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为什么热衷于滥诉
2016年09月0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为什么热衷于滥诉

    在各国法庭上,世人可以时常见到一些由邪教组织发起的“诉讼”,百般折腾, 为世人侧目。

    比如最近,法轮功在一场诉讼官司中败下阵来,被告方则是俄联邦电视台。起因是俄联邦ren-tv电视台网站登载了一篇的题为《伊热夫斯克拘留一邪教头目》的文章,而该头目的身后正是当地法轮功组织。2015年6月,法轮功组织便因此向法院起诉,在失败后继续上诉,结果再次败诉。可以说,类似由邪教发起的滥诉现象,已成为当代法律领域中的一大“奇葩”。

    邪教的滥诉,在于压制一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

    事实上,凡是质疑或反对邪教的人士与社会团体,往往会成为邪教的“眼中钉”“肉中刺”。外界的质疑或客观报道会让他们的罪恶行为难以继续,因此利用法律漏洞,制造游戏般的无厘头官司,对反邪教力量进行打击、迫害,这成为邪教生存的“天然策略”。比如,美国反邪教专家瑞克·艾伦·罗斯(以下简称“罗斯先生”),遭遇各类邪教(包括地标教育、科学教、耐克塞姆等邪教组织)的滥诉便达五次。当然,这些滥诉全都失败或无果而终,罗斯先生称得上是“五战五捷”(详见《罗斯纽约网访谈》)。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罗斯先生所说:邪教的恶意诉讼并不指望打赢官司,无非是企图以巨额诉讼费用及旷日持久的诉讼来吓退批评他们的组织和人士。法轮功挑起的对《华侨时报》的恶意诉讼,便长达七年之久(却造就了“反邪义士”周锦兴)。然而,这恰恰说明,那些独立性的思考与反邪教的“高分贝”都是邪教所畏惧的。

    邪教的滥诉,在于其维持生存、继续诈骗的需求。

    在无数次反对邪教的冲突中,一些邪教意识到了威胁或危机,而这种威胁直接关系到邪教在敛财和聚众方面的“美妙前景”。

    2014年11月18日,美国主流媒体《国家》网站(thenation.com)登载署名William D.Cohan的文章《一个奇特、秘密、邪教一样的公司是如何花费巨资对记者们发起诉讼战的》(How a Strange, Secretive, Cult-like Company Is Waging Legal War Against Journalists),对耐克塞姆公司滥诉批判人士进行揭露。而对于这个耐克塞姆公司的邪教特征,美国媒体《时代联盟》报等许多主流媒体都进行过关注和报道。还有著名的科学教,罗斯先生曾将其列为“好打官司的邪教”,而后者的滥诉动机之一也确实和生存有关。而如今的科学教每况愈下,风光不再。2016年5月,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即驳回了莫斯科科学教的一起所谓“申诉”。滥诉,也无法帮助像科学教之类的邪教挽回颓势。

    邪教的滥诉,在于利用法律漏洞来伪装自己、包装形象。

    邪教滥诉的意图,显然是希望取得些许欺骗性效果,进而为其继续招摇撞埋下铺路石。

    比如科学教,便是一个善于利用法律漏洞、打着科学的幌子来伪装自身的邪教。数十年来,科学教通过欺骗赚取了大量钱财,导致无数民众精神伤害和生命财产损失。科学教曾通过律师操控其信徒詹森·斯各特发起诉讼,借此打击其罗斯先生。可是科学教自己却不出面,这实际上是一场典型的“邪教包装”,目的不仅仅在于打击质疑者,也企图利用一个普通公民的“信仰自由”伪装幕后的邪恶,从而一石二鸟。但是很遗憾,邪恶始终不敌正义,詹森·斯各特最后良心发现,不仅放弃了300万美元的赔款,还把真相告诉了《华盛顿邮报》和全国广播公司“六十分钟”节目。于是,科学教精心策划的滥诉功亏一篑,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至于法轮功历年来的无数次滥诉,也明显带有混淆视听并隐藏自身邪恶面目的目的,更值得世人警惕。

    ——其实,对于整个国际社会来说,在某种意义上上,邪教的滥诉现象也是对司法资源与反邪教力量的无谓消耗。对此,笔者认为,有必要从完善立法与邪教甑别这两大源头上依法抵制邪教的滥诉活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