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法轮功中的注意受限现象
2016年09月0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对于心理学中的“注意”原理,笔者曾经做过一些深入的思考,正如《法轮功运用“注意”原理实施精神控制》(2010-01-08孙来成)这篇文章所说,究其本质,就是习练者对法轮功的认知从“无意注意”转变为“有意注意”的过程,从而实现对习练者的精神控制,注意理论的内容十分丰富,短短一篇文章很难说得全面,笔者在这里从“注意”原理中有关注意范围(广度)的角度入手,探讨“练功”和“学法”过程中注意受限的表现,分析法轮功习练者在练功学法过程中注意范围狭隘且排他的现象。

    一、注意和注意范围

    注意,通常是指选择性注意,即注意是有选择的加工某些刺激而忽视其他刺激的倾向。它是人的感觉(视觉、听觉、味觉等)和知觉(意识、思维等)同时对一定对象的选择指向和集中(对其他因素的的排除)。

    注意范围也叫注意广度,是指同一时间内能清楚地把握对象的数量。举例来说,假设现在你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正竭力寻找去特定地点的路,你必须集中注意识别路线上主要的建筑物,因此,你可能就不太会注意路上的其他事物——路上的高楼或行人,这就是由于注意范围所限。

    二、法轮功中注意受限现象

    为什么当我们注意集中在某些任务上,相应的加工其他信息的能力或能够把握对象的数量会受到限制呢?这很好解释,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当我们将注意能量过多地集中在一点时,很可能会忽略掉其他事情,由此就会产生注意的狭隘且排他,在法轮功组织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注意限制的表现:

    1、练功过程中的注意受限

    法轮功打着气功的幌子,要求习练者每天早晚长时间练功,气功本质上是一种通过特定的自我暗示手段达到排除杂念、放松紧张心理,并进一步改善紊乱的生理功能的自我身心锻炼方法。在练习气功时,注意能量高度激活,在“气”这一点上的感觉变得十分敏锐,生理上的一点细微的感觉也可能被无限地放大,使注意固着于体验这种感觉的活动上,如此一来,感觉与注意的交互作用下,人们对其他刺激和机体的活动都不加注意。古人们将这种意识状态描述为“照心不灭,念心不起”,“一念不起,一意不散”,“以一念化万念”。

    从心理学的注意原理来看,气功中的所谓“一念”就是有意注意——一种自觉的、有预订目的、并经过意志的努力而产生和保持的注意;而“万念”则属于没有任何意图、没有预先提出的目的、不要求意志努力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产生的无意注意。练气功就是要求将有意注意的对象置于意识中心,并保持注意的稳定性,这时的注意广度主要取决于意守的对象。与此同时,那些散乱的杂念在练功人主动的意志活动下,逐渐退于注意的边缘,直至到达注意的范围之外,这时练功人的意识状态正如古人描述那样是“万念不泯,一灵独存”,可见,“练功”的实质就是习练者的意识从无意注意逐渐转为有意注意,从“杂念丛生”到固守于“仅存正念”的过程。

    2、学法过程中的注意受限

    李洪志利用“集体练功”和“不二法门”两大法宝相辅相成,互相补充,并衍生出一系列精神控制或限制注意的手段:

    (1)强调“不二法门”封锁法轮功习练者的信息渠道,实行信息禁锢

    李洪志说“修炼历来讲不二法门,你要真修这一门,就看这一门的经。”“不二法门”是李洪志反复强调的大法修炼原则,李洪志强调修炼要专一,也就是只要习练了法轮功,就不能再习练其他功法,只能看李洪志的“法轮大法”,否则“你脚踩两只船,什么也得不到”。(均出自《转法轮》)李洪志通过这一戒律切断信众与外界的信息的接触,使他们不愿再收听广播或观看正常的电视、报纸、书籍、杂志,阻碍信徒间的信息交流,限制他们的注意范围,进而使其丧失对信息的比较和思考能力。

    (2)通过“集体练功”划定了一个教团化的人际关系网,实行交往限制

    李洪志的《转法轮》中有90处提到“修炼的人”应该怎样,而“常人”又怎样的话语。他非常强调“常人”与“修炼的人”的区别,他说“常人社会的理想都是反的”,“修炼的人”必须不受常人干扰,一心一意地修炼。这样,“常人”与“修炼的人”被硬生生地区分开,“修炼的人”不许与常人交流,和“常人”一起只会增加自身业力,久而久之,修炼者只能通过“集体会功”和同修们进行交流和讨论,本质上这种集体催眠的形式,极大地限制了信众社会生活和社会交往的范围。

