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重拾幸福——一位走出全能神母亲的心声
2016年09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现在每当看到儿子脸上重新出现的笑容,我的心里总是百感交集,有幸福有心疼,也有后悔和内疚。这么多年来,因为全能神,我亏欠亲人太多,所幸的是,我终于走出了这个万恶的泥潭。

    我叫翁钱凤,今年43岁,原是云南省镇雄镇中屯乡人,1995年,经介绍,与廖国良结婚,嫁到浙江省临安市西天目乡白鹤村。1997年,我们的儿子廖文涛出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2004年4月8日,丈夫廖国良因为肝癌不幸去世,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家中顿时失去了顶梁柱。外地远嫁到此的我,至亲的人都不在身边,面对生活的重担和刚上小学的儿子,我觉得生活一片灰暗。

    2004年6月的一天,我在去村头的酿酒坊打工的路上,碰到了两个妇女在路边乘凉。她们一看见我就很热情,其中一个妇女拉着我问:“小妹,最近家里有没有人生病?你相不相信老天爷?”我想起去世的丈夫,心中不免哀伤地说:“我老公刚生病去世两个月,我当然信老天爷,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开眼,保佑我们这些苦命的人。”另一个外地口音的妇女马上接话说:“小妹,你听大姐说,要信对了老天爷才会得到保佑,现在咱们东方来了一个救世主,只要信他,都会得到福报的。”

    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让我带她们回家。一回到家,两人就热心地拿出一些碟片放给我看,里面说:“信全能神就能登上诺亚方舟。”两个妇女还送给我《话在肉身显现》、《羔羊展开的书卷》两本书,让我多看看,就能得到保佑。我开始半信半疑,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两个妇女隔三差五地来我家聊天,还经常带我去一些地方参加“家庭聚会”,原本丈夫的离世和生活的压力让我满肚子的苦水没地方说,她们的出现好像让我找到了倾诉的地方,我也渐渐地走入了全能神。因为参加“聚会”、出去传教,我不管家务,工作也辞了,儿子经常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全靠他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我却认为我这是在为孩子求福报,孩子以后一定会感激我。

    2005年10月,有一次参加“家庭聚会”,身边的“姐妹”问我:“救世主博爱,希望保佑更多的人,你身边有没有什么身体不好的人可以一起传教的?”我马上想到了小姑子应凤仙这段时间头风病发作,一直不舒服。于是为了积累更多的福报,我把小姑子带到家里,给她看碟片,讲全能神的教义,就这样把她也拉进了全能神。我们还三天两头地到凤仙家里去“聚会”、跳神舞,讨论全能神的好,这引起了她家人的不满,凤仙还差点与她丈夫离婚。

    2006年11月,忍无可忍的凤仙家人请村领导来开导我和凤仙,村领导和反邪教志愿者来到家里,和我们进行沟通,让我多为家人和孩子的未来考虑。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导,我和凤仙思想都发生了转变,逐渐回归家庭,我也重新开始上班。

    但是全能神就像一个阴魂不散的妖怪,2007年6月,我下班回来,碰到原来的“姐妹”,她们拦住我的去路,凶狠地说:“你这样说不信就不信了,会遭报应的。你上半年是不是出了一个小车祸?那就是救世主对你叛变的惩罚。如果你还不诚心求饶的话,你和你儿子都不会有好果子吃!”听了她们的话,我不寒而栗,的确,我之前出了一个小车祸,难道真的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我如果不信,儿子难道真的会受到惩罚?就这样,我越想越害怕,再加上他们隔三差五地在路上堵截我,威胁我,我又重新陷进了全能神。

    我每天跟着他们去“传教”,参加“家庭聚会”,忽视了对儿子生活起居的照顾和关心,他的成绩一落千丈,我也渐渐地怀疑我这样做的是否正确。那些“姐妹”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劝我说:“你把儿子也带来,救世主才会保佑他成绩不用学就能比别人好。”我觉得也有道理。2011年5月的一天,我把刚放学的儿子一把拽住,硬拉着他去跟我参加“聚会”,儿子死活不肯。我生气地说:“妈妈这是为你好,去了的话,你不用学习就能考大学!”儿子哭着说:“妈妈,我不去!我听到有人说你是着魔了,你现在是妖怪!”我当时一股怒火冲上了脑袋,顺手拿起身边的一把椅子砸向儿子,幸好他逃得快,才没有酿成悲剧。

    2012年8月,我在参加“家庭聚会”的时候,一个“姐妹”说:“钱凤,‘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不信咱们救世主的人都得死,只有我们这些人可以得到救世主的保佑,赶紧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去‘奉献’,这样才能让家里人得到更多庇佑,生病了都不用花钱买药。”我被说得胆战心惊,就偷偷将孩子爷爷奶奶给他准备上高中的5000块全拿出来“奉献”。这事情被公公婆婆知道后,婆婆被气得住了院,她心痛地说:“你怎么会这么做!你不管孩子死活我们也没办法。但这些钱是我和老头子省吃俭用留给孩子,就这样被你糟蹋了!”说完哭得喘不过气来。我却麻木地说:“等‘世界末日’来了,你们都得感激我!”

    2012年12月23日,太阳照常升起,我整个人都懵了。但教里的“姐妹”小芳说:“这只是救世主对我们的考验,经过这个,咱们‘全能神’已经公开化了,我们要继续奉献自己才行!现在救世主号召我们要走出去‘传教’,拯救更多无知的人。你和我一起出去打工吧,把钱都交给他,让救世主看到我们的诚意。”

    听到要离家出去打工,我心里不禁一颤,我不能离开儿子的。我借口回家想想,迅速回到家,但看到儿子对我恐惧而陌生的眼神,看到公公婆婆拖着年迈的身体为孩子操劳,我心里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在咬。我突然想到丈夫临终前,我答应过他,要好好抚养儿子,他听完这才闭上眼。可是这么多年,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了全能神,我对整个家不管不顾,放弃了儿子,甚至还要打儿子,也拖累了家里的老人和亲人。想到这些,我的脑袋就想要炸开一样,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见。公公婆婆请来了村领导和反邪教志愿者来和我沟通,他们亲切地和我交流,帮助我做思想工作,还自己掏腰包给我们家送来了一些粮油,让我深刻地感受到政府对我真心的关心,随着他们的帮助,我逐渐消除了对“全能神”的迷信和恐惧,重新开始了新生活。

    现在,孩子已经顺利考上於潜中学的重点班,我也再嫁给了隔壁绍鲁村的吴生富,自己也在於潜镇的一家小超市上班,过上了平淡幸福的日子。全能神就像我的一个噩梦,那几年我过得太荒唐,差点走上一条失去儿子,失去亲人的不归路。今天,我只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千万不要被全能神利用弱点,从而踏上一条毁灭家庭,毁灭生命的道路!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