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圆满第一人”照出李洪志骗子面目
2016年09月0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圆满第一人”照出李洪志骗子面目

    说张一军是世界“圆满”第一人,他“当之无愧”!

    据“凯风网”《张一军:我是唯一被李洪志认定“圆满”的》一文介绍,2008年在参加法轮功“法会”的路上,一场车祸使张一军的7名“同修”不幸离世,深受重伤的张一军经过医院的救治逃过了一劫,这次劫难使他成为罹难“同修”中的唯一的幸存者,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李洪志这个“宇宙主佛”钦定的“8个圆满弟子”中的一员,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个李洪志亲口册封的活着的“圆满”者。正是这个“圆满者”的身份,使张一军认清了法轮功,认清了李洪志!为了警醒世人,更为了拯救那些和他一样被愚弄的法轮功弟子,张一军毅然接受了“凯风网”的采访,登上了屏幕,再现18年前的事实真相。不能不说张一军就如一面照妖镜,使超完美的“宇宙级”人物李洪志现了原形。

    “圆满”第一人用铁的事实“映照”出李洪志的伪佛原形

    李洪志为了在法轮功信徒中确立不可动摇的“宇宙地位”,他PS佛像照片、篡改生日、胡吹乱侃编造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把地球攥在手里也不费吹灰之力”,叫嚣自己是“佛主转世”,有“神通”、能“消业”、有“法身”、法力无边,给弟子们传递着不可取代的神的地位,然而现实并不像李洪志对弟子灌输的那样。

    早在1993年,贵阳新闻记者就曾邀请李洪志现场表演“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可李洪志却脑门冒汗赶紧撒谎说: “‘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不是我写的。”更讽刺的是,法轮功培养的第一批海南精英却在“弘法”的路上惨遭车祸,彻彻底底打破了“法轮功是高级功法、绝对安全可靠、有法轮保护,我的‘法身’可以随时随地保护你们”的可笑谎言。当海南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蒋晓君向李洪志请教关于车祸的几个问题时,李的回答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正是李洪志愚弄弟子的胡乱解释,使亲身经历车祸全程的张一军如梦方醒,事实使张一军重新认识了这位“主佛”,他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李洪志就是一个普通人,即无神通又无“法身”更不能保护弟子,根本不象他自己讲的那样万能,他只是一个打着佛主旗号、披着佛主外衣信口开河的骗子,实实在在的伪佛。

    “圆满”第一人用亲身经历“映照”出 “圆满”的假神迹真圈套

    “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得道、圆满。”(《转法轮》),“圆满了就是光焰无际的神、佛、道,具有一切佛法神通的神的伟大形象。”(李洪志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修炼为了圆满,圆满后又如此美妙,面对强大的诱惑,“圆满”自然成了每一位法轮功习练者终极奋斗目标。

    而张一军的“圆满”却实在偶然,在张一军一行人的车祸事件上,主佛千里传书给疑云重重的蒋晓君明确指示“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不同的世界里了”。

    当“转轮圣王”李洪志亲赐张一军“圆满”时,张一军并没有成为“光焰无际的神”,而是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着医护人员的紧急救治,出院后和普通病患一样长时间卧床养伤,康复后尚未成为 “金钢不坏”的“净白体”、也不是“长生不老”之躯,更不会“白日飞升”,而是和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甚至还在习练法轮功。思想被解救后的张一军每当回忆起李洪志的言论,不时觉得可笑。

    因为深明法轮功教义的张一军知晓,李洪志口中“圆满”是自相矛盾的。最初李洪志说“我也想在‘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我是这样想的,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这样会造成一种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辉煌,给人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人不相信神,让神真实地体现给人看。”(《欧洲讲法》)。时至今日,李洪志传法24年后,他口中的圆满从最初的无限美好变成了这样:“大法弟子嘛,去世那都是圆满,肯定的”(2013年5月19日《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纽约法会讲法》),预展现给人类观看的壮举瞬间变成了死亡。

    据不完全统计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前,在李洪志“圆满”的弥天大谎下,全国有1400多法轮功习练者因追求“圆满”死亡,更有不乏耸人听闻的事件发生,许多痴迷其中的人为达到“圆满”的目的不惜自杀、杀人:广州的王姓法轮功习练者为“圆满”剖腹找“法轮”、江苏的张玉琴为“圆满”割腕自杀,浙江的陈福兆为“圆满”反修,投毒杀死17人……血的悲剧不胜枚举,事实证明李洪志口中的“圆满”不过是李洪志为拴住弟子而设的美丽圈套,根本不存在更不可能实现。正如天安门自焚案的组织者薛红军所说:“圆满是一个肥皂泡,对没明白的人来说,是一场美梦;对明白的人来说,是一场噩梦!”

    “圆满”第一人用血的教训“映照”出李洪志的魔性本质

    李洪志在神化自己身份、神化功能、神化法力之外,不忘记魔化他人和外界,以使其弟子们紧紧依附于门下,在李洪志的每部“讲法”和“经文”中几乎都会或多或少提到关于“魔”的言论,什么“练功招魔”、“自心生魔”、“邪魔附体”、“驱魔”、“除魔”,而所谓的“魔”则是“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可见像普通百姓这样不练功、对法轮功有异意或揭批法轮功的人,都是李洪志眼中的“魔”,张一军正是其中之一,他被师父册封“圆满”后警醒,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脱离邪教,而他的家人当时却全部是法轮功信徒,做为法轮功辅导站的辅导员,张一军对“法理”相当了解,在法轮功的教义里脱离法轮功的“叛徒”就是魔或是被“魔” “附体”了,是要被“淘汰”“销毁”的,“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作为资深学员,张一军深知其家人已深受李洪志的蒙害,致使其不敢回家,怕被亲人当成“魔”杀掉。

    当然,张一军的怕是有道理的,在法轮功的传播史上,被当做“魔”惨遭亲人杀害的大有人在:河北省承德市法轮功习练者李亭的母亲,被他不满18岁儿子当成阻碍圆满的“魔”杀死了;黑龙江伊春美溪区9岁的女孩戴楠被痴迷法轮功的母亲关淑云当作“魔”活活掐死……这一桩桩血案和张一军的“怕心”充分证明了李洪志及其教义的魔鬼本性。

    在笔者看来,“圆满第一人”虽未成为神佛更无神通,但在某种意义上讲,他脱离法轮功、认清李洪志则是一种重生和“圆满”,这种“圆满”就如一面照妖镜,处处映照出李洪志和法轮功的狰狞面孔。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