    (3)强调信众彻底“去人心”、“去执著心”来泯灭人性,实行情感限制

    李洪志说“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圆满功成》)“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转法轮》)“大法弟子们是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从而达到更高层次生命境界”(《去掉最后的执著》)放下了执着心,放下了名利情,实际上就是要修炼者放弃人的本性,同周围的一切亲情、爱情和友情断绝关系,最终导致了其情感体系受到压抑和限制。

    (4)通过“去思想业”、“修心性”、“向内找”阻断正常思考渠道,实行思维禁锢

    李洪志说“人修炼主要是修心性”“任何怀疑大法的念头都是你的思想业力造成的,你要尽力去排斥它”(《转法轮》),并且每个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卷二)》)当有大法弟子修炼过程中出现问题时,李洪志又让“每个人在出现问题时都向内找”(《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通过这么一个逻辑怪圈,使人在有任何怀疑的时候都尽力排斥,同时将问题“向内找”,并想方设法地挖掘出一些能用来证实自己“得道”的迹象来。因此,一旦大法弟子按照法轮功的逻辑进行思考,思维方式就在逐渐偏离正常轨道,从而陷入“非黑即白”的硬性思维和“钻牛角尖”的弊导性思维的怪圈之中。

    三、注意范围狭隘且排他所产生的后果

    上述注意受限手段说明了法轮功组织的运营方式中存在封闭集中化的特点,但评价一个事物的好与坏,并不在于它的行为方式,而关键要看它的行为的动机和所造成的结果。法轮功邪教组织是李洪志为达其私欲(政治或金钱),通过欺骗乃至暴力手段达到控制他人精神来为己卖命的工具,这已为千千万万的事实所验证,而其对个人、家庭、社会所造成的不良后果,更是令人发指,而这些结果的酿成,与法轮功组织限制注意的手段是密切相关的。

    例如《练“大法”差点毁了家》一文中的大法弟子陈正峰,在学法一段时间后,有的同修有了“得道”的感觉,而他自己却什么感觉也没有。辅导员就帮他向内找原因,说是因为心不诚,业力大(思维禁锢)。自此以后,他就把更多的时间都用到练功、学法上,家里的事不管不问,地里的农活全落到妻子身上,理发店里来了顾客,也要想方设法把他们支走(信息禁锢),后来干脆把以前用来理发店变成了新的练功点(交往限制),在父母的坚决反对和妻子提出离婚的情况下,也没有悔改,反而认为是自己的业力未除,把一切阻碍他练功的都当成“魔”(情感限制),最终弄得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差点把家都给毁了。

    再比如《法轮功毁了我的幸福家庭》一文中的徐青,在接触到了标榜“真、善、忍”的“法轮功”后,整个人就被李洪志鼓吹的“真、善、忍”所迷惑,一门心思投入修炼中去,思想和行为方式等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信息禁锢)。经常早出晚归,把功友招集到家里一起练功(交往限制),把不修炼法轮功的人看成是掉到地球上的垃圾,而她自己则是闪着金光的神(思维禁锢),对他人的劝阻也完全听不进去,甚至认为自己的儿子也是阻止她修炼的“魔”(情感限制),最终因拒医吃药死于尿毒症。

    四、小结

    当人们处于注意受限状态时,按照日常的说法,是相当“目光短浅”的,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很狭隘的范围;而注意的范围越窄,人们的感觉就越敏锐,修炼法轮功后种种偶然的感觉很容易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使注意固着于修功习法之上。如此循环,法轮功习练者越是追求“圆满”“上层次”,就越是将自身生理和心理的敏感度高度唤醒,处于一种激活状态,他所注意到的事物范围也就越狭窄。正如伊斯特布鲁克所说,在低唤醒(敏感)水平上,我们的注意是广泛和包容的,即我们可以关注很多事情和加工大量的信息。但在高唤醒(敏感)水平上,我们的注意是受限且排他的,只能注意较少的事情。

    这样看来,注意系统的激活对我们思考和认识世界的方式起着重要的作用。既然人们的注意存在着这样一个“瓶颈”,那么是否注意的范围越广泛越好呢?答案是否定的,研究表明,注意范围狭窄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它能够集中注意提高我们当前活动的绩效,另一方面却会缩小注意范围,干扰我们全面分析问题的能力。在对法轮功练习者的诸多调查中,我们不难发现其中不少人身上注意狭隘且排他的现象。根本上说,那些精神控制手段都是通过控制注意范围来达到的。一个身心健全的人,注意应该是广泛且包容的,而法轮功习练者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令人匪夷所思的“自我中心式”的思维方式,与他们高度集中化的有意注意是密不可分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5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