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教主们为何不PK?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教主们为何不PK?

    李洪志自诩是“宇宙最大的佛”,吴泽衡则称“华藏”一脉初祖,自封法号“觉皇”,自夸“博大精深,贯通三界,统摄教宗”,暗示其是凌驾于各大宗教之上的“皇中皇”。还有更多诸如门徒会等邪教教主,更是吹嘘自己是唯一的救世主。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到底谁才是最厉害的“救世主”,如果让他们来一场看得见摸得着的“大比武”,一决高下会如何?尽管邪教教主都妄自尊大,奇怪的是,他们之间似乎相处很“和谐”,极少相互“诋毁”。他们不敢PK,原因何在?

    一、他们的假“头衔”不能用来PK

    纵观各大名门正教,教主不仅知识渊博,而且具有较高的道行。他们的头衔,或为御赐,或为弟子推崇,具有很高的含金量。比如武当派祖师张三丰,师承文始派。善书画、工诗词、精拳法,明英宗赐号“通微显化真人”;明宪宗特封号为“韬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赠封他为“清虚元妙真君”。而邪教就不同,教主们的“头衔”都是自封的。

    比如李洪志,原本是一个吹小号的,陡然间变得“法力无边”,自称“宇宙主佛”。总后勤部内蒙古八一军马场政治处原主任、离休干部宋鹏林及其原文艺宣传队队长李春慈曾接受媒体采访,义愤地戳穿了李洪志不学无术的老底。在邻居眼里,李洪志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打架大王,是一个会说谎的“佛”。

    又如吴泽衡,2010年才刑满释放,怎么可能会是“少林寺秘门掌门人”、“少林寺玄门功法创始人、掌门人”、“少林寺般若法门总监坛”、“少林寺武术协会气功教练”、“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武术教练”?少林寺前任住持释素喜在1991年曾对此专门开具证明,称“我寺没有般若法门总监坛,没有秘门、玄门、秘宗等门派”。德禅方丈弟子释行空也曾作证,称“吴泽恒在少林寺武术协会、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没有担任任何职务”。

    再如季三保,原本只有小学文化,也能读懂圣经?竟宣称:“耶和华与我直接对话,已定我为先知,是神的替身”。还扬言要在汉中称王,建立人间天国,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邪教教主们一个个看似冠冕堂皇的“桂冠”,其实只是他们自制的“草帽”。不仅经不起推敲,更不可能用来pk,他们或许心中都明白,如果相互“揭短”,或许人人自危。

    二、他们的假“神功”不能用来PK

    李洪志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访谈时曾说:“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师爷定的,之后的一次是我师父定的,这次爆炸将由我来定。这次大爆炸本来定在1999年,但现在说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我李洪志稍微使点力,就能至少推迟30年。”无独有偶,全能神为精神控制信徒也宣扬“世界末日论”,只有信全能神教才能够躲过末日。门徒会教主季三保也鼓吹他是“世界末日”的拯救者。说基督虽已二次道成肉身,但耶稣还在天上,直等到世界的末日他要再来,他是世界末日来临时拯救人类的“三赎主”。还有更多的邪教教主,都自称“救世主”。

    按照李洪志的说法,世界末日什么时候来临,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拯救地球灾难,有一个李洪志就够了。全能神等邪教,你们与李洪志有什么好争的?奇怪的是,关于世界末日论,各邪教都是自说自话,并不发生争执,也从来没有哪个教主出来争救世主的“专利权”。邪教各自所说的不同“世界末日”期限都已经过去,世界末日并没有出现。他们的歪理邪说不堪一击,当然不可能PK谁才是最正统的“救世主”。他们甚至还不如马拉西亚的巫师,马航事件后。他们至少还敢出来献丑。

    邪教教主中,“胆大”一点的当属李洪志。虽然他不敢和其他教主PK,但他敢于挑战反伪斗士司马南。1995年,李洪志向信徒宣称,北京有个司马南你们知道吗?那个司马南骂了许多大师,就是不敢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遥距给他装了一个法轮,只不过这个法轮是逆转的。今年,司马南就得双目失明,明年,他要被汽车碾去双腿……可时隔多年了,司马南安然无恙。事实证明,很多邪教教主们的“神功”都是假的,他们拿什么PK?

    武侠小说中常有各教派教主“华山论剑”,力争“武林至尊”。既然邪教教主们都“法力无边”,都“至高无上”,我们期待他们来一次PK,这样才能证明他们有“真功夫”。他们敢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