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运用正统宗教来抵制邪教之可行性分析
2016年09月0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对经济社会发展有着极大的破坏作用,如何有效遏制邪教的嚣张气焰,拔除人类社会的这颗毒瘤,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社会、全人类亟待解决的一项重大问题。邪教不是宗教,又与宗教有一定联系。那么,抵制邪教是否可以用宗教手段实现呢?笔者认为,运用正统宗教来抵制邪教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一、宗教与邪教之区

    要引导宗教有效地抵制邪教,首先就要正确区分宗教与邪教。吕大吉先生指出:“宗教作为一种社会化的客观存在具有一些基本要素……内在因素包括宗教的思想或观念、宗教的感情或体验;外在因素包括宗教的行为或活动、宗教的组织和制度。”笔者认为,首先,我国古籍中没有“宗教”这个词,只有宗、教这两个单字。宗,尊祖庙也,即对祖先的崇拜;教,上所施,下所效也,即教化(说文解字)。宗教一词在中国出现是源自佛教,佛教以佛陀所说为教,以佛弟子所说为宗,宗教指佛教教理。拉丁文为religio,意为对神虔诚、敬畏。在《易经》中有: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其次,宗教具有教化功能,对社会发展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而邪教则是宗教的变种,既非宗教组织,又非宗教派别,而是由少数不法分子纠合在一起,披着宗教外衣,摘取和利用宗教经典中的只言片语,掺杂大量封建迷信,炮制一套歪理邪说,蒙骗群众,秘密结社,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邪恶组织。

    宗教与邪教的主要区别:宗教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经过实践检验,得到了社会认可的一种精神信仰、合法组织;邪教是未经政府批准的,行动诡秘,对信徒进行严密的精神控制非法组织。宗教较少干涉世俗事物,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劝人行善,对净化社会风气、促进社会稳定能起到积极作用;邪教严重危害社会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宗教追求超越自我,神与人有严格区别,否定人的崇拜;邪教都宣扬教主崇拜,把教主作为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宗教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是人类文化艺术的载体;邪教是一种邪恶、暴力的短期现象,随着其头目利益目的而发展。宗教以超世性来看待世界与人生,注重“重人贵生”,着重个人修炼,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超凡脱俗;邪教则要求人在当下实现人生圆满,灭绝人性地鼓动人们的终极追求,对信仰者及家庭带来灾难。

    综上所述,邪教不是宗教,邪教与宗教之间有着重大差别,甚至相互对立。因此,以宗教的功能来抵制邪教是可行的。

    二、运用宗教抵制邪教之据

    “宗教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其实就是我们运用宗教抵制邪教的最有力的理论依据。宗教是医治人们心灵与现实创伤的具有镇静剂功能的鸦片,这是从鸦片的药理方面来谈的,而我们往往忽视了宗教这些批判与净化功能。马克思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世界——宗教是它的灵光圈——的批判的胚胎。这样看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要在人间实现人类的解放与自由,他真正批判的是现实世界的不公与苦难,而不是作为文化艺术的宗教。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抵制邪教的法律依据。现行五大宗教不能很好地满足人们信仰需求,所以邪教趁机作乱。如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完善宗教自身建设,与时俱进,充分发挥其批判功能,给人以终极与现实关怀,将有宗教需求的人们吸引到宗教范围内,使其找到精神寄托,人们便会减少与邪教的接触,至少不致让这部分人思想阵地拱手于邪教。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为此提供了法律依据。

    信仰体系与方式的对立是抵制邪教的现实依据。宗教的巨大影响始终制约着邪教的产生,对其歪理邪说起着积极的制衡作用,所以邪教初期攻击的不是政府及制度,而是把矛头直指在宗教理论上占上风的宗教,颠覆人们合法宗教救赎功能和补偿功能的观念,特别是各宗教禁止个人崇拜有效的教条。邪教总是证明自己之是和他人之非,以此来争夺精神领地,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争取信仰资源。合法宗教为传播发展需要,必须争取信仰资源、保卫神道、戒除邪魔、传播福音,这必然与邪教发生冲突。(佛教界最先旗帜鲜明地反对法轮功)即使是宗教,它们的神道也是对立的,何况与邪教。信仰体系的对立,宗教必然与邪教展开斗争。

    抵制邪教就是要“以善制邪”,宗教无疑是符合这一要求的,以宗教手段来抵制邪教具有可行性。

    三、运用宗教抵制邪教之策

    在我国社会生活中宗教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宗教作为抵制邪教的一种有效方式,将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一次重大创新。那么,现实中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来发挥宗教的作用来抵制邪教呢?笔者认为,应从以下五个方面去思考。

