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痴迷全能神 女子捐出丈夫救命钱
2016年09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吕华,女,现年66岁,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蓝天街道白云社区居民。1992年随丈夫到准格尔煤矿公司工作,我们家也搬到准旗薛家湾。煤矿的生活虽然过得艰苦,但收入还是不错,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欢快度日。

    2004年,我丈夫检查出患有脑血栓,医生说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做重体力劳动。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把家中平静详和的生活打破了。这之后,我四处寻医问药给丈夫治病,多年的积蓄也差不多花完了,但丈夫的病情并没有大的好转。正当我苦闷无助的时候,2005年的春天,邻居家的张婆婆来家里串门,她问询了我丈夫的病情后,说:“你跟我信全能神吧,这个神能治病救人、保平安,而且是一人信神,全家受益……”。这样,病急乱投医的我,抱着为丈夫祛病消灾的心理加入了“全能神”教。

    加入全能神后丈夫的病反而严重。

    自信了全能神后,我就跟教会的姊妹们偷偷地聚会。开始了所谓“吃喝神话”的生活。就是让我们反复阅读观看《跟随羔羊唱新歌》、《全能神你真好》等全能神的书籍和VCD光碟,对“全能神”所描绘的“美好前程”去憧憬不已。其实,这就是全能神对信徒的洗脑过程,好让信徒对“全能神”的那套说法深信不疑,认为只有信“全能神”,全家才能“消灾避难”。大半年后,我对全能神的教义越来越熟悉,于是也开始便跟着教会里的“配搭”去“传福音”,宣传“全能神”的好处。我们每到一处就摸排他人的情况,觉得有机可趁,就劝人相信“全能神”,加入“全能神”组织。

    由于自己一心扑在了为“全能神”的做工上,没有时间来料理家务,对家庭的大事小事也不管不问,这让丈夫和孩子对我心生不满。而因为自己经常跑到外面搞聚会,使原先的亲戚好友也逐渐疏远了。当时一心去“传教”充满了我的头脑,觉得自己为“女基督”做得越多,就会越有回报。而丈夫缺少了我的照顾和陪伴,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每当家人责怪我不能在家好好关照病人时,我却振振有词地说:“我信全能神就是为给全家积德行善,保佑家人平安,你们不会有事的……”

    把丈夫的医药费捐给了“神”

    “全能神”宣称,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灾难,要想躲避灾难就要多行善事、献善心。而信徒给教会“奉献”的钱物越多,就越能远离灾难。全能神总是讲“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留着钱物也没用。为了在“末日”来临时能被“女基督”拯救为“神选民”,我就把给丈夫治病的3500元医药费奉献给了“全能神”。我当时对“全能神”的“忠诚”还真是非常痴迷,由于自己为神“做工”很出色,还被提拔成为“执事”。但命运好象在捉弄我,2006年初,我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胃病的折磨曾让我痛不欲生,思想上也对“全能神”产生过动摇。但想到我现在是教会中的执事,入教时也曾发过毒誓,便自己心生了恐惧感。觉得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背判了神,遭到了神的惩罚。于是我就不敢懈怠和多想,经过短暂的身体调养,又投入了“本分”工作。

    已经忘了当初是为了帮助丈夫治病才加入教会。

    痴迷“全能神”两年来,我的想法越来越荒诞、行为越来越怪异。丈夫多次苦劝我无效,一气之下把我的“全能神”书籍、光盘等物品全都烧掉了。为此,我和丈夫大发雷霆,骂他是“撒旦”,会受到神的惩罚。我已经忘了当初我是为了帮助丈夫治病才加入教会的。而我的孩子甚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劝我与“全能神”断绝关系。可我依然对家人的话充耳不闻,照常我行我素。这期间,派出所民警和社区工作的志愿者都对我进行了耐心细致地说服,但是都没能阻止我继续迷信“全能神”。

    2007年12月我接到“神”的旨意,和信徒们一起出去“传福音”,我拿着“全能神”宣传资料在大街上四处散发时,被群众举报,接着被公安部门当场抓获。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