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丈母娘倒在了“圆满”的路上
2016年09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丈母娘叫韩银花,1936年出生,家住北京市西城区。

    我丈母娘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一直没有从事社会工作,加上我老丈人过早去世,我与她女儿结婚后也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去单过,我丈母娘的生活虽然也得到我们的一些回馈,但主要还是依靠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加之她老人家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时不常地还得去医院看病抓药。所以,家庭生活方面一直比较拮据。

    1996年的秋天,在邻居陈姨的撺掇下,为了祛病健身,节省医药费,我丈母娘在月坛公园开始习练上了法轮功。逐渐地,她就对李洪志宣传的练了法轮功就可以“生病不吃药”、“消业祛病”、“净化身体”、“上层次”,直至“白日飞升”、“圆满”、“成仙成佛”等谎言深信不疑。此后,她老人家就严格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有了病不再到医院看病,不再吃药,坚信师父的“法身”能给她“净身”、“消业”,除去“病魔”。

    我丈母娘虽然不识字,却从与功友们的交流中领会了李洪志所说的什么,光练功不“学法”是不会长功的训导。于是,她陆续不断地从月坛练功点购买了李洪志各个时期的讲“法”录音带来听,以求提高自己的功德。她还时常与住在附近胡同里的几个功友聚集在一起“学法”,以达到尽快消除体内的“业力”,早日圆了自己“飞升”到“天国”的梦想。

    就这样,我丈母娘每天早晨都准时到月坛公园法轮功辅导站练功,刮风下雨就在家里练。练了几个月后,她曾经多次对我们及邻居说,现在心脏也不像过去那么难受了,身体也感到轻松了许多,这一下子可找到了既省钱又能治病的办法了。从此,她更加迷恋和寄希望于法轮功了。为了向李洪志表示自己的忠心和诚意,她还按照辅导站传达下来的要求,把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零钱,换成十元的票额捐了上去。丈母娘还在自己带头捐款的同时,还常常动员其他功友多“捐献”。她说,这是师父在考验大家,谁出钱多就说明他在“真修”,不肯出钱就是心不诚。随着不断地“捐献”,她把自己多年来省吃俭用积蓄下来仅有的几百元钱陆续地全部都捐了出去,为的就是让她的师父满意,使自己更加“精进”。

    1999年4月24日,我丈母娘得到练功点辅导员通知说:“师父说了,‘这是最后一次圆满的机会了’;‘谁要不走出来就不是我的弟子就不能圆满。’”所以,她就把去中南海“弘法”和“护法”当作是师父对她的考验,是“上层次”求“圆满”的机会。第二天,她就义无返顾就参加了法轮功组织的围攻中南海的活动。

    1999年7月21日,我丈母娘又听信了辅导员的煽动,再次跑到国务院信访局门前闹事,大喊什么“法轮大法好”,“做‘好人’有什么错?”

    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我丈母娘没有认识到法轮功给社会、家庭和练功者带来的危害,反认为是政府不了解情况。虽然不能到外面光明正大地去练法轮功了,但她仍然和过去一样,每天早晨四点钟起床,面对着李洪志的画像,听着李洪志的讲法录音,在家里打坐练功。

    社区居委会知道了我丈母娘的思想状况后,派工作人员上门劝告她说,国家已经将法轮功组织定为邪教予以取缔了。同时还讲了国家法规政策,讲了法轮功的危害,要求我丈母娘把法轮功的一切相关物品上交到居委会,再由居委会上交派出所,今后就别再练了。但已经完全拜倒在李洪志莲座下的她,根本就连一句话也都听不进去,反倒认为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干扰自己练功,影响自己祛病消“业”,甚至还把上门进行反邪教宣传的社区工作人员当作是干扰她练功的“魔”。所以,她非但不交,还大声与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争吵起来了,她站在自家门口,向来劝说的社区工作人员高声大喊:“我们练功的‘大法弟子’是不受国家法管的!”可见,当时的她已经不把自己当成国家公民,已经不是“常人”了,而是上了“层次”的、就要步入青云的“神”了。

    后来,我丈母娘在与住在附近的几个功友偷偷聚集时,听功友们说,师父在经文里说了:“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大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师父还说了:“人家都给你定邪教了,你还不动,我看你怎么圆满。每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我让你跟我走,你却不跟我走。”为此,她有好几天都睡不着觉,眼睛一闭,脑子里立马想到她们师父的警语,本来就患病的心脏就不停地颤抖。但又一想,只要肯甘冒风险“顶着压力走出来”,师父就能让自己“圆满”的承诺。最终,她于还是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接二连三地到社会上去贴法轮功传单,到公共场所公开练功,以此来“证实大法”,以期达到“圆满”的目的。

    2000年2月4日,我丈母娘按照辅导员的通知,跑到天安门广场,参加了法轮功组织“护法”的非法聚集活动;2月12日,她又按照辅导员的通知,跑到月坛公园参加法轮功组织的公开练功活动;5月19日,她再次按照辅导员的通知,跑到万通商场门前公开集体练法轮功。另外,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我丈母娘在家中还一直藏匿着3条法轮功宣传横幅,直至2002年2月8日,在被人揭发后才交了出来。

    公安部门看我丈母娘年纪较大,所以,在她每次触犯了法律后,都是批评教育后就让她回家了,可她却认为这是因为有师父的“法身”在保护着她的缘故。同时,她还对周围的邻居说这是师父在考验她,在为她消“业”,是在点化她。练功的人,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不会有事的。所以,她每次触犯国家法律后被放回家都不以为耻,反而对邻居说什么自己又上了一个“层次”。

    在李洪志“圆满”的诱惑和欺骗下,特别李洪志一再说“最后的时间”,让她激动地感觉到“圆满”即将来临,在“不走出去就不是‘大法弟子’”、“不走出去不圆满,就会形神全灭”的恐吓下,她还曾经多次出去散发所谓的“真相资料”。

    直到2006年,我丈母娘心力衰竭病倒在床,她还相信李洪志会帮她把病魔赶走的,不听我和她女儿要她进医院治疗的劝告,仍然每天在家中口中不断地祈求李洪志,请他的“法身”来为她消“业”,“度”她“圆满”。可是,这一天始终没能到来,我丈母娘于2007年1月21日,带着无比遗憾的心情永远地离去了。

    我丈母娘用她12年的精力,努力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练功、“学法”,以期能够祛除疾病;而且鞍前马后地按照李洪志的训令,不顾触犯国家法律,到社会上去“弘法”、“护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以期能够“圆满”。她甚至在临死前还相信李洪志能救她,能“度”她步入天堂。然而,我丈母娘最终却悲惨地倒在了虚无缥缈的“圆满”路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