    (一)依法适当放宽宗教活动场所限制,缩小邪教活动范围

    宗教不仅能给人以终极终关怀,还能给人以现实的关怀,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对人们有极强的吸引力。目前,我国主要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新教五大宗教。有宗教信仰的人占到总人口数的10%左右,他们参与了社会主义建设并做出了重大贡献。

    我国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信仰成为个人私事,但当前宗教活动仅囿限于固定的宗教场所,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宗教发生作用的范围,使其社会批判功能(对恶的批判)难以得到有效的发挥,使各种歪理邪说有机可趁。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大多数有宗教终极需求的人,难以直接与宗教发生联系,只能通过一定的媒介去寻求。由于人们宗教知识的缺乏,使人们难以辨别宗教与邪教,甚至误认邪教思想为宗教思想,这就为邪教提供了生存发展空间。现实中邪教往往打着宗教的旗号,歪曲篡改宗教经典的部分内容与含义作为自己的教义,对人们有极大的迷惑与麻痹作用。在宗教活动场所以外,人们对于终极信仰与现实关爱的追求,就会受到这些邪教思想的侵蚀。虽然邪教不能为人们提供终极关怀,但其歪理邪说却有蛊惑人心的作用,所以一部分人为邪教所控制。究其原因,就是宗教活动场所过于狭小导致其社会批判功能难以发挥,不能很好地传播其爱和善的精神,不能满足人们对于终极关怀与现实关怀的需求。这就使邪教有机可趁,占领了们的精神阵地。

    因此,在法律允许范围内,适当放宽宗教活动场所的限制,发挥宗教批判功能,打击邪教活动范围,就会使信仰群体摆脱邪教思想控制重新回到健康轨道。

    (二)鼓励宗教参与社会生活,打击邪教的功利活动

    宗教作为抵制邪教的有效手段,不仅要打击压缩邪教的精神领地,削弱邪教在现实中影响,还要给人们更多的现实关爱,争取信仰群体,使人们回到正常的信仰范围内,从而使其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

    宗教一般都有“济世度人”的教义,扶贫帮困、劝人行善、教化众生是其职能所在,它不仅能给人以终极关怀,还能给人以现实关怀,终极关怀的实现离不开现实关怀,现实关怀在宗教发展中有着重大的意义。近年来,宗教组织在各地展开赈灾、捐资办学等各项慈善公益活动,这种活动是不计回报的非功利性行为,体现了它的济世度人的教义。

    现实中,邪教也会进行一些免费赠送财物的活动,也会让人感觉到它在扶贫帮困,对人们有着极强吸引力,但它的这种行为是完全功利性、目的性的,是为了更多地争取信仰群体,控制信徒为以后的邪恶目的做准备。比如在重庆市某年春节就出现了法轮功送钱上门以争取群众入教的事件。这告诉我们:如果宗教不能很好地给予人们现实关怀,那些经济困难的人群,就有可能被邪教控制。目前由于宗教现实关怀不能很好地发挥,使人们不能正确区分宗教与邪教,因而邪教也就有了可趁之机,大肆宣传其歪理邪说,控制人民群众,进而为自己谋取私利。

    因此,我们应认识到宗教现行的慈善关爱面非常有限,不能很好地满足人们对于宗教现实关爱的需求,对于一个终极信仰需求的人来说,现实关怀总是与之相伴而行的,一些人之所迷信邪教,源于认为其能带给他们现实利益。所以这就要求宗教应加强对人们现实生活的关注,积极开展慈善公益事业,给人们更多的现实关爱,切实履行“济世度人”的教义。

    (三)引导宗教法事活动宣传,扩大民众参与度,削弱邪教影响

    宗教法事活动是有规律的,一般遇到宗教节日都举行法会,并在法定区域贴出告示,预邀民众参与,内容一般为说教弘法、布施及纪念活动,这能给人们以宗教的终极关怀,并能在宗教历史上找到相关典故。布施是宗教法会一个重要内容,特别在古代对于扶贫帮困、救济灾民曾起到过不可替代的作用,使人们能沐浴着神的恩典,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关怀感。做到终极关怀与现实关怀并行。所以,宗教节日一般秩序井然,有很好的道德导向作用,也是民众了解宗教的一个有效的途径,而在宗教节日外,平日里宗教注重自身修炼,一般不会聚会,更不会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来。

