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她在鬼门关前捡回一条命
2016年09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山村的4月天气还有点清冷,然而在湖南怀化沅陵县凉水井镇李家溪村村组活动中心前的小广场上却热闹非凡,随着一阵欢快的有节奏感的音乐声响起,吸引了晚饭后闲来无事的老老少少村民的围观,只见十多位大妈大婶跳起了时兴的健身广场舞,其中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在前面领舞的一位身形稍胖,动作骄健,活跃灵动的大婶,人们啧啧称奇:唉,幸亏这个张大婶被“任性”的儿子强行送到县中医院治疗,警醒了她对门徒会宣扬的“祷告治病”的梦想,使她在最后时刻从鬼门关前捡回了一条性命,否则她也会像村子里的冉娴珍那样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为什么村民要这样讲?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哩!笔者找到了村支书李大荣。据他介绍:张大婶本名叫张如贞,辈份上讲还是李支书的叔伯婶娘,今年56岁,是一位体弱多病的家庭妇女,从小就患上了肝炎病,在他的记忆中,自从张大婶嫁到这个村子后常年靠中药维持着,身体不好也不差,总是给人以弱不禁风的感觉,平时只在家做一些不使力的轻活,与憨实肯做的丈夫李宏兴共同养育了一对儿女,女儿已出嫁到邻近的张家滩村,儿子在镇中心小学教书,在当地人的眼中算是一个和睦的殷实家庭。然而在5年前3月份的一天,这个家庭的和谐被打破了,因为同村的冉娴珍(后来得知是门徒会骨干成员)经常有意无意的到张大婶家串门,神神秘秘地向她宣传“祷告可以治病”,说“这么多年了,我也是患有肝炎病,一年四季都是离不了药罐子,自从信了‘三赎基督’之后,只是每天早晚面向着东方祷告,没有打针吃药,就将肝炎病治好了”。当时正在为煎药麻烦、吃药费钱而烦燥的她,听了冉娴珍的一番鼓动,将信将疑地拭着按她介绍的方法按时祷告,希望将肝炎病治好。张大婶的丈夫李宏兴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大主见只顾埋头勤耕苦做的老实人,心想反正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在学校教书,平时家中也没有多少事,只要爱人认为对身体有点好处,也就由着她。于是张大婶坚持了半个多月的祷告,感到肝区的疼痛好像没有以前那样严重了,殊不知,这是有规律的生活作息和心理暗示造成的,而张大婶将这一切却归功于祷告带来的好处,并将服用多年的中药停了。还在冉娴珍的连劝带哄下一起早出晚归到邻近的村子“传福音”,现身说法介绍自己通过祷告治好了病,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跌入了门徒会宣扬的“祷告治病”泥潭之中。

    转眼半年过去了,张大婶的儿子放暑假回到家中,第一眼见到母亲时,觉得母亲身体比以前瘦弱了许多,脸色有点隐隐现出了黑色,就以为是做工累的,关切地说:“山上的功夫能做就做点,吃饭的粮食我每个月给钱,你们从村里有余粮的家中购买”,还说:“年纪一天天大了就不要像以前那样做工夫了,吃的中药还是按时到村卫生室张医生那里开药,我给张医生打个招呼,一年结一次帐,平时用药你直接去拿就是,药要按时吃。”因为暑假期间张大婶的儿子要参加县进修学校举办的师资培训班,交待完这些事后就到县教师进修学校参加培训去了,父子之间也未进行沟通。张大婶为了不拂儿子的孝意,当面一一答应了,但是儿子一转背,仍然每天坚持祷告治病,中药也停止服用,依然与冉娴珍一起偷偷摸摸到邻近的村子“传福音”,儿子的交待,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又是半年时间过去了,张大婶的儿子放寒假回家,见到母亲的身体比上次更加衰弱,脸部已经变得更加瘦削而黯黑,就追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父亲终于说出了这将近一年来的原委,他于是就立即跑到冉娴珍的家中,推门进去后,只见冉娴珍躺在床上,神情颓顿,气喘吁吁的说:“我知道你总有一天要来找我的,是我耽误了你母亲治病,害了你的母亲”,“你看我现在也是被这个‘三赎基督’宣扬的‘祷告治病’给害苦了,我与你妈患的都是肝炎病,昨天我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医生讲已处于肝癌晚期,基本上难以治好了,我家的经济情况你是知道的,我也不准备治疗了,只在家中等死,你赶快将你母亲送到医院去,否则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他看到冉娴珍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回到家中二话没说,就与妹妹一起租车将张大婶强行送到了县中医院进行检查。医生告诉他,他的母亲的肝部已经部分硬化,而且有肝腹水的症状了,必须住院治疗,否则后果很严重。而张大婶依然叨叨不休地说,自己的肝炎病快好了,只要坚持祷告就能将病治好,“三赎基督”会保佑她的,在医院大吵大闹,坚持要回家,根本不配合治疗,没有办法,兄妹俩只好在医院开了一大包药带回家。然而张大婶在家中也是每次将药煎好后,在一再督促下才勉强吃药,每天仍坚持祷告。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冉娴珍病情危急出现神志不清的消息。一个星期后,冉娴珍因长期有病不就医,由肝炎到肝腹水又发展到肝癌而惨痛地死在家中。听到这种情况,张大婶的儿女更加着急了,就立即与帮教志愿者取得联系,共同做张大婶的思想工作,众人好说歹说才将张大婶强送到了县中医院,因时值学校放寒假,她的儿子就在医院专程陪护,现场督促母亲按时打针吃药配合治疗,就连春节也是一家人陪母亲在医院渡过的。

    经过三个疗程的治疗,张大婶的脸面上已经有了一点血色,吃饭比以前一点点多了起来,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帮教志愿者不失时机地向张大婶讲解“三赎基督”实际上是门徒会邪教组织,所宣扬的“祷告可以治病”、“生病不用打针吃药”都是歪理邪说,祷告根本治不了病,人吃五谷杂粮,生病是正常的现象,有病就要到医院接受治疗,冉娴珍就是 “三赎基督”的歪理邪说害死的。帮教志愿者在做好帮助教育的同时,还向张大婶特别推荐了一种正在流行的广场舞健身操,带她到县城龙舟大看台的健身广场舞表演现场,还鼓励她跟在后面体验这种科学的健身广场舞,并为她购买了播放机和磁带。

    两个多月过去了,张大婶痊愈后回到了李家溪村,村民发现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脸面显出了红润,走路矫健,身体也长胖了,她带着一帮大妈大婶跳健身广场舞,随着参与的人数逐渐增多,每当音乐响起,就成了偏僻山村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