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美新墨西哥大学将“新约基督教会”赶出校园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新闻网站美国图森网(tucson.com)2016年5月2日刊文称,“新约基督教会”被该教前成员称为邪教,最近因在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内暴力传教、滥用学校设施、祸害学生,严重影响了大学的正常生活,被该校赶出校园。该教是美国土桑市“信仰基督教会”的分支;“信仰基督教会”据称有八个分支,有三个分支在美国大学校园内招募成员(包括亚利桑那大学),被学生或学生家长举报。现凯风网将该文编译如下:

    原“新约基督教会”信徒马丁和米歇尔·乌略亚新婚后寻求心理咨询

    被教会前成员称为邪教的图森教会(图森市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第二大城市——译注)的分支日前被赶出了新墨西哥州一大学校园,缘由是该教会暴力传教、滥用学校设施并祸害学生。

    位于阿尔布开克(美国新墨西哥州最大城市)的“新约基督教会”的活动给新墨西哥大学学生带来“巨大负面影响”,校方在最近致教会领导人的信中如是说。学校领导还在信中要求教会领导远离校区。

    “新约基督教会”是图森市“信仰基督教会”的分支。在去年《亚利桑那明星日报》的调查中,该教被20多名前成员和员工称为邪教。该教会在亚利桑那大学校园招募成员,其八个分支教会则把目标瞄上了其他三个州和新西兰的大学学生。

    新墨西哥大学的官员说,阿尔布开克教会恳求解除禁止教会在校园活动的禁令,而该教会领导对《亚利桑那明星日报》的一再采访请求却没有回应。

    同时,亚利桑那大学并未答应关闭与教会有瓜葛的三个学生俱乐部。对俱乐部活动开展不打招呼检查的计划也最终泡汤,一亚利桑那大学回应称“这没必要”。

    被新墨西哥大学禁止入校的两位牧师吉姆·库珀和柯克·沃克,原先是在亚利桑那大学校园活动的牧师;2003年图森市“信仰基督教会”派两人建立了阿尔布开克分支教会。所有的八个分支教会的建立者最初都是图森教会的信奉者。

    新墨西哥大学官方称,库珀和沃克获得了进出学生宿舍的许可,在其他人进进出出时溜进了校园。他们还被指控误导与“新约基督教会”有关的某学生俱乐部,将聚会场所当做了教会的主日礼拜。

    该新墨西哥大学学生俱乐部叫“劳博斯基督”(Lobos for Christ),处于“紧急暂停”状态;一些学生指责“新约基督教会”误导学生。

    极端控制

    图森教会头目史蒂芬·霍尔自称之前是大麻种植户,并没有经受牧师培训。

    图森教会前成员称:霍尔(现年63岁)倡导男人对女人拥有主导权,打婴儿、儿童的臀部,让他们顺从。牧师对成员的生活、财政都采取极端控制措施,鼓励教会成员与其家庭和非教会成员断绝来往。

    根据亚利桑那大学宗教委员会的说法,“信仰基督教会”的做法偏离了宗教正常行为。去年,由于众多人抱怨,“信仰基督教会”被踢出了该宗教委员会。

    自从2015年2月份起,《亚利桑那明星日报》通过电话、电子邮件、普通邮寄信件等方式,寻求回复,但霍尔均没有给予回应。

    阿尔布开克和图森教会前成员说他们均遭遇过不好的经历,虽然新墨西哥大学学生还没有生育孩子,对该教会中为人父母的教育实践不便评论。

    许多人说,离开教会后,他们寻求心理治疗,以缓解无端恐惧症、瞬间痛苦回忆症以及其它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症状。

    新墨西哥大学校友马丁·乌略亚说,“它就像毒药。我多么想把它从我身体中取出”。他去年结婚不久后,就开始忙着就结婚问题寻求咨询。

    乌略亚在“新约基督教会”待了了六年,当时他还是大学一年级新生,比较孤单,想多交些朋友。离开教会两年后,他说一看到教会的大人物,就会陷入极端不安之中。

    乌略亚今年25岁,现在是新墨西哥大学的雇员。他说,直到结婚后才认识到他的思想已经变得多么扭曲。他的新娘叫米歇尔,今年22岁,不得不面对他刚愎自用的态度,这就是教会“这是男人的世界,不管男人说什么都对”教义影响的结果。

    “她说,‘马丁,你一直有虐待倾向’,这使我停下来认真思考:我从哪学到的这些?它怎么给我带来根深蒂固的影响,我必须寻求心理咨询,把这些想法驱除出我的脑海。”

    “像一个邪教”

    教会前成员称,“新约基督教会”的牧师就像“信仰基督教会”的一样,让教会成员遵守严格的指令,比如如何生活,包括怎么花钱、和谁约会和交朋友,男人和女人的角色定位等。

    凯琳·科利今年20岁,是新墨西哥大学的三年级生,去年夏天离开了教会。她说,每一位成员都会被指定一个牧师。这个牧师就严密监视该学生的行动,然后把情况报告给教会领导。

