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美国类邪教“教师团”以慈善援助名义洗钱
2016年09月0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美国加州非营利性新闻组织“调查报告中心”旗下网站“揭秘新闻网”(revealnews.org),常涉足与政府相关的欺诈、浪费纳税人资金、环境恶化、公共安全等题材。2016年5月23日,该网发表长篇深度报道,揭露了一个被相关人士描述为类“人民圣殿教”的邪教组织“教师团”利用在美国注册慈善组织的名目,通过一些所谓的非洲援助项目进行洗钱,滥用纳税人钱财。凯风网摘译如下:

    在去年9月举办的“克林顿全球倡议”(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简称CGI,由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于2005年创立的非政府组织——译注)年会上,来自利比亚、约旦和意大利的官员们,以及比尔?盖茨、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电视名厨马雷欧?巴塔利(Mario Batali)等各界名人纷纷来到纽约时代广场附近的希尔顿酒店大厅。

    玛丽亚?林奇滕伯格(Marie Lichtenberg)穿梭在人群中,这个深色头发的高个子丹麦女人是两个专注于非洲的慈善组织——“行星援助”(Planet Aid)和“互满爱人与人”(Humana People to People)的筹款人。

    玛丽亚?林奇滕伯格,“教师团”高层。

    虽然众人看起来彼此熟识,但这些聚集在纽约的达官显贵们好像对林奇滕伯格的危险性一无所知:她与因侵占公款和逃税而被丹麦通缉的国际逃犯摩根斯?阿米迪?彼得森(Mogens Amdi Petersen)关系密切。

    现年77岁的彼得森据说躲藏在墨西哥,他是秘密组织“教师团”(Teachers Group)的创始人,该组织的前成员、学者和丹麦媒体都将这个组织比作邪教,而林奇滕伯格很早以来就是其高层成员。

    在美国,林奇滕伯格以其在争取政府官员时的坚持不懈以及她的慈善组织在金钱上的慷慨大方而闻名。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美国纳税人资助给这个在马萨诸塞州注册的非营利性组织——“行星援助”超过1.33亿美元。这些钱应该被用于改善马拉维和莫桑比克极贫困农民的健康和教育,为他们提供更好的设施。

    “揭秘新闻网”与“教师团”前雇员、援助工作者和政府官员进行了访谈,并获取了数千份文件,这些信息显示:存在一个内部关联团体构成的网络,这个网络误导了捐赠者和美国政府。

    “教师团”——“真的很像吉姆·琼斯的琼斯镇”

    “教师团”可追溯至上世纪60年代丹麦的一个反战公社,它产生于一个实验旅游高中,并发展成一个致力于在欧洲收集旧衣服的组织。“教师团”前成员称,它为上世纪70年代南部非洲的革命运动提供了支持。

    邪教组织“教师团”创始人、国际逃犯摩根斯?阿米迪?彼得森,摄于2003年。

    彼得森看上去像戴着眼镜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美国著名导演兼演员),他身高一米六八,身材瘦小,有一双锐利的蓝灰色眼睛。他一直因利用其个人魅力和恐惧心理控制信徒而名声在外。“教师团”的叛离者称:他告诉信徒们,他们是被选中进行一场赶超和颠覆欧洲的革命的先驱者。这些叛离者描述了一种无法抵挡的顺从和共同意识,在“教师团”期间,这种感觉始终伴随着他们。

    彼得森开始招募年轻的追随者,教他们使用西方大国的工具和金钱去创造一个理想化的社会。在欧洲,他一再成为报纸报道、纪录片甚至广播剧的主题。他被描绘成一个独裁邪教的领袖,叛离者说,他使他们的生活支离破碎。

    丹麦政府曾禁止彼得森的组织获取公共基金。现在,有一些为前成员提供支持的团体,他们聚在一起,试着探讨那些因为彼得森而逝去的岁月。

    曾经担任彼得森慈善欺诈案的首席检察官、丹麦律师鲍·盖德(Poul Gade)表示:“真的很像吉姆·琼斯的琼斯镇(1978年11月18日,美国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信徒在教主吉姆·琼斯的胁迫下,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集体自杀。共有913人喝氰化物中毒身亡,其中包括276个儿童——译注),每个人都像活在现实之外的平行世界里,发誓要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钱是如何被转移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官方称,彼得森的组织在至少55个国家运营着慈善组织、私人公司和金融空壳公司。

    早在2001年至2002年,丹麦当局就曾向美国FBI和洛杉矶检察官办公室提供了详细信息,这些信息清晰表明“行星援助”与“教师团”领导下名为“Tvind”的慈善组织,以及与彼得森之间存在关联。

    尽管如此,2004年8月26日,美国农业部与“行星援助”签订了他们的首个援助协议,850万美元将用于莫桑比克的教育、农业和食品配送。

    18个月后,美国农业部的外国农业服务处收到了一封来自为农业部工作的美国货运代理的邮件,以丹麦法院对彼得森及其同伙的诉讼案件提出警示。

    这封邮件列出了彼得森和一个包括“行星援助”在内的全球性慈善网络的关系,特别强调丹麦政府对彼得森的侵占公款和税务诈骗指控。它提到林奇滕伯格和“教师团”的关联,并说明在她和她的兄弟西蒙幼年时,父母亲就加入了“教师团”。

    然而美国农业部仍持续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救济基金拨给“行星援助”。

    直到现在,美国农业部官员仍然表示并没有发现“行星援助”有任何问题。

    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丹麦政府对彼得森的慈善项目网络展开调查,Knud Haargaard是主要负责人。对于美国给予“行星援助”及其关联组织“互满爱人与人”的支持,Knud Haargaard表示困惑。

