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美媒:越南人离婚多为释清海
2016年09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美国报纸《硅谷都市报》,以独特的视角关注硅谷地区在政治、文化、艺术、娱乐等各方面的发展。1996年3月28日,记者Rafer Guzmán通过采访释清海及其信徒,向读者全面展示了一个集宗教神话、东方民间故事和公关噱头于一体的女性邪教教主的形象。 半佛半麦当娜的释清海 半佛半麦当娜的释清海,图片来自网络

    我爱你,除了邪教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前邪教成员Janja Lalich,与临床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合著有描写脱离邪教后生活的《被俘获的心,被俘获的脑》一书,该书也给出了类似的诊断。她在书里写道“邪教成员中66%都是由家人或者朋友介绍入教的”,这一点似乎被今天接受采访的亚洲信徒证实了,他们所有人都是亲戚介绍的。Lalich说:“现在和60年代不一样了,那时候我们都很害怕站在街上的韩国统一教。”

    她还建议我要“看看他们是怎么回答问题的,是不是在背稿?”我只能想到清海著作里的一段话:“我们的路不是宗教……我只是给你一个认识自己的方法。”

    她补充道:“邪教的一个特点就是他们都不直接回答问题。他们很擅长回避问题,这是一个经典的技巧,或者他们就说些官话。”

    Lalich将“隐藏的议程”归类为邪教的特征之一,或称为“道德的双重标准,即作为一名信徒,你要开诚布公,而对于外界,你可以撒谎。”清海的信徒可能有意也可能无意瞒骗,但是我确实发现,虽然他们拒绝自称宗教,但是清海在圣何塞和洛杉矶的分支机构则是在美国国税局以免税机构的身份登记的,他们的主要活动分别填写为“宗教性质”和“礼拜/教堂集会”。

    辛格博士说:“我认为它是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邪教之一。”辛格博士可能是美国第一个也是最优秀的邪教专家,自50年代现代邪教出现以来就开始追踪邪教的发展(她以韩国统一教、印度克里希纳派和台湾的新纪元运动为最早期的例子),因为与美国报业大亨的孙女帕蒂·赫斯特(Patty Hearst)的辩护团队合作而声名鹊起。(译注)辛格拥有全世界各地邪教组织的大量资料,她认为,清海很特别,因为大多数规模庞大、影响深远的邪教都是由男性领导。辛格说,女性邪教教主通常控制的是规模很小的地方组织,成员从5个到50个不等,“她们和组织的联系非常密切。”

    9、10个月前,她就开始陆续接到十几个人的电话,男的女的都有——基本上都来自旧金山和圣何塞——爱人离他们而去,加入了清海的观音法门。她说“几乎每个找我谈话的人都失去了伴侣——女朋友、丈夫——因为他们抛下一切去清海的餐馆工作或者加入了组 织。”

    辛格说打来电话的人也抱怨爱人拿走了大笔的金钱交给清海。她说:“丈夫和妻子非常担心对方把钱用来买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她还听说清海的组织强迫成员购买商品:“他们会召开会议,贩卖这些小玩意儿,比如市面上5美元的东西,组织会敦促成员用高得多的价格买下,比如50美元。”

    在和这些被抛弃的伴侣的谈话中,辛格说没有听到任何身体上的虐待或者性虐待的证词,她也不认为清海带有极少天启预言的教义直致任何残酷的结局,像自焚的大卫教或者服毒自杀的吉姆琼斯信徒。

    辛格说:“这个邪教似乎不是走这个路线的。一个组织的最后结局往往很好预测,取决于教主的性格。”辛格认为观音法门由教主的性格和自我意识主宰,“似乎清海喜欢被很多人围着,喜欢教育别人,穿锦衣华服,拥有很多权力,但是她对自杀性的革命或者末日结局并不感兴趣。”

