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圆满”论险些害乖巧女儿丢了命
2016年09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罗振贵,今年46岁,四川省大竹县农技站的一名职工。曾经我是法轮功的忠实信奉者,痴迷修练“大法圆满”,在女儿罗清月暴病的情况下,不让她送医,险些害乖巧女儿丢了命。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年幼时家境不好,父母抱着望子成龙的心情,省吃俭用供我读书,希望我跳出农门。还好我没有辜负父母的重托,终于挤上了独木桥。然而鬼迷心窍的我迷上了“法轮功”,最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现在我把痴迷法轮功的一些事情倾诉给大家。

    一切还得从1995年说起,那年,我患了肝炎,住院治疗花了不少费用,这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穷困潦倒。但妻子李世琼始终不离不弃,一家人过得还算幸福。为了让家庭生活宽裕一点,加上后期养病也需一大笔费用,我便在大竹县竹阳镇蔬菜8队创业建起了2亩左右的园艺场,主要是花卉和景观树木的栽培,每年至少也有4000多元的收入。

    1998年夏天,我途经大竹县城小游乐园,遇见王海乾、邱大明主动与我搭讪,他们说:“罗技术员,你的身体不见得好,来和我们一起修练法轮功吧,练功‘消业’祛病,强身健体,百病都能治好。”我问他们:练功真的有那么好吗?他们二人说,我们练的好久了,长期在练功,身体比原来好多了,精神也好些”。我被练功的好处所打动,于是就答应和王海乾、邱大明一起练功。

    开始练功时,我在大竹县城小游乐园附近的练功点学法,由王乾海和邱大明教我打坐练功姿势,叫我练功时,不想任何事情,一心脉着“师父”的画像,抛却所有杂念,每天早上六点多钟,练功达一小时以上,天天如此,从不担阁。习练一段时间后,自我感觉精神好多了,觉得练法轮功有效果,于是就相信了“法轮功”的好处。后来我练功更加投入,逐渐痴迷其中,险些不能自拨。

    在我练功很认真的时候,王乾海对我说,“罗技术员,你文化高,光练功不行,还要读读师父的经书,师父的佛法就在书里”。我觉得王乾海说话有道理,于是就在一个地摊上买了一本《转法轮》书,,我拿回家认真阅读,书中师父说的很好,劝人“真、善、忍”,放弃常人的执着,一心跟师父学法练功,就能修练“圆满”,成“佛道神”,最终到天国世界,脱离常人,享不完的福。我对师父的点化,非常向往练上高层次去。

    我对师父的经书爱不释手,每天都要背诵经文,一边看书,一边打坐练功。特别是读到师父经书《去掉最后的执着》中说:一个修炼者在修炼中无论付出多少,圆满时一定会得到多少”,我对“圆满”充满了期待。从此我放弃家庭琐事,无心经营管理园艺场,苗木慢慢荒废,家庭生活愈加拮据。我只顾潜心修炼,对家庭漠不关心,在家里不做家务,孩子罗清月的学习、生活都顺其自然,把家庭重担全交妻子承担。不久,妻子李世琼的身体累垮了,病倒床上吃不下饭,痴迷的我,不闻不问,认为是她的“消业”造成的,我不让她看病,也不准她吃药。

    妻子对我的荒唐行为感到不理解,多次劝我退出“法轮功”,但早已走火入魔的我,完全不予理会。我由于成天沉迷修炼,整日精神恍惚,意志消沉,反应迟钝,单位安排的工作完不成,经常不在岗,夜不回家,时常与功友在一起交流练功心得体会。后来,我干脆放弃了农技站的工作,一门心思练功学法,向往铺满黄金的天堂。

    1999年1月21日的下午,妻子到娘家去了,女儿罗清月突然发高烧,我认为是师父在为女儿“消业”,我不但不送女儿去医院,反而不让她吃药,根本不在意女儿的病情发展。直到23日上午,妻子回到家,看到抽搐的孩子奄奄一息,立即抱着孩子送到县人民医院抢救,医生检查说:孩子持续高烧,已烧成严重肺炎了,要是再晚一点送来就没命了!幸运的事,经医生抢救,女儿脱离了危险,很快就治愈出院。妻子和女儿回到家,对我痴迷练功,非常气愤!妻子提出要和我离婚,我置之不理,认为是妻子在阻挡我“圆满”路上的“魔”,我变本加厉练功弘法。

    1999年9月11日我和本地的功友一起到北京天安门去上访,为“法轮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正名”。我到北京被当地社会志愿者发现,把我遣送回老家,大竹县公安局民警依法对我进行了训诫,我对民警的耐心帮助教育听不进去,一心想到学法练功。

    2002年2月,按照“师父”的指令:我和几名功友,打印制作好法轮功资料,利用夜间机会,秘密到县城附近的乡镇散发宣传法轮功,结果被当地社区志愿者发现,我再次被大竹县公安局依法训诫,执勤民警叫我观看有关“法轮功”的焦点访谈报道,听专家教授讲解剖析法轮功反人类反政府的专题报告,说法轮功是虚无飘渺的东西,根本不存在,劝我放弃练功,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民警的好言相劝,对我有所触动。

    我训诫后回到家,看到本地的功友王大哥痴迷练功拒医死了,让我意想不到,感到震惊!王大哥和我一样,练功很刻苦,对师父非常虔诚,师父没弘法保护王大哥的命;再想到女儿发高烧,我发功为女儿治病无效果,惹不是妻子及时送医,可能我乖巧女儿也像王大哥一样,师父不会保护女儿的。从而,我对李洪志的法轮功产生动摇,认识到自己虔诚练功受骗上当了。 希望仍在学法的功友,以我为鉴,不要再上当了,脱离邪教,回到正常人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