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对法轮功“海南车祸”的道德审视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对法轮功“海南车祸”的道德审视

    李洪志喜欢讲“道德”,说人类道德滑坡,败坏得不行了,甚至说人类“十恶俱全”,在神看来早就该毁灭了。与此相反,李自吹自擂:“唯有在我们法轮大法这块儿,是个绝对干净的净土……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1999年《加拿大法会讲法》)至于“真善忍”“做好人”,更是被李洪志成天挂在嘴边。然而,“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是没有用的,关键看事实。且不说法轮功高层争权夺利、藏垢纳污,骗子成群;也不说法轮功性丑闻频出,男女双修秽声远播;仅仅透过18年前的那场“海南车祸”的余波,也能审视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道德丑陋。

    车祸发生后,不见发丧吊慰,只有严密封锁消息。

    1998年7月4日,一车8个法轮功骨干在参加“修炼交流会”的途中惨遭车祸,7死1伤。当时痴迷法轮功的林卓清十分想不通,平常在一起练习法轮功的人“说没就没了”。林卓清说,那次她陪着其中一名死者的妻子去殡仪馆辨认遗体时,看到了现场惨烈的景象。“那个人的脑袋都被压扁了,找不到了。还有一个年轻的老师,当时才23岁,他的母亲铺在他的遗体上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到现在都忘不掉。”可谓“死者已矣,生者常悲”。事故发生后,理应公开事实,向死者亲属报丧,并给予吊唁慰问。中国传统文化中,对死者灵魂要尊重,“丧葬”者,送其一程,缅怀其灵;对死者亲人要吊慰,劝他们节哀顺变,尽快摆脱失亲的悲痛,尽快振作起来,坚强而乐观地生活下去。吊死慰生,人性乃存。道德之善良,基于人性。可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在“海南车祸”后,秘不发丧,更不抚慰死者亲属,还严密封锁信息,意在缩小负面影响。然而,这种做法,让死者灵魂难安,让他们的亲人寒心,觉得法轮功太无情,太冷血。请问,如此冷血做派,“道”何在,“德”何存?

    车祸发生后,不思总结教训,只有谎言欺骗。

    “海南车祸”共是7死4伤,法轮功人员则是7死1伤。如此横祸,固然有突降暴雨的客观原因,然而与驾车者安全意识薄弱,侥幸心理太强直接相关。通常情况下,天气恶劣,得倍加小心才是。可为什么身为法轮功修炼者的驾驶员雨中开车仍如此“放肆”?为什么同车的7位“同修”没人提醒驾车者格外谨慎?是不是认为“反正有师父法身保护”(李洪志的原话就不引了)而有恃无恐?这不是胡乱猜测,而是有依据的。据说法轮功建筑工地上,施工者是不戴安全帽的,说是若跟常人一样搞安全措施,就显不出大法的神通广大。按理说,出了这么惨烈的车祸,法轮功组织应该总结教训,防止重蹈覆辙。然而,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才不管这些呢,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控制坏消息扩散,如何掩盖车祸真相。于是就有了那封注定要成为笑柄的李洪志致蒋晓君的信,就有了“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的无耻谎言。明明是死亡,却说是“圆满”;明明李洪志承诺过弟子,圆满时一定会呈现“白日飞升”的壮观景象,让“全世界都能看到”,这次却说是“圆满方式的不同”。人总是会死的,如果“死亡就是圆满”,请问普天之下还有不圆满之人么(除非李洪志给出大法弟子的死亡与常人死亡的区别标志)?我敢断言,天底下没有比“死亡即圆满”更荒唐的谎言!事实证明,此后“法轮功车祸”呈高发趋势。用谎言掩盖真相,令“法轮车祸”频发,死者相继,世上还有比这“不道德”的吗?

    车祸发生后,不安抚幸存者,只有疏远隔离。

    李洪志给蒋晓君的信,不仅有“死亡即圆满”的无耻,更有“大活人圆满”的荒诞。因为李洪志没料到张一军侥幸活了下来。那么,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是怎样对待张一军的呢?一是“以谎圆谎”,得知张一军是唯一幸存者后,李又改口称“他的‘主元神’已经‘圆满’,‘副元神’还留在肉体中,是因为他还有尘世的事情没有处理完。”弄得蒋晓君(法轮功海南总站站长)见张一军还能认出她,便深感奇怪(在蒋看来,主元神不是张一军本人的,张实际上是另一人的借体)。二是让弟子与张一军疏远、隔离。李洪志吩咐弟子,不要与张一军接触,借口是“他已经是一个‘圆满’的人,你不要去打扰他”。于是,张一军感觉到,“出了事儿以后,没有人敢来看我了”。那场车祸导致张一军双下肢粉碎性骨折之后,只能每天待在家里,双手拿着两个小板凳拄在地上行动,十分痛苦。那段时间,张一军的儿子也因为打篮球摔断了手臂,岳父也在外出时跌倒导致右腿骨折。此时的张一军多么需要别人的安慰和温暖啊,然而在法轮功的隐形禁令下,谁也不敢接触他。这真是“邪教人情比纸薄,法轮世界冷如冰”。李洪志和法轮功对一个已经遭了大难的幸存者如此冷漠无情,哪有一丝的“善”可言,又哪有一点“做好人”的意味?足见李洪志的道德是何等的败坏!

    还是张一军说得好:“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留我下来就是要揭这个大秘?要不然我也死掉了,那不是正对上了八个人都圆满了?死无对证,跟谁说?我要是真的死掉了,还真是没有人再说了。”“我是亲身经历者,我的事就可以说明,李洪志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擅长编谎的教主,一个离开谎言就无法生存的邪教,还有何道德可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