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双面葡国行纪
2016年09月11日
来源: 赣韵网
【字号: 】【打印

 

  民政总署

 

  澳门街景

  从珠海拱北口岸,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步行短短的一段路程,通往的是另一个世界。

  我发了此次旅行的第一条朋友圈:终于来到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它确实是的。自由港,世界四大赌城之一,没有白天黑夜的欲望之都。这里是另一个拉斯维加斯,是凭空建造的绮梦,金钱填筑的海市蜃楼,是真实与虚幻的迷宫。游客在精品店掏空钱包,赌徒在穷奢极侈的赌场里昼夜狂欢。这里的人为了填满欲望而来,又带着更多的欲望而去。所有的人和事,甚至时空,都像威尼斯水城天幕所造出的晨昏一样飘渺、凝固,而不真实。

  这就是Macau。

 

  大三巴牌坊

 

  福隆新街,昔日澳门的青楼街

  可正当你尽情投入这大大方方的肤浅和虚空时,它却以另一种面目出现了。灯火辉煌的街头,一转弯就是老旧狭窄的街巷。地上铺着石板路,车辆勉强可以通行,人行道窄到不能容纳两人并肩。街边各式小店一家家紧紧挨着,有的店铺之间隔了一个小小的门洞,残破的门头上写着气势恢宏的“某某大厦”,生锈的铁门上密集而有序地安插着信件。抬头望上去,是一幢连一幢墙体斑驳、破败不堪的居民楼。原来,寻常百姓的日子都一样,可是,逼仄的空间把生活割据得更加局促了。既然连行走也只能孤独,就难得见到三三两两说笑着过马路的小伙伴,更不会有浩浩荡荡的广场舞。据说这里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地方大,活得坦然;地方小,则活得认真。澳门人是如此认真,所以拥挤压抑中未有混乱,市井喧嚷间不见汹涌。在内陆城市散漫随性惯了的过客们,对这压力重重却井然有序的地方,倍感陌生、不自在之外,也有暗暗的钦佩。只是,总能在那些小小的前地广场上看见一两个孤独沉默的老人,与之问路,答的是一口正宗白话,沿着手指的方向,仿佛也可以望见他们的年岁在这座城留下的痕迹。在那些不起眼的路边小吃店里,总能遇到上了年岁的服务生或收银员,保持着友善而卑微的姿态,我们一边享受着他们热情的服务,一边心里不安。

  强烈的冲突感使我醒悟,令我惊奇。被金色美梦所装饰的城市的狭缝里,有真正的澳门的生活,还有,澳门的故事。在威尼斯人“大运河”上映照出的华丽光影,不是澳门,掩埋在黑沙海滩的脚印和渔网,才是澳门;在赌场里醉生梦死的昼夜,经不起时间的冲刷,而寻访大三巴、天主教堂、郑家大屋的历程,会深刻地存留在记忆中;昔日青楼街的摇曳身姿,在金沙城的霓虹灯下无从想象;而“水舞间”大秀上,外国人表演的爱情再美,也不如十月初五街上烟火味中飘散着的那一丝中国式浪漫。

 

  威尼斯水城

 

  文艺范儿的渔人码头

  好像黑与白,好像日与月,澳门是一座双面之城。新与旧、浮与沉、繁华与破落、荣耀与伤痕,紧紧交叠着,缠绕着。总觉得还没有看透,也许下一次,也许如《2046》,在一个承诺的尽头,欲望和疯狂会停止,热烈与绝望只是一瞬,这座城又会是另外一种面目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2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