    虽然清海也许没有对她的追随者构成任何身体上的威胁,但是她对他们带来了其他形式的伤害。辛格谈到打来电话的人的悲伤之情:“伤害主要是钱以及家庭的破裂,这才是造成最大的伤痛之处。他们跟爱人说,如果不加入清海的组织就离开他们。”

    精神拔河赛

    圣何塞居民Steve Krysiak,曾和一个越南信徒谈恋爱,他的故事说来话长:“我把观音法门比作曼森家族,人家对信徒下迷幻药——而清海用的是打坐术。”

    1990年,Steve Krysiak遇到Trang(化名),Trang是越南移民,曾经在国内被共产党抓住,之后乘船逃到美国,以理发为生。两人在菲蒙市相遇,当时Trang已经有三个孩子,而且已经追随清海。Krysiak叫Trang远离清海,但是清海还是带走了她,Krysiak说:“我们以前关系很好,性生活十分和谐,她是我见过性欲最强的人。”

    但是好景不长,“她只是说’我没有性欲了。’”Krysiak很难过:“我所有的越南朋友都告诉我,这种事会发生。她的性生活葬送在清海手里了。”

    Krysiak说,他在和清海争夺Trang的时候,他们的关系触礁了,他说:“清海让她们一天打坐五个小时,不要管小孩。”他说有时候他会刚好撞见Trang在做打坐,腿上盖着一条毯子,这是清海指示用来覆盖她自己以免泄露观音法。“我看到她做这个,我就会说:’你又看见那个混蛋清海了!’她就会说:‘你又监视我!’”

    Trang欠了9000美元的卡债,Krysiak觉得都是去了清海那儿,他说:“这些光盘卖给对组织感兴趣的人只要10美元,但是卖给内部成员却要28美元甚至30美元。”他还补充,Trang买了飞机票飞到纽约参加她的入教仪式。因为清海吹长笛,她就买了长笛,把清海的海报贴满房间,还做了整形手术和隆胸手术,因为据说清海也做过同样的手术。

    Trang也变成了一个“疯狂的素食主义者”。Krysiak说:“她还想办法把孩子也变成吃素的,但是他们极度反感,幸亏他们已经美国化了,他们离不开麦当劳。”

    Trang却不那么走运。Krysiak说:“她得了甲状腺疾病。越南人用粗盐做菜,是不加碘的盐。Trang切鱼时得了这个病。她不得不做了两次放射性甲状腺治疗,医生切多了点甲状腺,现在她不得不终身服药。”

    即便是生病以后,清海的组织在这场拔河赛中也赢得了Trang,她于1992年离开了Krysiak。“大家都说脱离无上师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脱离一会儿,但是组织的成员会给他们打电话,把他们拉回去。”

    Krysiak搬到了圣何塞,摆脱和Trang有关的所有记忆,却见家不远处开着清海的餐馆,他说:“我现在看开了,以前可不是。”Krysiak告诉我,有一天他发脾气冲进了餐馆:“我冲到店门口大叫:‘清海真虚伪!’不过,之后我又回来和餐馆的老板道了歉,你猜她怎么说的?别担心——我们这儿所有男人都这样。”

    Krysiak回到家,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把自己锁在了门外,他说:“我打电话给开锁匠,他是个越南人,我跟他说了整件事,他笑笑说:‘在我们越南,夫妻离婚就两个原因:101海湾(译注:美国圣何塞101海湾赌场)和清海。’”

    译注:上世纪70年代初,政治激进组织共生解放军(Symbionese Liberation Army,简称SLA)绑架了美国报业大亨的孙女帕蒂·赫斯特(Patty Hearst)。在帕蒂被囚禁在储藏室并遭受几周的虐待后,她却加入了SLA,更改了姓名,甚至和一名SLA组织成员堕入爱河,在这个革命性质的邪教影响下抢劫银行并杀害了一名男子。对于此案件,专家指出洗脑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都是造成她日后行为的原因。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