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师徒问答”看法轮功之危机重重
2016年09月0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师徒问答”看法轮功之危机重重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注定要成为法轮功弟子心头的羞与痛,同时成为常人的笑柄,除了有许多弟子当场晕倒在李洪志的讲法过程中,还暴露出法轮功矛盾重重,危机重重,难以为继的现实,笔者粗略浏览了一下,仅在“师徒问答”环节就至少可以发现以下一些矛盾。

    ——大陆去的弟子与海外弟子不相容。

    师徒问答现场,有弟子向李洪志告状,“近几年从中国大陆到海外来的很多学员,他们多数在大陆时都没怎么走出来,还说师父安排让他们在海外轻松的环境中证实法。来到海外后,他们语言不通,不了解海外社会,不懂西方文明……给不同项目造成了问题甚至于干扰。”

    对此,师父也有深有同感地说:“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不是批评你们,多数是在国内没做好的,在国外也没太做好。甚至有的人在大陆养成那个怕心哪,跑到国外来还不敢见学员,猫到偏僻的州里去,不知道干啥……思维方式、人的行为与这个世界上的人格格不入。”

    从师徒问答中可以看出,近几年从中国大陆去的弟子与早先去海外的弟子不相容,彼此看不起,大陆新去的弟子看不惯海外弟子的自高自大与狂妄,觉得他们摆老资格,海外弟子看不惯大陆新去弟子的谨慎与土气,觉得他们不洋气,且丢人,他们在思维方式、活动方式上有严重分歧。

    ——普通弟子在山上购房与师父争锋。

    大家都知道,李洪志投资2400多万美元在美国希望山修建行宫“龙泉寺”,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一些有钱的弟子也看中希望山,在山上或附近圈地建房,欲与师父争雄。问答现场有弟子告状:“最近一两年有很多各地学员在山上附近买房,其中很多人没有按规定登记,也没有按规定站‘九评点’。那个地区离纽约很远,没有什么讲真相项目,交通也不方便,一些不会英文、不会开车的学员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对此,师父也深有同感地说:“是这样,你得有美国正式身份的……你说大陆来的,你一头扎到那去干啥呀?山也不让你上,也别找师父,师父是不管这些事务上的事的……”

    尽管李洪志明确反对一些弟子在山上建房,但弟子们心中只有一个理:师父选定的地方一定是风水宝地;师父能在山上建房,弟子也就能在山上建房,师父能建“龙泉寺”,弟子就不能建“龙海寺”?彼此之间的较劲将越演越烈。

    ——地区负责人不与学员沟通关系紧张。

    在法轮功内部,等级森严,上下级之间,成员之间互不买账早已不是秘密,中层负责人与学员之间更是形同陌路。问答现场有弟子告状:“有些地区的负责人或项目协调人很少与学员沟通,甚至不沟通,有的不听取其他人的意见、建议,自己觉的不听话的就换掉。”

    对此,师父也深有同感地说:“我告诉你们,你和谁没配合好,作为负责人,项目负责人,你都是在修炼上有漏,你都得补。你补不了就是有漏,你圆满中就是问题。你不相信?我一直在强调让你们互相配合……谁不听话都得叫你弄走,你就没人弄了,你也没的修了,最后就剩你自己……”

    对于上述现象,李洪志非常恼火,在他看来,那些地区或项目的负责人不努力去与学员沟通,致使他的弟子离散大半。但恼火有什么用?法轮功中层与学员之间的矛盾不仅得不到缓解,相反,与日俱增。

    ——法轮功媒体从学员家属借资金遭质疑。

    资金问题一直是李洪志的一块心病,梦中都担心弟子以法轮功的名义筹集资金,担心被弟子抢了自己的财路,所以只要一提到资金问题,李洪志就特别紧张,变得有些神经质,可是现实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问答现场有弟子告状:“加拿大学员办的媒体长期从学员家属那里借用资金,运作项目,数目巨大。去年师父在美国西部讲法后,有学员质疑是否属于集资,负责人说,他们是借,不是集资,并把质疑的声音当成魔难。”

    对此,师父深有同感地说:“是啊……你的基础就是在欺骗,虽然你的动机是为了讲真相,做大法项目,是好事,可是你的出发点是不对的,这能行吗?这就是路开始就没走正。”

    李洪志再一次给媒体的集资行为定了性,可是,人们都知道,师父哪一次没有三令五申不许弟子擅自集资?他的命令哪一次发挥作用了?于是,法轮功组织及一些负责人比着向弟子及其家属借钱,比着巧立名目向弟子及其家属集资,搞得弟子们怨声载道,以致人们一碰到法轮功人员马上远远避开,生怕被他们缠着要集资。

    ——大法弟子难民申请受阻困难大。

    打“难民牌”曾是李洪志的得意之举,既可借“难民”抹黑中国,又可借“难民”发大财,然而,曾几何时,一些西方国家已不堪“伪难民”之扰,纷纷出台谴返“伪难民”制度,使法轮功的“难民牌”屡成臭牌,问答现场有韩国弟子问师父:“一些大陆来韩国的大法弟子,因难民申请受阻,长年来都没有合法的身份。陆陆续续已有十几位被遣返大陆。有的被抓到保护所,也面临被遣返的问题。这种现象是学员自身修炼存在的问题,还是因为韩国地理位置和中共邪党太近,旧势力加重迫害所致?”

    师父则说:“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在碰到这样问题的时候,就得想一想,为什么别人就没有被遣返?一定是有漏,一定是没做好,才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才遣返你的,一定是这样。”

    其实,弟子不懂师父的心,师父也很为难,他不敢指责一些国家的遣返行为,于是,只得批评被遣返的弟子“有漏”。但不管怎样,“难民牌”一旦失灵,李洪志的“轮界”就面临后继无人的绝境。

    问答现场暴露出的问题还有很多,诸如,大陆刚出来的学员在中国城没呆几天就被各媒体拉进媒体里了,而在讲真相劝三退的景点只有一两个学员,那些真相点被迫终止;香港的“邪恶”环境还是没正过来;《转法轮》在俄罗斯被禁止出版,使俄罗斯目前救人形势变的复杂……

    一场法会,暴露问题重重,而问题的背后是危机,由此可见,法轮功已是积疡成痈,病入膏肓。李洪志本想借法会虚张声势,结果却让“轮丑外传”,让矛盾公开化,对此,李洪志会有好心情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