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卢义兰:我是如何认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
2016年09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卢义兰,今年60岁。是一个家庭歌舞团团长。我组建了一个歌舞团,将那些长曾经受法轮功迫害的姐妹们组织起来,组成了业余演出队,常年在我们乡下演出。不为别的,只为帮助广大群众远离邪教,过上幸福生活。因为,我曾经也是一个法轮功痴迷人员。

    臭名昭著的“4.25”围攻事件距今已有整整16年,时间的流逝并未使人们对法轮功的丑行淡忘,让我们越来越看清李洪志的本来面目:李洪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出卖国家,出卖国格,出卖人格,出卖同族,出卖弟子。

    出卖一:事发第一时间跑美国

    邪教教主李洪志自称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宇宙主佛”,吹嘘其功能比释迦牟尼、耶稣还要高很多倍,他的“法轮大法”是至高无上,然而,传播邪教的李洪志,致使很多信徒有病不医而死亡,特别是1999年他亲自导演“4.25”围攻中南海事件后,自知触犯法律,刚一听到中国政府欲对肇事者依法制裁时的风声,就第一时间跑到了美国。自1996年围攻《光明日报》始,至1999年“4.25”围攻中南海,据统计,李洪志等人组织、指挥的300人以上的非法围攻事件就达78起,被法轮功练习者围攻的新闻单位多达17家,围攻人数由最初的几百人激增到上万人。而这所有的围攻事件几乎都是同一个借口:“他们怀疑(反对)大法”!

    出卖二:事中与反华势力勾结

    有网友曾经将这种行为形象的概括为:“谁怀疑我,我就围攻谁;谁批评我,我就打到谁;谁说法轮功不好,我们就跟谁去争、去斗”,如此概括,实在是贴切之极。法轮功通过“滥诉”、“恶报”、造谣等方式,行党同伐异之实。对于这种丑陋的行为,李洪志在《法轮大法义解》中有这样一个辩解:“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当然,如果按照这个标准,“4.25”前后的围攻没有大开杀戒,恐怕已经是“主佛”的“大发慈悲”了?

    “4.25”毫无疑问是典型的政治事件。但李洪志却始终借“修炼”之名,行“搞政治”之实。他在传功初期宣称“法轮大法学员……绝对不得干涉国家政治”以放烟幕;1996年,他在《修炼不是政治》中抛出“修炼者不参与政治”的幌子。即便是对于自己的弟子,他将参与围攻渲染为“圆满最后的机会”,将其美化为“修炼”的组成部分。

    “4.25”事件的全过程,却将李洪志心口不一的政治野心暴露无疑。政治目标:“要求公安机关立即放人;给法轮功提供宽松的环境;允许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政治手段:通过围攻、静坐等行为欲图迫使政府让步;严密组织:不但通过分支站点迅速纠结近万人,还在香港对整个事件遥控指挥;有政治同盟:不但与西方反华势力相互勾结,还得到美国等情报机构的各种支持。如果这些行为都不算“搞政治”,恐怕连猪都会笑的。

    出卖三:事后在境外不改本性

    在境外的法轮功依然不改违法乱纪的本性,在国外四处招惹是非,因而受到了外国政府的严厉惩治,不少邪教门徒被各国政府扫地出门。据网友统计,法轮功组织仅在韩国因违法而被遣返者就多达7批,仅仅2011年就有60多名法轮功人员被遣返。除此之外,法轮功一手导演的“伪难民”行为,更在世界各国引起公愤,逃到海外的李洪志急于拉人入伙,打起了非法滞留者的主意,他阴谋策动非法滞留者以法轮功名义申办难民,给各国移民政策带来极大的困扰,各国政府均采取严厉措施将真真假假的“大法弟子”予以遣返。邪教教徒在他国被扫地出门,既打了教主谎言的脸,更让邪教出尽了“国际洋相”。

    直至今天,李洪志依然在故作无辜的宣示“不政治”,但其卖国求荣、抹黑政府等行为,足以证明李洪志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看清这些后,我觉得自己不能无动于衷,应该站出来大声反对邪教,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邪教的毒害。于是我和几个受害者共同商量组建反邪教演出队的事,得到他们的一致认同,他们自觉加入到演出队中来,为我初期筹建演出队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些年,我们这些曾经的法轮功痴迷者,走村串户,免费为乡亲们送戏,不畏严寒酷暑,不惧不法纠缠,用热情感化,用真挚打动了乡邻邻里,受到了广泛欢迎。组建初期,我们没有经费,没有服装,没有道具,但我们没有气馁,从无到有我们有自己的辛路历程,从难到易,我们有自己的苦累辛酸,得到认可是我们最大的安慰,能够与群众互动演出是我们最大的快乐。这些年,我们编导的快板《大家都来反邪教》、小戏《改邪归正》、天津快板《防邪反邪创平安》、独唱《劝事文》、小品《教子无方》等许多节目,帮助更多的乡亲意识到了邪教害人、害己、害国家的本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