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膜拜成员自我和谐程度与健康水平关系研究分析
2016年09月07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膜拜成员自我和谐程度与健康水平关系研究分析

    摘要:采用自我和谐量表和自测健康评定量表对膜拜成员和普通人员进行比较分析,目的是探讨膜拜成员自我和谐与心理健康水平之间的关系。结果显示膜拜成员与普通人员在自我和谐程度及健康水平方面均存在显著性差异;膜拜成员的自我和谐水平与自测健康水平呈显著负相关。研究提示膜拜成员的自我和谐及自测健康水平均显著低于普通人员;其自我和谐水平对心理健康水平具有预测作用;针对膜拜成员宜采用认知方法进行心理康复辅导。

    关键词:膜拜成员 自我和谐 心理健康 心理辅导

    一、引言

    破坏性膜拜团体是世界各国的共存现象,它主要是指“具有犯罪性质的伪似宗教组织”,[i]有的国家称之为“邪教”。破坏性膜拜团体经常被引用的定义是1985年在美国威斯康星举行的教派专家代表大会所作出的决议,即将一切“要求其成员绝对忠诚或效力于某一人物或主张,其首领为实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通过操作、诱导和控制手段损害徒众的家庭和社会环境的,以宗教、文化或其他性质的形式出现的集团或团体都定义为‘邪教’”[ii]。本文所指的膜拜成员即加入该团体并痴迷于其活动的成员。自我和谐是人本主义心理学的概念,它注重个体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的协调一致,这种协调是实现心理健康的基础。近几年国内外学者对膜拜成员的人格特质和心理活动展开了大量研究,但对于膜拜成员自我和谐程度与心理健康水平关系的研究尚未见到。本研究针对膜拜成员这一特殊群体,着重探讨其自我和谐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研究假设:膜拜成员长期处于精神控制之中,心理功能受到限制和损害,引发失衡的自我概念,产生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之间的差距,导致心理健康水平低下,从而产生失当的行为。

    二、研究方法

    1.研究对象

    本研究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下,以膜拜成员为实验组对象,争取其同意及配合之后以发放问卷形式进行调查研究。共发放问卷63份,回收有效问卷62份。同时为对比更富有针对性,在控制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因素的条件下,选取63名普通人员作为对照组以进行比较。

    研究对象基本情况

    2.研究工具

    (1)自我和谐量表[iii],这是由王登峰根据卡尔·罗杰斯的自我和谐理论编制而成。该量表包含35个条目,由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自我的灵活性、自我的刻板性三个分量表组成。量表采用5级评分法,总分越高,表明自我和谐水平越低。

    (2)自测健康评定量表[iv],这是由徐军等人编制,共48项条目,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健康三个分量表。量表采用模拟线性评分法,总分越高,表明自测健康水平越高。

    (3)研究所得数据采用SPSS19.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三、研究结果

    1.实验组与对照组自我和谐水平的比较分析

    膜拜成员的自我与经验不和谐得分、自我和谐总分均高于普通人员,实验组与对照组之间存在统计学显著性差异,这说明膜拜成员的自我和谐程度明显差于普通人。

    2.实验组与对照组自测健康水平的比较分析

    在自测健康评定量表的生理健康分量表、心理健康分量表、社会健康分量表以及自测健康总量表上,膜拜成员得分均低于普通人员,二者之间存在统计学显著性差异,这说明膜拜成员总体健康水平明显差于普通人员。

    在自测健康评定量表10个维度得分比较中,膜拜成员在身体症状与器官功能、身体活动功能、正向情绪、心理症状与负向情绪、认知功能、社会资源与社会接触、社会支持以及健康总体自测项目上的得分均低于普通人员,二者之间存在统计学显著性差异,这说明膜拜成员的总体健康水平明显差于普通人员。

    3.膜拜成员自我和谐与自测健康的相关分析

    将自我和谐量表各项目与自测健康量表各项目进行相关分析,结果显示,膜拜成员的自我与经验不和谐得分、自我和谐总分与其在自测健康量表中的认知功能、社会资源与社会接触、社会支持这三个维度的得分呈显著负相关;与其心理健康得分、社会健康得分呈显著负相关;与其自测健康总分呈显著负相关。

