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带着奇葩说团队,马东的新公司要玩什么新奇葩
2016年08月30日
来源: 财经综合报道
【字号: 】【打印

    2015年9月12日一早,马东的朋友圈就被张泉灵的离职感言刷屏。“在传媒业发生剧烈变革的时候,要得风气之先,离职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马东对虎嗅如是说。不过短短两年,两相对比,同为央视主持人,他比前同事们走得更早也更远。

    9月16日,马东的团队举行了一场“九零后才能参加”的发布会,宣布新公司“米未传媒”(取ME&WE之意)成立。他们在开场前发送某品牌牛奶和咖啡,与嘉宾互动(你喝牛奶咖啡的表情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投射到现场大屏幕上),连商业化赞助活动也跟他借以在视频圈出名的综艺节目《奇葩说》一样欢乐。在这场大咖秀上,李开复、徐小平等投资人士,龚宇、范钧等公司高管,乃至郭德纲、贾玲都纷纷捧场。这一切令身处现场的虎嗅编辑喟叹一句,这哪是发布会,这压根儿是一场彻底被“娱乐综 插图2.jpg 投资圈和娱乐圈的名人,你认识几个熟脸?艺化”的花样答谢综艺晚会。

    马东为什么要出来创业?一脚踏进上游内容圈,他与老东家的关系怎么处理?他的米未能给文娱视频圈带来哪些变化?来听听虎嗅与马东的对谈的吧~

    马东离职前,爱奇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今年7月,身为爱奇艺CCO的马东离职的消息开始在圈内不胫而走,但除了爱奇艺一纸官方声明外,当事双方并无更多解释,这导致外界对此猜疑不断。所以马东离职之前,爱奇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马东在担任CCO期间,也是爱奇艺在内容与规模上升最快的时期。爱奇艺在此间极大扩充了版权内容,并且搭建了名人工作室形式的自媒体视频平台,加上百度的流量,爱奇艺有了放手和优酷土豆一搏一的体量。回忆起在爱奇艺的988天工作经历,马东颇为谦逊地总结道:“在全部团队努力下,我们一起实现这个目标,能参与其中,我与有荣焉。”

    虽然与有荣焉,但也有苦恼时。一年多时间里,爱奇艺从一个技术为主的平台公司,转向一个平台为主的媒体公司。作为CCO,他不得不将七成时间用于团队和资源管理。“每天几乎都要开大大小小的十几场会议,留给我在内容创作上的时间太少。”马东告诉虎嗅,他想将大部分精力放到创作上,于是就找龚宇喝酒。

    “离职创业”这话一出口,龚宇就反问:“你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

    “不,你没有想清楚,你再想想吧。”

    在马东眼里,龚宇是“一位非常公平的企业家”。他告诉虎嗅,龚宇曾经在爱奇艺内部表示:爱奇艺来来往往有很多人,离职的时候,有两种理由他不阻拦:第一种是家里有事;第二种是自己创业。“因为龚宇自己是创业者。他也是从在企业里面做高管,转到执行创业的,所以他特别理解一个创业者的内心冲动和需求,他对于创业的人离职会给予特别多的鼓励和宽容和支持。”马东说。

    插图.png 作为发布会上唯一演讲的视频网站高管,龚宇语气多少有些感伤(嗅君拍摄,渣像素勿怪)但面对马东的离职请求,龚宇究竟没那么干脆。马东前前后后提了两三次,龚宇才最终接受。有迹象表明,接替马东的或将是来自央视二套的副总监郑蔚(目前任爱奇艺首席信息官,她是《开心辞典》的监制)。

    不过爱奇艺并不吃亏,米未传媒制作的《奇葩说》第三季已经确定会与爱奇艺继续合作,龚宇在发布会上也称,希望双方能达成长期的战略合作——作为成就马东今天的一座桥梁,今天的结果也是水到渠成,马东告诉虎嗅:“从感情上,我肯定平等条件下先给他,不平等条件下我也愿意先给他——人是有情感的。”

    马东说,做内容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做完了总感觉哪里不对,都会觉得应该能做的更好,虎嗅问他在爱奇艺是否抱憾,他笑称自己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我早就学会了不遗憾。”

    坊间盛传的马东离职是因为爱奇艺迟迟没有上市,未能兑现马东当初加入爱奇艺时的承诺。马东在接受虎嗅专访时回应道,这都只是外界猜测,事实并非如此,他离开的原因就是觉得自己创业已经到了时候。“要是因为‘撕逼’离开,那我和龚宇今天还能站在这个发布会的台上吗?”在发布会上,马东这么反问道。

    “我想实现自己人生的角色自由。”马东在发布会上说道,“多体会一些新的角色,会有更多幸福感。”对于刘建宏、郎永淳、李咏乃至最近的张泉灵等一票前同事而言,这大概也同样是他们的心声。

    动次打次:米未要怎么玩?

