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法轮功成员如何消减自身认知失调
2016年08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成员在练功学法过程中,常常会出现认知、态度与行为结果相悖,产生认知失调的问题。这种认知失调往往产生于李洪志向弟子承诺的美梦或预言以“美丽的肥皂泡”而终结之时。按理说,随着这些“谎言”不攻自破,随着自身认知失调的加剧,法轮功成员应该进一步认清李洪志的邪恶本质,从邪教中彻底脱离出来。然而我们所看到的结果却恰恰相反,部分法轮功成员不但没有“浪子回头”,反而对李洪志更加崇拜,对练功学法更加虔诚、执著。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法轮功成员在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过程中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弄清楚这些问题对我们进一步了解和研究法轮功成员的内心世界,为帮教提供准确、科学的策略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本文以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L·费斯廷格的认知失调理论为基础,从法轮功成员认知失调产生的原因出发,结合邪教相关歪理邪说试着对法轮功成员如何消减自身认知失调作简单分析。

    一、认知失调理论的基本概述

    认知失调理论是认知一致性理论的一种。在费斯廷格看来,所谓的认知失调是指由于做了一项与态度不一致的行为而引发的不舒服、不愉悦的感觉,在一般情况下,人们的态度与行为是一致的,但有时态度与行为也会产生不一致。在态度与行为出现不一致时,常常会引起个体的心理紧张。在为克服这种由于认知失调引起的紧张与不安时,人们需要采取多种多样的方法,以减少自己的认知失调。这里的“认知”指的是任何一种知识的型式,包含看法、情绪、信仰以及行为等内容。

    就法轮功成员而言,认知失调是指其练功的行为结果与先前一贯的对练功的认知(通常是正面、积极的)产生分歧而引发的不舒适、不愉快的情绪体验。随着认知失调的不断增加,法轮功成员所面临的身心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二、法轮功成员认知失调产生的主要原因

    一是“练功祛病强身”产生认知失调。法轮功成员坚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始终抱着练功不仅能使自己祛病强身,还可以让全家受益的坚定信念,可结果是没病练成了有病、小病练成了重病甚至死亡,家人也根本没有受益。此时法轮功成员所持有的坚定信念(练功能治病)与行为结果(练功得了病等)产生矛盾,导致内在不协调。

    二是“练功圆满说”产生认知失调。“圆满”是法轮功成员练功学法的终极目标。李洪志也曾向众弟子承诺了10年“圆满”等诺言。法轮功成员为了所谓的“圆满”,不惜抛家弃子,割舍亲情,经历了无数苦难与坎坷,但是10年(甚至更多)苦苦修练后却没有出现“白日飞升”的壮观景象。当法轮功成员突然醒悟“圆满”只是个美丽的肥皂泡,其内心失调感是十分强烈的。

    三是“法身护佑说”产生认知失调。法轮功成员因坚信身上有师父的法身护佑,而不管遇到怎样的境况都没有采取必要的保护性措施。譬如有些人大胆试“法”,毫不理会行驶车辆可能带来的危险、生病拒医拒药等,最后发现师父法身并没有显灵,给自己造成诸多无法弥补的伤害。

    四是“世界末日论”产生认知失调。李洪志曾多次向弟子扬言世界末日就要来临,而且还给出了末日来临的具体时间,最后这些所谓的“末日”都随着时间的到来而真相大白。当“预言”成“谎言”的真相被揭穿之时,此时法轮功成员会表现出明显的失调感。

    三、法轮功成员消减认知失调的途径与方法

    法轮功成员的认知失调是内心保持的态度或坚定信念与实际产生的行为结果不一致而产生不舒适、不愉快的情绪体验。随着认知失调的不断增加,情绪体验的逐渐累积,法轮功成员要求减少和消除失调的欲望就会愈来愈强烈。根据心理学家L.费斯廷格认知失调理论,结合法轮功成员自身特点,法轮功成员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途径与方法通常有:

    1、改变自身态度。改变对法轮功的态度是法轮功成员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常用方法。态度是法轮功成员在自身道德观和价值观基础上对练功作出的评价及行为倾向,来源于其基本的欲望、需求与信念,主要由内在感受、情感、意向三方面要素构成,只要激发出其中任何一个表现要素,都会引发另外两个要素的相应反应。一旦产生认知失调,法轮功成员都会有尽最大努力改变引发自身内在不平衡、不一致的认知因素,希望使其与以前的情绪行为(练功学法行为)相吻合,这种改变实际上是其心理上的一种自我安慰。譬如当法轮功成员因“练功治病说”产生认知失调时,会表现出明显的沮丧、彷徨、不舒服,情绪低落等,但随后就会逐步改变自己对练功能治病这一旧态度,用譬如:练功治不治病并不要紧,其实我很喜欢练功;练功让我开心、放松;自从练功后我身体越来越好了(法轮功成员自封的)等新态度来取代旧态度。一旦旧态度被取代,法轮功成员内心各种认知因素会逐渐趋于平衡,自身失调感会明显削弱。同时,李洪志的“向内找”、“业力说”等歪理邪说、周围环境等也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法轮功成员的态度选择与改变。

