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笑看法轮功“活摘”效应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笑看法轮功“活摘”效应

    为炒作自编自导的“活摘”谣言,法轮功真可谓用了“洪荒之力”。自2006年3月抛出“活摘”谣言后,哪怕真相已然被揭穿,法轮功依然“情有独衷”把“活摘”当成“特色招牌”持续热炒,撰写报告,拼凑证人,编街头剧,组织游行,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如今十余年过去了,这个由“主佛”李洪志亲自操刀的“活摘”闹剧,究竟让法轮功得到了什么?

    ——让媒体恍然大悟

    2006年3月,法轮功编造的“活摘”谣言一经推出,法轮功便展开了空前的舆论造势。组织了大规模、多批次的抗议示威活动,围攻中国驻外使领馆、举行烛光晚会、召开研讨会、街头酷刑表演等。同时,法轮功组织还向各国的政要、议员“讲真相”,向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对中国进行干预。在此背景下,“活摘”谣言一时确实引起了世界一些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世界很多媒体很快关注并根据法轮功的“消息”来报道此事,如“国家评论在线”(美国保守网站)称:“中国人权运动人士相信这个地名能够引起像特雷布林卡或其它什么名字一样的战栗”。令法轮功没有想到的是,中国政府主动邀请中外媒体到法轮功指称的苏家屯区和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实地采访。日本NHK、香港凤凰卫视、香港大公报现场采访了该医院,证实法轮功组织散布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纯属谣言。不久,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康大卫先生、美驻华使馆负责政治事务的官员李启森先生、负责卫生事务的专员夏皮罗医生等一行5人,也实地参观了该医院,得出的结论也是“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里(指苏家屯血栓病医院)从功能上讲就是一家医院”。为此美国国务院还专门就该事件发表了调查报告称:“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说明该地方除被用作公共医院外还被用作其他用途”。通过实地采访,媒体界证实,这一切只是法轮功所造的一个惊天大谣而已!自此之后,法轮功在世界主流媒体面前的公信力轰然坍塌,不管法轮功再如何热炒“活摘”,各媒体均不约而同地采取“冷处理”方式,气得法轮功破口大骂“西方主流媒体没有对如此严重的事情做报道,这是新闻界的耻辱”。

    ——让盟友深以为耻

    由于法轮功推出的“活摘”话题实在劲爆,也引起了法轮功“盟友”的高度关注,共同的目的让他们开展相互配合,如“民运”“台独”等反动势力控制的媒体也与法轮功遥相呼应,不遗余力。但是这些盟友们很快发现,他们上了法轮功的当。如在西方有着“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卫士”之称的异见人士吴弘达,为了考证此事,在第一时间“安排国内人士到苏家屯现场进行调查”,结果并未发现任何法轮功所指称的集中营痕迹。为此,吴弘达专门写出了《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两个长篇报告,明白无误的表明“各方调查结果没有证实法轮功提出的情况属实”,这“可能是被故意捏造出来的”。吴弘达说:“如果你(指法轮功)想讨论、想抗议、想当面羞辱中国政府,我能理解。但是我以前就非常清楚地告诉法轮功,你们确实需要拿出证据来”。这出闹剧,无疑让法轮功在这些盟友面前丢尽了脸,诚信度也大打折扣。管中窥豹,可见,由于法轮功造谣成性,已引起法轮功盟友的高度警惕。试想,与一个以造谣为业的组织为伍,对于他们而言绝非什么福音,搞不好“打不着狐狸,反而惹上一身骚”,不警惕才怪!

    ——让本质暴露无遗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炒作“活摘”闹剧十余年,法轮功非但没有因为“活摘”而翻盘,反而自己那点邪教底子暴露无遗。首先,这是一个造谣毫无底线的组织。得知“活摘”真相后,人们发现,法轮功为了炒作“活摘”话题,可谓手段用尽,其方式手法几乎囊括了世人所有能想像出来的造谣方式,无中生有、凭空捏造、恶意炒作,肆意中伤……其次,这是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组织”。明明自己炒作的“活摘”闹剧的真相早已明示天下,但是法轮功组织却始终“死猪不怕开水烫”。“苏家屯事件”过后,法轮功又花钱让加拿大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搞了一个的《血腥的活摘》一书,企图借他们人权律师和外交高官的头衔继续炒作,企图引起公众关注,无奈“无可奈何花落去”,不但落得个无人喝采的下场,还暴露出法轮功是破坏性邪教组织的本质。从法轮功炒作“活摘”闹剧的背后,正好映证了美国著名反邪教专家瑞克·艾伦·罗斯的观点“在我看来,法轮功成员宁愿死守不合理的阴谋论……破坏性邪教的最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它们从不愿对自己的错误或错误行为担负丝毫责任。因此,破坏性邪教注定会一再重复它们所犯下的错误,因为它们不愿采取必要的、改正错误的第一步,即承认自己的错误和不当行为”。

    ——让世人深恶痛绝

    法轮功这种毫无底线,不知悔改、不择手段、不知廉耻的造谣行为,让世人深恶痛绝,引起了各国政府和民众的极大反感。德国议院德中委员会主席约翰内斯·普福鲁克认为,对中国处死政治犯以摘取其器官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谣言;新西兰国会的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向国会递交报告,就新西兰法轮功协会递交的所谓要求新西兰国会制止中国政府采摘法轮功练习者器官的请愿书进行驳斥,称法轮功的这一指控目前仍未经证实;俄罗斯将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合著《血腥的活摘》一书列为宣扬“极端主义”而禁止发行,两人也被俄罗斯禁止入境演讲……与此同时,一些国家的医学专家也站出来指证法轮功的“活摘”根本没有站不住脚。2007年,印度外科医生兰博德克发表文章《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从医学专业人士的角度其中的图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文章认为,有些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博德克就图片的真实性咨询过美国资深外科医生肯尼思·马托克斯等医学专业人士,结论均认为图片是捏造的。一些国家的民众对法轮功街头“活摘表演”也愈加反感,乌克兰相关政府机构就曾多次收到市民投诉,抗议法轮功“活摘”创作太过血腥,直呼辣眼睛,十分危害当地市民心理健康。香港青年关爱协会及香港居民走上街头,打出“法轮功邪教祸害香港”的旗帜,公开叫板法轮功。台南市观光协会理事长尤镒锋专门在互联网上给法轮功写了一封公开信,广泛征集网友签名,呼吁法轮功尊重台湾“观光业者的生存权”,不要“让国内外旅客第一眼印象感觉竟是抗议布条”。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