    凯琳·科利还说:“那个牧师知道你生活的所有事情,你做的所有事情以及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若没有那个女孩监视着我,我都不能呼吸或洗澡了。” 科利说,当她离开教会后,她才知道转变过来有多么的困难。她在教会认识的朋友都不再与她说话。她很努力地去睡觉,好不容易睡着后也会做噩梦,梦见“牧师们来找我”。

    当科利开始调查这个阿尔布开克教会底细时,她恰好得知《亚利桑那明星日报》2015年在做同样调查。这时,她才知道,“新约基督教会”是图森“信仰基督教会”的分支。她在Facebook上找到了该教会及其分支教会前成员的网页。

    “我这才认识到这个教会就像是个邪教”,她说,“正是这时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劳博斯基督”学生俱乐部

    今年三月份,五个刚离开教会的新墨西哥大学的学生向学校领导抱怨教会的做法。他们说,该俱乐部应该由学生来运作,而实际上被牧师控制。

    2014年,在图森市同样的抱怨也曾经发生过。亚利桑那大学一学生俱乐部(Wildcats for Christ)被“信仰基督教会染指”,并实际上有该教会运作,而不是学生。只是这些指控没有得到亚利桑那大学官方证实。

    而在阿尔布开克,新墨西哥大学反应极为迅速。数周内,教会领导就被禁止进入校园,并且警告他们,如果不遵守禁令,他们还可能会因非法入侵罪被逮捕。

    新墨西哥州大学处主任珍娜·克拉布说,“我们对这桩事情的调查仍在继续中,我们对学生关切的问题反应是迅速和小心的。”

    亚利桑那大学的情况

    去年,在《亚利桑那明星日报》展开调查后,亚利桑那大学收到了30多封关于“信仰基督教会”的举报信。但是,校方说,现在还不能采取什么措施,原因是绝大多数举报信是来自之前毕业的学生,学校的规定是只保护在校生。而且,他们还说,亚利桑那大学只对与教会相关的学生俱乐部拥有管辖权。

    去年,他们对学生俱乐部展开了调查,没发现什么问题。亚利桑那大学发言人克里斯·西格森当时称,学生俱乐部都处于“严密监视状态”,并将对学生俱乐部展开不打招呼的检查。

    但是,亚利桑那大学学生处主任肯德尔·华盛顿·怀特上周说,还没有对学生俱乐部展开检查。这些学生俱乐部都很配合,检查“不合时宜也没必要”,她说。她还说,这学年,校方没有收到关于教会或学生俱乐部的举报。

    与“信仰基督教会”相关的学生俱乐部包括“基督夜猫”、“基督土著民族”和“天道俱乐部”。校方聘用的每个俱乐部的顾问都是“信仰基督教会”的老牌成员。

    严格审查分支教会

    “信仰基督教会”分支也从其他大学招募成员,为此,这些大学对教会行动的关注更为严密。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发言人迈克·胡克说,“我们严密监视着教会的活动,关注着随之而来的问题。”“信仰基督教会”的分支“雅致基督教会”在该校招募成员。胡克说,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已经收到了关于教会活动情况的举报,但不是来自在校生。

    去年,新西兰梅西大学(成立于1927年,是新西兰最大的综合性研究大学,也是新西兰唯一一所全国性大学)禁止九名“胜利基督教会”的头目出入校园。该教会是“信仰基督教会”的另一个分支。

    新墨西哥州大学拉斯克鲁塞斯校区今年三月份收到了一位学生母亲的举报信。举报信是关于“信仰漫步教会”的;该教会是“生存希望基督教会”的分支。

    令这位母亲担心的是,她从孩子口中得知:教会领导告诉教会成员“如果有朋友喝醉酒需要你帮忙送回家,不要帮助他。他们这样做是罪有应得,如果你去帮助了他们,那就是支持他们的罪过”。

    该校学生处调查了此事后认为,“信仰漫步教会”并没有违反学校政策。但校方并不知道“生存希望基督教会”将主日崇拜搬到了学校的大楼里,直到《亚利桑那明星日报》将该教会网站上宣传此事的屏幕截图发给校方。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已经收到了关于“信仰基督教会”分支“希望基督教会”的举报,但发言人赫米尼娅·林孔并没有说有多少举报信来自在校生。学校对教会及其相关的学生俱乐部还没有采取措施。

    “生存希望基督教会”和“希望基督教会”都是由“信仰基督教会”的前牧师创建的,但并不在该教会的官方网站上。

    新墨西哥大学的格利说,她和她的大多数朋友离开教会后都在接受心理治疗。虽然有强大的支持,但格利还不能摆脱“新约基督教会”恶魔般的记忆。她正在准备转校。

    她说:“我需要一个新的开始,在这个学校很难了,教会的那些人整天缠着我。”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