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活摘”谣言为何无人信?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莫邪网
【字号: 】【打印

    “活摘”谣言为何无人信?

    近读娜佳编译的《乌克兰专家:法轮功制造谣言抹黑中国》(凯风网2016-08-08),得知在法轮功抛出“活摘”谣言10周年之际,轮功写手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及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见译注)成员伊森?葛特曼又以“独立维权人士”之名抛出《新报告》,称中国摘取信仰囚犯的器官,杀戮150万人。法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为此撰文讽刺道:“此报告在俄文网上已挂了一个月,这个消息被广泛传播。遗憾的是,在此期间,没有一个汉学专家对此信息发表评论,不知是学术界鄙视此类可疑信息呢,还是在黑色器官移植这个专业领域没有权威的汉学家?”

    法轮功的“活摘”谣言不仅专家们不信,除了愚迷者和偏见者,基本无人相信,包括民运人士。倒是新西兰国会的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the Foreign Affairs, Defence and Trade Committee)向国会递交的报告,毅然否定了“活摘”谎言。(郝迈《新西兰政府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澳大利亚参议院的议会议事录同样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法轮功的“活摘”指控,大卫?乔高报告中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活摘”指控,也没有任何一家大型国际人权组织能够证明指控属实。(胡婕《澳大利亚政府:大卫?乔高的报告无法证实“活摘”》)其实,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还是谨慎的,还没有直接说包括“大卫报告”在内的所谓活摘证据无一不假。

    ——证人是扮演的

    法轮功媒体为了圆“活摘”之谎,先后推出四个所谓的“证人”。其中“沈阳老军医”和“金姓朝鲜族男子”从未露面,肯定是假得羞于见人,反正无从查找,其中“玄机”已可推知。其中“金姓朝鲜族男子”自称与苏家屯医院的于海山是朋友,事实上连名字都说错了,该医院只有一个叫于三江的医生,于医生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表示根本不认识这个姓金的,更没有这样的朋友。“资深媒体人皮特”和“主刀医生太太安妮”这两个活宝,倒是于2006年4月20日那天在Mcpherson公园现过身,然而不知何故,两人“不约而同”都戴着墨镜,而现场新闻照片上的其他人,没有一个戴墨镜的。这对“墨镜证人”后来也有了“下落”。“安妮”的照片拿给苏家屯医院的人看,从院长到医生、职工,无一人认识,对此结果,“安妮”和法轮功方面居然也从不辩驳。至于那个起初称为“R先生”的皮特,已经有网友指出,他不过是法轮功的一个小喽啰。综上所述,四个重要证人,全是“演员”,无一为真。

    ——证词是编造的

    那个“皮特”在大纪元上是“资深媒体人”,在明慧网上是“原中共内部的情报人员”,他的证词,漏洞百出。比如说“从2003到目前2006年初……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富”终于查到了藏在极隐秘处的苏家屯集中营,可却说不出具体位置。一个“前情报人员”或“前记者”,花3年时间,爆出一个惊天新闻,居然不知道留个标记,这就是皮特的专业素质?大概觉得太说不过去了,一星期后,大纪元发文称“外界称的秘密集中营,实际上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后院,具体地址在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门牌号码都如此清楚,这跟“极隐秘”哪跟哪呀。皮特“看到”的红砖高墙和铁丝网,后来也被“地下防空设施”所代替。至于安妮的证词,更是让人啼笑皆非:什么脑外科医生“主要从事眼角膜摘除”,什么“我前夫是外科的,要去取肾是不可能的”。此脑残“证人”被网友们骂为“傻B一个”,实在是活该。这两个活宝的证词,连那两个“大卫”都觉得若不进行加工,就拿不出手。至于“沈阳老军医”和“金姓朝鲜族男子”的证词早就被网友们驳得体无完全肤,此不赘引。

    ——数据是伪托的

    臭名昭著的《血腥的器官采摘》胡说“大约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后遭焚尸灭迹”,还称1999年以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增长,必然是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维持的。其实,两个大卫用以推论的数字,来自伪托的309医院石炳毅教授的话,说是中国截止到2005年一共进行过9万宗的器官移植手术,其中从2000年到2005年即在法轮功“受迫害”之后,曾经是有6万宗的手术,也就是说数量有一个大幅的增长。然而,石炳毅教授从来没有提供过这一数据。在得知法轮功造他的谣后,石教授十分气愤:“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我没有过非常详细的调查,哪一个时间点是多少例,我没有这样的数字,所以我也不可能说。”另外,石教授早就告诉BBC,自己从未说过法轮功所杜撰的那些数据,可直到现在,法轮功的各种“调查报告”仍在伪托石教授的话而到处散布谣言。既然,“大卫报告”借以推论的基础数据是伪托的产物,那么石教授的辟谣声明就是对“大卫报告”的釜底抽薪。此外,“大卫报告”还引用了大量网络资料,称中国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极短,说明供体充足。事实上,那些虚假信息不过是不法广告的欺诈惯伎。为了抹黑中国,法轮功不惜将欺诈广告当真实信息,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参见清风《被小广告忽悠的法轮功“证人”》)

    ——录音是编辑的

    “大卫报告”称他们的电话采访涉及上百家医院,其中大量引用的所谓证据来自他们雇人做的电话采访,其中调查员M就给八十多家医院打过电话,调查员N给近四十家医院打过电话。可“凤凰卫视”在苏家屯和广西对于当事人的采访都证明这样的电话记录不具备真实性。广西民族医院的卢国平医生就反映,法轮功蓄意歪曲了电话内容:“这个录音的内容和当时不相符,好多东西已经被篡改过了。最明显的两个问题,就是第一个,他在这个报告里面说,你们以前用的法轮功供体是从监狱里面还是从看守所里面拿的,它里面说我的回答是从监狱里面拿的,但是当时我的回答并不是这样的,我的回答是我们医院没有这种资质,我本人也没有这种资质,所以不可能拿任何器官。还有第二个问题是他说那你们都要到监狱里面自己去挑选吗?他当时说我的回答是对,肯定说要去挑选的,这个问题当初根本都没有问到,没有那回事。”为什么声音听上去是卢医生的,内容却大相径庭呢?答案很简单,电话调查的录音被报告撰写人按他们的需要进行了“技术处理”。据加拿大法语广播电视台的一份“审查报告”披露:“国际特赦组织频频指责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他们就这个问题在中国进行了实地调查,但就连他们也无法确认摘取并贩卖法轮功成员器官的真实性。在一部分没有播出的采访片段中,国际特赦组织的发言人安娜?圣-玛莉(Anne Sainte-Marie)甚至说有些对中国医院的电话采访已经被编辑过。”请注意,所谓“被编辑过”就是被剪辑造假了。而作出这个判断的是竟然是“频频指责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国际特赦组织,其客观性还用得着质疑么?

    证人、证词、数据、录音无一不假,足见“活摘”乃“集造假之大成”者。其实也正常,法轮功是邪教,要它不造假播谣,这可能吗?既然所谓的“活摘”证据无一不假,没人相信也就毫不奇怪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