    2、减少行为选择。主要是指法轮功成员通过减少行为选择让自己相信之所以做出与态度相矛盾的行为是因为没有更多的选择。众所周知,很多法轮功成员在没有练功之前,都或多或少地在现实社会中遭受了来自工作、家庭、情感等方面的压力与挫折,使其对自身及周边人或事失去了客观公正、科学准确的估量与评价。并且这种歪曲的经验挫折和道德判断不会消失,而是潜藏在法轮功成员的潜意识中被压抑着。一旦他们听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就会陷入练功学法的深渊中,尝到那些自封的、夸大的练功带来的所谓好处,同时满足身心需求和趋避现实社会给其带来的压力与痛苦。这些都使得法轮功成员在面临认知失调所带来的负性情绪和情感体验时,果断减少行为选择,大胆为自己辩护。譬如法轮功成员因“练功圆满说”产生认知失调时,其实其心理会形成练功可能不会“圆满”的结论,但是迫于李洪志的教主权威,产生强烈的恐惧感和无助感,甚至认为现代社会人心险恶、道德素质低下,返回其中更没有什么希望,还不如专心致志、虔诚执著地练功学法。虽然目前还没有真正走向“圆满”,但仍比放弃练功进入现实社会更为容易和被自己所接受,从而导致法轮功成员在谎言面前没有丝毫的退缩与醒悟,反而更加坚定、积极地投入到练功学法中。

    3、增加和谐认知。增加和谐认知是法轮功成员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主要途径,主要指法轮功成员在原有认知的基础上增加更多能促使自己内在一致性、协调性的认知因素。这些新增的认知因素在某种程度上会削弱或者取代原有认知的地位,促使态度与行为趋于和谐。譬如当法轮功成员因“法身护佑说”而产生认知失调时,为了尽快消除和减少失调给自己身心带来的一系列纠结与痛苦,会试着增加如:师父的法身没保护我是因为我没有完全割舍“情”,是因为业力太重;尽管目前的状况不太乐观,但我是在做好人、做好事等认知因素,进一步削弱失调感。还有很多法轮功成员迫于周围环境的压力,增加如:自己现在放弃修练,别人会怎么看我呢?我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放弃太可惜了;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证明给“常人”看等认知因素,其实这些认知因素在消减失调的同时,无形中已经强化了自己的练功行为。同时,对于中毒太深的法轮功成员,精神和思维被邪教牢牢控制,不能自主,在选择增加和谐认知因素、消减失调路径时都是建立在邪教歪理邪说的基础上,按照李洪志预先下好的“套”一步步往深渊走去。这也就难怪法轮功成员会在“谎言”面前会执迷不悟,欲罢不能。

    4、改变失调行为。改变失调行为是指法轮功成员彻底看清了李洪志的江湖骗术,丑恶嘴脸,从此放弃练功学法,从黑暗的深渊中走出来,使得自身的情绪行为不再与所持态度相冲突,最终有效地消减自身认知失调。当然,现实中法轮功成员通过此种途径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个例非常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法轮功成员产生认知失调,感觉情绪紧张、压抑而努力挣扎,尝试改变的时候,没能得到“明白人”及时的点拨和引导,而导致其一直停留在自己的思维小巷中,越陷越深,越走越远。但不管这样的例子多么稀少,通过法轮功成员自己醒悟,改变练功学法行为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这种途径是大家所希望的,也是实现法轮功成员彻底转化,防止其反复的最有效途径。

    总而言之,法轮功成员在“谎言”面前仍对练功学法抱着坚定信念的这一举动看似偶然,实属必然。如果在看待法轮功成员消减自身认知失调途径时,能再与“法身说”、“业力说”、“向内找”等一系列歪理邪说有机结合起来,我们就会对文章开头提出的疑问有一个比较清晰、全面、准确的认识和定位了。其实,了解法轮功成员消减自身认知失调的心理历程,对挽救也有着积极的启示。试想,挽救中如果志愿者能在明显感知、察觉到法轮功成员产生认知失调时,给予及时、准确的教育和疏导,积极引导其自己认清邪教本质,通过改变行为来消减认知失调,这对保证帮教效果,防止其反弹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作者系乐山师范学院教育与心理学系讲师)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