    相反,邪教一般没有自己的固定节日,因为它是以歪理邪说蒙骗人民群众的非法组织。即使有所谓节日与聚会,也是一种人为的功利性行为,即其头目为达到目的而组织的非法活动。值得注意的是,邪教为了达到占领人们精神阵地,通常也会通过经济帮助以控制信徒,进而利用信徒为自己谋利,这违背它宣称是宗教的那种超世性和非功利性原则,因而邪教所举行的一些所谓活动或法会,只会酿成一幕幕如自焚之类人间惨剧,甚至围攻政府妄图改朝换代。它为实现邪恶目而不择手段,置人民生死不顾。而不像宗教节日那样,是因文化的积淀而成为具有纪念意义的生活,并且有据可循。现行五大宗教,都注重“重人贵生”思想,对净化社会风气、推进道德教育有重大作用。

    邪教所谓的法会活动与宗教存在着巨大差别。但目前宗教法会活动宣传不够,场所单一,社会参与度极低,不能满足人们的宗教需求,我们应引导宗教法事活动宣传,扩大宗教影响,充分发挥其抵制邪教的功能,削弱邪教影响。

    (四)创新宗教传播媒介,限制邪教传播渠道

    为引导宗教抵制邪教,推进和谐社会建设,宗教在传播手段上应实现多元化,积极利用现代化传播方式发挥自身积极功能,限制邪教的传播途径。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善者以之为善,恶者以之为恶,科技使人类交流渠道多样化,客观上也为邪教提供了传播途径。邪教为达到目的,总是借用科技手段,散布歪理邪说,如利用网络、电视、广播干扰正常的电视、广播信号,插播邪教节目,蛊惑人心,千方百计地争取信徒。此外,他们还在公共场所散发邪教宣传材料(书籍、画报、光盘)和所谓的法器,企图以宗教为幌子蒙骗群众,博得社会支持以实现其邪恶目的。这种犯罪行为不仅干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也破坏了和谐社会建设。

    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宗教对社会发展有重大贡献,可以说,宗教是与社会发展是相适应的。但其作用还未充分发挥,特别是作为抵制邪教的手段,在利用现代化传播手段时显得较为被动,大多寺庙、道观、教会还没有自己的宣传资料、学术刊物、网站,更不必说广播与电视,这是将阵地让与了邪教。所以宗教要净化社会风气,战胜邪教,就必须尝试多样化的传播手段,可以创办学术刊物,组建周末学校,开通网站,印制必要的宣传画册,在宗教节日里开办自己的广播电台、录制反邪教节目;可以向群众赠送法器、宗教经典与知识小手册,定期向社会开办知识讲座,这样就可以较好地限制邪教的传播渠道,使人们能够在宗教范围内获得终极关怀与现实关怀,限制邪教的发展。

    (五)加强宗教知识教育,进一步认清邪教本质

    由于邪教往往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传播,歪曲宗教经典而为自己行骗的教材与教义。人们被宗教迷惑,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宗教知识,不能辨别邪教。

    要有效地杜绝邪教,就必须加强对人们宗教知识的教育,其前提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但只有这些教育还不能全面杜绝邪教。信仰问题不能完全用科学手段来解决的,信仰问题必须从信仰层面来解决。当人们渴望从信仰中获取终极关怀与现实关怀时,是其它任何理论不能取代的,所以,还必须由宗教来完成。但目前,我国国民的宗教知识相当贫乏,对宗教缺乏全面、客观、公正的认识与态度,往往将其视为迷信而非文化,对社会百害而无一利。在当前国民教育体系中,宗教知识面窄、量少、师资匮乏。据统计,人教版教材中小学、初中没有涉及到宗教相关的知识,只在高中政治的哲学与社会常识、上层建筑两个章节中有只言片语,且没有从积极功能方面叙述。所以,宗教知识教育在我国初、中等教育中基本上是空白。在大学教育中,近年来宗教学专业本科、硕士、博士阶段相继开设,对宗教有了较公正客观全面的认识,但这仅限于专业学生,而非专业学生依旧不了解宗教,而且绝大多数老师、校领导对宗教还是一知半解,甚至是一无所知,所以这样知识结构限制了人们辨别邪教的能力,反而被邪教所利用、控制,一些大学教授加入邪教就是一个例证。社会教育领域中,目前热点是职业技术教育,人文知识特别是宗教知识教育极端缺乏,这就给邪教提供了可趁之机。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引导宗教抵制邪教是一种有效方式,这就必须加强宗教知识教育,对宗教知识进行必要的社会宣传,如果在全社会能很好地宣传甚至普及一些宗教知识,必将会有效地抵制邪教,提升抵制邪教的效能。(作者单位:西南大学宗教研究所)

    参考文献:

    [1]吕大吉,《宗教学通论新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76、53页。

    [2]何光沪:《多元化的上帝观》,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1页。

    [3]陈麟书,《宗教学原理》,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8月版546页。

    [4]《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453页。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