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主佛”认怂糗事多
2016年09月0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主佛”认怂糗事多

    怂,在现代汉语中念“sǒng”,第二声,指软弱无能。“认怂”就是认输,承认自己能力不够。这个词语如果从别人嘴里嘣出来,通常是骂对方无能、窝囊,在关键时刻成了缩头乌龟。经常认怂的人,不仅会留下笑柄,也会被人瞧不起。

    自诩“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口口声声标榜他四岁由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授功法,修炼“真、善、忍”最高法门,八岁得上乘大法,具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特殊功能,是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晓的“佛道神”。可就是这样一位神仙,却不时在常人面前出丑认怂,糗事连连——

    面对弟子“现场表演”的请求,“主佛”怂了。跟上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师父”,不少弟子都想眼见为实,一有机会就要师父表演“神功”。原弟子稿玉英在《那次,李洪志灰溜溜地逃走》一文章中就披露了“师父”这样一件糗事:当年,李洪志在北京举办法轮功培训班,她对李洪志鼓吹的“四大功能”既好奇又怀疑,恰好参加培训班的第三天,稿玉英夫妇在地铁门口遇到了李洪志,他们立即拉住李洪志,要求“李大师”现场表演“意念移物”给大伙看。此时,“法身无数”的李洪志一下就愣在那儿了:表演吧,没这本事;不表演吧,面子上又过不去。尴尬之余,只好装腔作势演示“单立掌”动作,趁空钻入人流灰溜溜地逃走了。

    面对战友步步追问“当猴耍”,“主佛”怂了。据1999年7月31日《生活时报》报道:1996年的某一天,李洪志搭乘老战友李极成的顺风车从北京机场到西直门去。出于好奇,李极成问道:“听说你整出个什么法轮功来,咱们在一起多年,我没看出你有这神功呢?”李洪志摆手连道“不行,不行”。老战友又问:“听说练习法轮功能包治百病,得了病不吃药不打针就能好,你给解释其中的奥妙吧。”李洪志摇头连道“不行,不行”。李极成步步紧逼:“看在老战友的份上,你给我看看有什么病?”李洪志仍是摇头摆手,“谦虚”得一塌糊涂。因害怕到了终点后老战友再让他“演示功能”,被老战友“当猴耍”丢丑,心虚气短的李洪志竟然选择提前下车,半路而逃,怂得让人喷饭,让老战友半天没回过神来。

    面对中国政府依法取缔遭通缉,“主佛”怂了。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警方发出【1999】0102号通缉令。这个时候,理应是李洪志表演法轮功“特异功能”的绝佳机会,既可回应弟子的求证,又可逃脱“人间法律”的制裁。但那时的李洪志已吓得魂飞魄散,整天东躲西藏,生怕落入法网,最后竟一溜烟窜逃到了美国,寻求西方主子的保护。据李洪志自己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描述,“它们也会控制坏人找到我……那个时候基本上是整天在汽车里面,每天都在走。我写的诗‘车行十万里’,实际上就是那个时候的情况。” “法身无数”、“法力无边”的主佛,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成了丧家之犬,怂大了!

    面对“二师母”当街以罗锅示丑,“主佛”怂了。好多年前(1992年6月),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礼堂作带功报告时,就吹嘘自己曾五巴掌拍直过一个“罗锅”。李洪志说:“(这个人)背驼得很历害,后面像背了一个大包袱一样……我给他看一下,我用掌给他拍了5下,然后我一顶他,这个罗锅立刻就直了。”有着这么一位具有“神奇”功夫的师父,被轮内人称作“二师母”的叶浩夫人蒋雪梅,是断然不会与“罗锅”沾上边的,即便有了“罗锅”,请李洪志在自己背上“拍”上几掌,仍可直起腰杆为法轮功卖命。可叹的是,任凭罗锅蒋在街头丢人现眼,任凭舆论对他口诛笔伐,李“主佛”就是偃旗息鼓,再次认怂当起了缩头乌龟。

    面对周锦兴的多次邀请和公开挑战,“主佛”怂了。2011年春天,加拿大《华侨时报》社长周锦兴三次书面邀请李洪志现身蒙特利尔市公开辨论或显示神功,以证真相。可是,号称“法身”无数的李“主佛”却装聋作哑,从没现身一次。2014年6月20日,周锦兴再次通过媒体发声,设下擂台公开挑战李洪志。周锦兴解释这次公开挑战李洪志的原因:“2011年我曾以礼三邀公开辩论,却被爽约。今次是挑战,并不是邀请。”“如果李洪志有胆量接受挑战,请于2014年7月19日下午二时在(加拿大)满地可华埠中山公园,以示佛证。”并称这“不是一场游戏、一场比赛,也不是嘲笑李洪志,而是牵涉人的生命和尊严,应该严肃面对”。但这一次,“主佛”又认怂了,不能也不敢去应战,让周锦兴和众网友大失所望。

    面对司马南的公开悬赏和点名批评,“主佛”怂了。对于李洪志吹嘘的“四大功能”,反伪斗士司马南曾在媒体上公开悬赏1000万邀请李“主佛”进行表演来证明其“功能”的真实性,后又追加到2000万元人民币,但李洪志一直不敢前去表演领赏。2013年3月4日,司马南坐客凯风网,在《司马南:警惕“特异功能”又重来》中指名道姓地揭李洪志的老底,称李洪志缺少最基本的科学文化知识,是个大骗子,是“装神弄鬼的大师里边最不要脸的”。可不管司马南如何揭他的短,亮他的丑,甚至用“不要脸”这样过火的话语来激将他,但李洪志硬是假装没听见,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之势。因为“主佛”知道,这个司马南的打假“功夫”太厉害、不好惹。而骗子和窃贼,最怕求证和见光,只好认怂。

    面对记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较真”,“主佛”怂了。1993年春,李洪志在贵阳办班传授法轮功时,参加了贵州省气功报举行的新闻记者招待会。会上,新闻记者要求李洪志当场表演所谓的“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的其中一项。原本就是常人一个,自然就不会表演,于是李洪志当众承认:“‘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不是我写的。”当记者继续追问:“‘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不是你写的,为什么著作者署有你李洪志的名字?书上写的你具有四大功能你没有看到吗?”其时,这位自称四岁学功、八岁得上乘大法的“高级气功师”竟然无言以对,在新闻记者招待会上被嘲弄得狼狈不堪。1999年5月10日,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记者威廉·道维尔采访了李洪志。在道维尔充满调侃的发问中,“主佛”答非所问,洋相出尽,一副怂相,最后竟把道维尔归于“不怀好意的记者”。

    用不着再一一例举了,“主佛”认怂当缩头乌龟的糗事数不胜数。什么“具大神通”,什么“功力达极高层次”,什么“从根本上控制一切”,都是信口开河,骗人而已。这样一个光说不练、该出手时从不不出手、“怂迹”斑斑的“主佛”,不仅身边人想不通、弟子们想不通,全地球上的人都想不通。如此死皮赖脸的“师父”,还真有跟下去的必要吗?这样欺世盗名的法轮功,还真有相信的必要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