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主佛”最怕这“三旧”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主佛”最怕这“三旧”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自诩为“宇宙主佛”,宣称: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能隐身、定物、控制思维等等,是宇宙中地位最高的神,宇宙中所有层次的神、王都在他之下。要说这样一位法力无边的“宇宙主佛”,应该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是他确确实实最怕这“三旧”,即“旧势力”“旧友”“旧账”。咱可不像“主佛”那样满嘴跑火车地瞎白话,你就听咱给你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主佛”最怕“旧势力”

    “主佛”最怕“旧势力”,“法会”讲法就是证明。每次“法会”,“主佛”都要拿“旧势力”说事儿,如“旧势力”肆无忌惮地迫害信徒,“旧势力”无所顾忌地阻挠“救人”,“旧势力”肆意妄为地安排“乱法” ……“主佛”对“旧势力”简直是又恨又怕!大法弟子有人心、有执着,就会被旧势力弄下去;大法弟子生病、病故,是因为有执着,被旧势力抓住了;旧势力让无执着者“早走”以考验大法弟子;有弟子在轮内骗钱是旧势力的安排;“救度众生”受阻是旧势力搞的鬼。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旧势力”就是“大法”的克星,“主佛”的宿敌!

    就拿最近的2016年“纽约法会”来说,“主佛”不得不哀叹:“这场迫害实在是太邪恶了,旧势力安排的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我两亿年奠定的东西全被它们毁了,被它们搞成这个样子。”“旧势力它不干,它要让你这个人群象常人、正常人的状态一样,让你老,让你有病业表现。”甚至“旧势力”直接叫板,让“主佛”迅速衰老:“它们为了让我不破这个迷,把表面给我毁坏的很厉害”、“因为真体和人表面是被旧势力隔开的”、“全宇宙的生命都伸進一只脚来隔开表面与神体”。

    ……

    按说,早在十多年前,“旧势力”就开始左右“正法”,而“主佛”也一直在用尽“功力”清除“高层空间的旧势力”,一直让弟子“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时至今日,在“正法”的尾声,“旧势力”依旧我行我素,视“宇宙主佛”为无物,而“宇宙主佛”却束手无策,甘拜下风,如此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主佛”却屡屡败给“旧势力”,这让“主佛”情何以堪!

    “主佛”最怕遇“旧朋友”

    “主佛”最怕遇旧友,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下面这两个实例就可以说明一切!

    1996年的某一天,“主佛”搭乘老战友李极成的顺路车从北京机场到西直门去。李极成一会儿要“主佛”演示“神功”,一会儿要求“主佛”给自己看病,“主佛”坐如针毡,半途借故灰溜溜下车,仓皇逃跑。这让“主佛”从此患上了旧友恐惧症。

    “主佛”出道后,与一些亲密的哥们儿就疏远了,一直不联系。人常说,同学战友是没有血缘的兄弟。按理说,像王国庆、杜春林、王振久这几个曾经的老同学、铁哥们儿,应该是一辈子的朋友,一生的牵挂,尽管各奔东西,各忙各的事儿,最起码这种友情是无法冲淡的,总要经常保持联系,打打电话,写写信,或者聚聚会,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这才是人之常情。可“主佛”一直没敢主动联系这帮哥儿们。这为什么呢?王国庆的话一针见血:“熟嘛,我们了解嘛,我们知根知底啊,所以他不乐意跟我们走近,应该是这个感觉,跟咱同学也没联系,我们几个他也不联系,尤其我总撅他,他更不能跟我联系。”

    这样你该明白了吧,吹牛的人最怕知根知底的旧友。尤其像“主佛”这样的牛皮王,更是怕见同学、战友、邻居,因为所有谎言在旧友面前都会原形毕露。

    “主佛”最怕翻“旧烂账”

    为什么说“主佛”最怕翻“旧账”呢?因为这些“旧账”直接让“主佛”跌下神坛,让人们清楚地看清他“假主佛”“真骗子”的邪恶嘴脸。

    “旧账”一、一只催生针救了“主佛”的小命。

    据当年为李洪志接生的潘玉芳老人说:“1952年7月7日,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生李洪志时难产,疼得难以忍受,潘玉芳不得已为其注射催产素。当婴儿生下来时,已经全身发紫。”“如果不是注射了催产素,恐怕母子俩都会有危险”。

    “旧账”二、为躲避“上山下乡”“主佛”自愿吹小号。

    1969年,李洪志转入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读书,读了仅半年就毕业。为逃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李洪志投考了解放军内蒙古自治区201部队“八一”军马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乐器班当了小号手,吹起了小号。

    “旧账”三、“佛母”求情为“主佛”调动工作。

    1972年12月的一天,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找到宣传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提出把李洪志调到宣传队。当时,队里正缺个吹小号的,李洪志的父母离异后母亲独自一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于是,在半是需要半是同情的情况下,队里决定由宫长富和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一起,对李洪志先进行业务考核。尽管当时李洪志一连吹了好几首曲子,没有一首是完整吹下来的,吹着吹着就找不着调了,只好从头再来。但想到他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也就让他过了关。正式调到宣传队。

    “旧账”四、“主佛”爱情的花儿迟迟不开。

    李洪志在部队期间,24岁还未成家,属于单身系列,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见了美女就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他不顾部队“不准谈恋爱”的规定,偷偷摸摸地给美女送纸条,一个美女拒绝后再选另一个美女送,最终都没有成功。李洪志追求姑娘的方式也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用的就是送纸条、写情书这样的方式。可是,李洪志连续追求两名姑娘都遭到拒绝,爱情的花儿迟迟不见开。

    “旧账”五、“主佛”被割掉的阑尾

    1984年7月8日早晨李洪志突发急性化脓性阑尾炎,高烧38.9度,住进吉林省人民医院普通外科,当天下午,由当时的主治医生、现任这家医院副院长的李英杰大夫为李洪志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旧账”六、“主佛”求弟子通过常人改生日。

    1994年9月23日,李洪志开车到弟子徐寅筌家,说当年当兵复员落户时年龄搞错了,让徐帮改过来。徐寅筌通过妹夫,时任绿园派出所教导员的王长学,以李洪志身份证丢失为由补办身份证,并找到警员孙莉萱办理了相关手续。于是,李洪志的出生日期就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居民身份证》也相应地做了更改。

    “旧账”七、“主佛”那个造假拼接的“法像”

    据早期弟子宋丙辰揭露,李洪志那个佛光四射的“法像”是宋一手造假拼接的。当时让李洪志穿上从商店买回的戏装——黄色练功服,照相后,经过修饰、剪接,画上莲花瓣,剪下来以后搁在他像的屁股底下。上边儿用彩色画上光圈,然后再重新照相翻版,“法像”就大功告成了,还卖五块钱一张。这幅拼合照片成了李洪志造假骗人的铁证,再也抹不掉。

    “旧账”八、“旧账”九……

    像这样能把“主佛”掀下神坛的旧账简直多了去了,要是一一揭出来,“主佛”怕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说,说多了反而显得咱不厚道了。

    总而言之,“主佛”确确实实最怕这“三旧”,因为这“三旧”就是照妖镜,直接让“主佛”原形毕露,你说“主佛”能不怕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