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只是在利用我们的单纯天真
2016年09月1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美国卫斯理安大学学报《卫斯理安阿耳戈斯报》成立于1868年,以希腊神话故事中的百眼巨人阿耳戈斯命名,是美国历史上最早的大学报纸。该报一周出刊两次,以卫斯理安大学的学生为主力军,很多这家报纸出来的学生毕业后都会进入如《纽约时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样的国内顶尖媒体。本网曾于2009年4月20日发表过Julius Berman在《卫斯理安阿耳戈斯报》刊登的《法轮功的展览名不副实》一文,文章指出法轮功在美国卫斯理安大学举办艺术作品展览会,并在展览会上宣传反华信息,作者认为法轮功利用展览会大搞反华宣传的阴险行径,将会对卫斯理安大学带来不好的影响。文章引来了多名法轮功成员的谩骂,对此,Julius Berman早有预料,并在文章评论中予以回击。

    有人将法轮功和曾获得诺贝尔奖的苏联文学家索忍尼辛(Alexander Solzhenitsyn)(译注:曾因为揭发昔日苏联劳改营的惨况而被放逐)相提并论,认为如果在冷战期间卫斯理安大学根本不会禁止索忍尼辛在该校演讲,所以卫斯理安大学也没有任何理由禁止法轮功展览。对此,作者回击道:

    首先,我们没有和中国冷战。中美关系早在30年前就正常化了,而且一直在不断改进。我相信任何人都会同意中美建交周年纪念是值得庆贺的,而非咒骂。

    再则,法轮功和索忍尼辛根本不一样。索忍尼辛是一个谴责苏联集权统治的艺术家。另一方面,法轮功是个全球性的组织,其最终目的是推翻中国政府。他们感到威胁是有历史渊源的:1999年,一万名法轮功人员包围中南海,抗议法轮功人员在天津被捕。法轮功事件更应该放在中国的整个历史大背景下来考虑,和苏联的任何事件都没有可比性。不仅如此,宗教团体本来就是中国的痛处,因为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宗教团体发起的反叛运动,包括黄巾起义、五斗米道、白莲教和太平天国运动。这两个历史原因结合,中国的法轮功问题比法轮功想要你看到的问题复杂得多。

    不管中共的应对是否合理,中共认为法轮功是对中国稳定,特别是对整个民族的稳定和发展的一个直接威胁。

    如果索忍尼辛有法轮功那样的权力和动机,那么卫斯理安大学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做演讲的。而且,他也会因为叛国罪而被杀。

    无论你怎么想,我只是想把展览不为人知的一面告诉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大家扩展自己的视野,不仅仅局限于他们从法轮功那里得到的信息。

    有人又将中国处理法轮功问题的方式直接迁怒于“共产主义”,作者有力回应:

    这种往“共产主义”身上扣屎盆子的的行为真是太老套了,实在是太急躁冲动,好像我们还生活在50年代似的。事实是,大多数我交谈过的普通中国人宁可要稳定,要共产党的统治,因为过去三十年来,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个人自由已经大幅度提升。当然没有人想要什么宗教团体来影响稳定,推翻执政党,不管中共曾经给中国带来什么问题。中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政府已经竭尽全力来为普通的公民提供一条可行的道路,来让老百姓构建自己的未来、参与社会。

    美国大多数人对中国的看法都很狭隘。对,我可以用你们的语言来称他们“被洗脑”了,但是这不是事实。我认为不管在什么样的政治体制下,世界上任何人都有自由和能力来依照自己的意愿思考。事实是,美国人根本就不了解中国人民的想法,法轮功只是在利用我们的单纯天真。

    我想要借此机会来谢谢所有的评论,感谢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展开了对话。如果我们都带着宽容的心来聆听别人,懂得凡事都有两面——两面都是看待事物的可行方式,那么我们就能够获益良多。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