    可以看出,膜拜成员在认知功能、社会资源与社会接触、社会支持方面表现得很不健康;自我与经验越不和谐的成员亦然。同时,自我和谐水平越低,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越不和谐的成员,在心理健康、社会健康及总体健康方面表现得很不健康。

    四、相关分析

    1.膜拜成员低自我和谐程度的机理探析

    研究结果表明,膜拜成员的自我和谐程度低于普通人员,其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不和谐、不一致,对现实经验的期望不合理,难以根据客观现实的变化做出相应改变,当现实经验与原有自我概念不相符合时,难以同化与顺应现实。这是由于膜拜成员长期受到精神控制[v],在一定程度上处于与现实隔离的状态,并在这种半感觉剥夺的环境中被不断地灌输失当的自我概念,容易导致错误的自我概念积淀和固着。当膜拜成员一旦脱离控制,接触到现实环境,无法对外界环境做出合理的认识,无法使已固化的自我概念去顺应各种新异的现实经验时,其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的差距,就会随着所遇事件数量及复杂程度的升高而加大,从而导致其自我和谐水平的降低。

    2.膜拜成员低健康水平的机理探析

    研究结果表明,膜拜成员的健康水平显著低于普通人员。在生理健康方面,一些膜拜成员本来就因患有疾病而加入膜拜团体并热衷于此,他们单纯地寄希望于膜拜团体,拒绝接受科学治疗而使“身体症状与器官功能、身体活动功能”明显低于普通人员。在心理健康方面,膜拜成员在情绪和认知功能方面均低于普通人员,这是由于他们长期受到膜拜团体精神控制,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严重脱离,难以适应现实环境,从而引发“心理症状与负向情绪”。在社会健康方面,膜拜团体为社会所不容,沉溺于其中的膜拜成员难以获得良好的社会资源与社会接触,造成其“社会支持”不足。生理、心理、社会健康三方面交互作用,共同决定了膜拜成员的健康水平明显低于普通人员。

    3.膜拜成员自我和谐程度与健康水平的关系探析

    研究相关表明,膜拜成员的自我和谐水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预测其健康水平,自我和谐可以作为预测心理健康水平的一项重要指标。膜拜成员的现实经验与其自我概念之间存在差距,处于一种“不和谐”的状态,他们容易产生抵触情绪或采取回避行为对抗社会,由此加剧社会生活不适应,引发身心健康问题出现。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指出:“个体有保持自我一致性的倾向,当个体面对与自我概念不符的现实经验时,会因为害怕其惯常持有的自我概念被破坏而感到焦虑和受威胁,因而便会采取某些防御机制来保证原来的自我概念” [vi]。而过度采用消极的防御机制难以应对复杂变化的现实环境,容易陷入更加不和谐的状态,如此恶性循环导致膜拜成员身心健康水平的下降。

    4.提高膜拜成员自我和谐与心理健康水平的辅导途径

    可以采用以下方式提高膜拜成员自我和谐与身心健康水平:一是通过认知指导以帮助膜拜成员分析并找出自己的不良认知方式,认识到其认知方式与现实经验的不符之处,重建正确的自我概念,缩小自我概念与现实经验之间的差距;二是通过加强社会支持,为膜拜成员提供更多与现实环境接触的机会,协助其灵活地顺应新异变化的现实社会,提高其自我和谐的水平;三是通过组织各类体育锻炼活动,改善膜拜成员的健康功能,促进其身心健康;四是通过心理专业帮助,减轻膜拜成员阻抗情绪和不良行为,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和社会适应能力。

    参考文献:

    1(英)凯特·洛文塔尔著,罗跃军译:《宗教心理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ii](西班牙)佩佩·罗德里格斯著,石灵译:《痴迷邪教》.北京:新华出版社,2001年,第17-18页。

    [iii]王登峰:《自我和谐量表的编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4年第2期,第19-22页。

    [iv]徐军等:自测健康评定量表(SRHMS),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年增刊,第35-45页。

    [v] 陈青萍:《精神控制论:从临床心理学视角分析膜拜现象》.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5页。

    [vi] (美)卡尔?R?罗杰斯著,李孟潮,李迎潮译:《当事人中心治疗:实践、运用和理论》,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448-449页。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