    虽然不缺钱,但还是融资了。在马东离职的消息公布后,就不少投资人找上来想投资米未。“我并不缺钱,《奇葩说》团队整体创业,这个项目的广告,很多广告主挤不进来。”马东认为,对内容方来说,钱多不是好事儿,“比钱更重要的其实是需要行业资源和背景,所以我找了互联网背景的基金来背书。”

    在推掉了三十多家上门谈融资的基金之后,米未接受了创新工场(领投)和娱乐工场(跟投)的A轮投资。各方均拒绝透露具体投资金额,马东解释说,现在创投圈这么乱,虚报融资额的事儿太多了,所以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争论。不过李开复在演讲中表示,这是创新工场有史以来最大一笔人民币投资项目。

    米未的“年轻崇拜”。马东最初与牟頔团队接触是在2014年5月,当时身为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马东找到还在央视工作的牟頔,在节目的理念、设想,以及运作方式上两人一拍即合,牟頔很快同意跟随马东去爱奇艺,唯一的条件是带上自己30人的团队。这一走,牟頔一行人成了史上最大的央视“出走”团队,也因此才有了随后《奇葩说》的成功。

    马东认为创业最重要的是“身边有人,兜里有钱,脑袋里有主张”。他数次强调,这次创业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和《奇葩说》团队一起。这个由《奇葩说》制片人牟頔领衔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90后团队是马东创业的信心来源之一。目前,米未的内容制作团队有40人左右,加上其他职位的人员,整个公司的人数约50人。这是一家有着绝对“年轻崇拜”气质的公司,它的团队成员都以90后成员为主,在发布会现场他们甚至还专门播放了团队成员以TFBOYS《青春修炼手册》为背景乐的MV。

    “我拉高了大家的平均年龄。”马东自嘲道。

    米未的内容故事。从与马东对谈和发布会现场来看,米未的最优质的资产是《奇葩说》及其团队的创造力,其未来发展的方向仍在视频网站长尾显著的综艺节目及其垂直开发上。

    马东告诉虎嗅,米未团队继续在爱奇艺时期的“工作室模式”,进行扁平化管理,给创作者更宽松的空间。未来,马东希望自己能够将六到七成时间用于和这帮90后一起进行内容创作。

    除了做垂直内容生态之外,还要做“自媒体内容矩阵”,米未甚至提出“不牛逼,毋宁死”的口号。在为视频平台提供内容的同时,也会自己造IP。但除了《奇葩说》,米未对未来产品的形态和产品计划都讳莫如深。而在接受虎嗅采访时,马东则透露了些许信息。他说,米未绝不会买IP,“把成熟小说买来直接转换是对的。”马东对虎嗅表示,“但在综艺领域,好多国外节目模式,我觉得基本都是用来骗中国人的。”

    黑喂狗:除了《奇葩说》,米未到底还有什么?

    《奇葩说》是个好节目、好IP,而人们对米未的所有信心、米未目前所有的估值都建立在这档节目基础之上。但除了被提及少数几次之外,不论是在与虎嗅对谈还是在发布会上,《奇葩说》从来都不是主角,反而是“内容垂直系统”成了高频词。这个概念并不具象,人们可能产生如下的疑问——

    《奇葩说》之外,没有公布其他的产品计划。马东称,虽然他们的团队在综艺节目方面“天天都有新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将之“整合到内容垂直系统里去”。这个内容垂直系统到底是什么?没有解释。“每天都有新创意”且能纳入这个系统的新产品是什么?没有解释。马东说,米未不是一家制作公司,这意味着,尽管他拉来了万和天宜的创始人们,说“一起改变中国的互联网自制内容市场”,但实际上他们的商业模式完全不一样。

    米未的商业模型是什么?米未官方并没有把“内容垂直系统”展开来说。而在与虎嗅对谈时,马东举了一个红楼梦的例子来类比他们要做的事情。

    内容垂直公司就是做了一个内容是“竖着”的。举个例子,四大名著、中国诗词歌赋,中国的文化是平台,是横着的。《红楼梦》是垂直的,因为一个《红楼梦》产品巨大的产业效应,就是能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中间还产生了红学,还有无数人为之痴迷研究了100多年了,也没弄清楚。《红楼梦》就是一个内容垂直系统。

    我们不妨将米未的“内容垂直公司”理解为:原创IP的全产业链开发,电影、电视剧和游戏都可能是它涉足的领域。但既然不涉足内容制作,那么意味着这家新生的公司,未来主要通过与视频平台合作变现。

    然而即便是经过一场发布会和一场对谈,初生的米未所能拿出的最优秀的产品还只是正在热播的《奇葩说》,却无更激动人心的项目宣布,是为了保密,还是别有他因,目前都不得而知。要证明自己在互联网娱乐这个“水深不可测”的垂直领域,有更多创意和更成功的商业逻辑,米未还需努力。而重新出发的马东则对此充满了信心:

    我相信我们是在时代最前面的一群人,我们的视野还相对开阔。我们还保持柔软的内心,愿意去接受新的东西,没有那么自负,没有那么自以为是,没觉得自己很牛B,但是如果不牛B也不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出发状态。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