    内部报告指出了彼得森诈骗网络中的五个慈善机构,包括“互满爱人与人”、“人与人发展援助”(Development Aid from People to People,简称DAPP)和“行星援助”,这三个机构成立几年后都成了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合作伙伴。

    联邦调查局的报告称:“这些组织获取的基金最终都被彼得森组织的领导层所控制。”他们“把钱用于个人使用,用于慈善的则几乎没有”。

    文件和访谈揭示了一个复杂的组织网络,显示它如何借由美国农业部的资助、被玛丽亚?林奇滕伯格安全转移。

    君格(Junge)是“教师团”组织所属“人与人发展援助”的雇员。她说,与其他“教师团”在非洲的成员一样,尽管在西方捐助者提供的基金捐助计划上写明了她获得了工资,但实际上她从未拿到过报酬,这些钱都进了“教师团”的账户。

    泽拜阿

    泽拜阿(Zebiah)刚参加“教师团”就被迫签署了通常称作“出资行为”合同。合同要求成员同意捐出薪水的20%-100%,还包含了永不要求退款的承诺。

    “被迫签了合同,我非常难过。但是我想保住我的工作。”“教师团”坚持,由于泽拜阿成为了社团的一员,因此有此承担义务。由于“教师团”不满他上教堂,以及花费时间和金钱陪伴妻儿,泽拜阿还是离开了。

    一个因害怕丢工作而要求匿名的“人与人发展援助”项目经理说,“教师团”采用两个步骤来转移美国农业部的资金。首先压制成员把钱交给他们的老板,然后开出比报给农业部的钱少得多的支票用于项目。“强迫人们去做他们不愿做的事,与奴役无异。”她说。

    获得“行星援助”组织援助承诺的农民说,他们不但被欺骗了,还要为“行星援助”的项目摆出笑脸。

    在马拉维南部的陡峭丘陵地带,有一个“行星援助”的“示范点”,该组织承诺村民可以学到更先进的农业技术。

    改善灌溉、种植树木、养殖家畜、提高产量、增加收入等,是“行星援助”在宣传册和给美国政府的报告中所描述的。但农民们表示,只有一只山羊和一头猪被送到了这里,而且在产崽前都死掉了。

    至于美国农业部通过“行星援助”提供基金种植的树木,大多数则是在“行星援助”项目实施前早已存在。

    “行星援助”农民项目马拉维地区前项目经理杰克逊?莫提莫布卡。Eldson Chagara摄。

    美国农业部“行星援助”农民项目马拉维地区前项目经理杰克逊?莫提莫布卡(Jackson Mtimbuka)说,每当有西方人要来看看他们的基金是怎么使用的,就得全体紧急出动。“教师团”的高层要求他把那些看起来健康新鲜的农作物移到路边,以便捐助者开车经过时能够看到。

    钱流向了哪里

    很多“教师团”相关人员都相信这些援助资金并未被用于薪资发放和项目发展,那么问题来了:它们流向了何处?

    一些“教师团”前成员也存有疑虑。杰克逊?莫提莫布卡回忆起“教师团”非洲总部礼堂内的一次演讲。在这个位于津巴布韦农村的礼堂内,“教师团”宣布美国农业部外国农业服务处为“行星援助”的马拉维项目拨款2060万美元。

    引人注目的是,“教师团”的重要成员玛丽娅?达斯波(Maria Darsbo)在会上宣布:“我们赢了!捐赠得到批准了!”人群欢呼。

    达斯波说,“教师团”在墨西哥的新总部建成了,包括非洲人在内的组织领导,都会被邀请参观。“我们将享受这些钱,我们的总部会非常漂亮。你们多数人都可以去墨西哥。”

    据丹麦销量最高的报纸《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2013年报道,“教师团”在墨西哥的建筑群有大理石办公室、很多会议室、140间酒店式卧室、一个健身中心、一个游泳池、一个水疗中心、一座影院及多个餐厅。从空中看,它像是迪斯尼乐园、地中海俱乐部和泰姬陵的组合版。

    在美国,“教师团”以其遍布乡村停车场内的衣物捐赠箱而闻名,它们通常被漆成黄色或绿色。

    布里塔·君格(Britta Junge),“教师团”前成员,表示曾多次将现金从非洲运送出来,存入该组织的秘密金融系统。

    哈里森·龙威(Harrison Longwe),2014年至2015年间担任“人与人发展援助”马拉维地区财务总监,发现异常款项从马拉维救济项目流向国外的账户,于是对其雇主的财务活动产生了怀疑。

    Njuli村的主要证人奇布瓦那(Chibwana)说,他用100美元贷款购买了一台“行星援助”的水泵,两年才还清贷款。水泵用聚氯乙烯管、聚乙烯绳和一个旧自行车车轮组合而成,用了5年后就几乎不能用了。

    2012年,马拉维副总统昆博·卡查利(Khumbo Kachali)在马拉维“人与人发展援助”教师培训学院成立仪式上剪彩。站在旁边的是“教师团”骨干成员玛丽亚·林奇滕伯格(左二)和美国农业部驻肯尼亚办事处的凯特·斯奈普斯(左三)。

    “人与人发展援助”马维拉国主任丽斯伯兹·汤姆森(Lisbeth Thomsen)向“揭秘新闻网”证实,援助资金到达了它的目的地。但当被问起“教师团”领导人彼德森是否与援助项目相关时,她中断了采访。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