勒在传教时大肆宣扬对他要顺从。凡是顺从他的人能够健康长寿,否则就会生病甚至死亡。对此,哈桑认为,很明显米勒是在实施依附邪教头目的感情、思想和行为控制。

    哈桑说,“他宣称自己具备独一无二的超常能力,与神的关系非同一般。正如我知,他教导信徒与家人疏离,向给人们灌输恐惧和荒谬的敬畏感,如果人们对他有所质疑或者稍不服从,就会失去救赎机会。

    著名邪教问题专家史蒂文·哈桑接受电视台远程采访

    盖伊·米勒的反应

    米勒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出了教堂,他就呆在家中。米勒毕业于麦克凯斯波特高中,曾是该校足球队队员。大学毕业后回到麦克凯斯波特高中当教练并任英语老师。上世纪80年代初,他创办了教会,从1993年起一直运营到现在。

    记者希恩看到他在家中走廊里同一个儿子讲话,不过当希恩走过去时,米勒没有出来接受采访。

    米勒通过律师发表了以下声明:“我担任牧师已有37年,我受蒙召布上帝之道。对于这一蒙召,我一直诚心诚意。其间存在误解,但为了上帝之道,我决不会妥协或道歉。”

    教主盖伊·米勒躲在家中不愿露面

    背景知识

    史蒂文·哈桑

    史蒂文·哈桑(生于1954年)是一名美国持证心理健康咨询师,写有三本邪教问题著作。哈桑原是一名统一教会(Unification Church,韩国邪教)教徒。1979年,他创办“前文派教徒公司”(Ex-Moon Inc)后,协助“邪教警示网络”开展非自愿戒除工作。邪教意识网络创办于1999年,对这一时间的工作,哈桑称之为用他独创的非强制方法来帮助邪教成员脱离邪教组织。

    上世纪70年代,19岁的哈桑在奎恩大学上学时加入了统一教会。在他的第一本书《对抗邪教精神控制》(Combatting Cult Mind Control,1998年)中,他描写道,由于教会信徒不道德地利用强大的心理影响技巧,所以他被招募到教会中。他花了两年多时间招募和教化新的信徒,并进行募捐和宣传活动,后来成为统一教会全国总部的副总监。

    1979年,琼斯镇惨案发生后,哈桑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前文派教徒公司”,由统一教会的400多名原信徒组成。1980年前后,哈桑开始研究劝诱术、精神控制术和灌输思想法。他先是研究了罗伯特·利夫顿的思想改造理论,得以“清楚地了解了统一教使用了所有八种方法”,即利夫顿所阐述的所有8种思想改造的方法。

    后来他参加了理查德·班德勒(Richard Bandler)的催眠术研讨会,这基于他和转换语法专家约翰·格莱因德(John Grinder)在发展神经语言项目方面取得的成果。哈桑觉得这次研讨会让他掌握了精神控制以及如何对抗精神控制的技巧。他花了“近两年时间研究神经语言项目”。在此期间,哈桑为了向格莱因德拜师学艺,把家搬到了加利福尼亚的圣克鲁斯。他非常关注神经语言项目这个“力量增强剂”的推广,放弃了与格莱茵德的合作,并且“开始研究米尔顿?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博士、维琴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格列高里·贝特森(Gregory Bateson)的著作,神经语言项目就是基于这些著作。”这些研究为他精神控制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哈桑继续研究催眠术并且成为美国临床催眠学会和国际催眠学会的会员。1999年,哈桑创办精神自由资源中心(the Freedom of Mind Resource Center)。该中心作为国内一家盈利公司在马萨诸塞州注册,哈桑担任中心的董事长和财务总监。

    在他第的三本书《精神自由:帮助亲人离开控制人物、邪教和信仰》(Freedom of Mind: Helping Loved Ones Leave Controlling People, Cults, and Beliefs ,2012年)中,哈桑称他的方法在最近13年不断发展,并在书中罗列出涉猎更为广泛的参考书目。此外,哈桑还提出了利夫顿和辛格(即玛格丽特·辛格)的模式对接他自己的BITE模式(即邪教控制手法中的行为控制、信息控制、思想控制和情感控制)。该书获得了杰罗姆·西格尔(Jerome Siegel)博士的赞评,他说:“它的弱点是重复性、平淡无趣,以及有些推理可能不对专业读者的胃口。无论如何,我还是大力向感兴趣的读者推荐这本书。”

    从1980年起,哈桑就公开反对对邪教徒实非自愿性戒除工作。他在《对抗邪教精神控制》一书中指出:“非强制性手段并非在任何案例中都不会发挥作用,实践,大多数家庭倾向于选择这种措施。如果其他尝试都无用,强制性干预才可以作为最后的补救办法。”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2013年4月15日)发生后,史蒂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阐明了他如何看待炸弹袭击者的精神状态,以及精神控制如何起到作用。(根据维基百科编译)

    家庭反邪教教育

    家庭反邪教教育(Families Against Cult Teachings, Inc. 简称FACT)是美国一家非赢利性组织,该组织的领导提波·斯特恩(Tibor Stern)本人也是一名邪教受害者(其女儿因涉邪自杀)。该组织致力于提醒人们对美国内外具有破坏性的高控制(高要求)群体予以警惕,向邪教受害者提供帮助,在努力拯救邪教受害者的同时,也通过法律手段,将相关邪教绳之以法。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