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对“法轮功”邪教话语演变阶段的分析
2016年08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邪教话语伴随“法轮功”性质的变化而变化,“法轮功”从气功辅导班、非法组织、邪教组织、政治组织,其性质几经变化,由此也带来其邪教话语的不断演变。通过对其代表性邪教理论的研究,发现其邪教话语演变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即气功主导型话语、宗教主导型话语、政治主导型话语等不同阶段。

    一、气功主导型话语

    “法轮功”并非开始就是邪教,“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曾经跟随气功师李卫东、于光生练习“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所以“法轮功”初创乃是依托气功,用李洪志自己的话讲,“法轮功”是所谓层次较高的“佛家气功”,并且“法轮功”早期还曾在“中国气功研究会”登记,作为其直属功派。李洪志在《法轮大法义解》中也承认说:“当我们第一本书《中国法轮功》写出来时和低层次的气功有些方面很雷同。”因此,“法轮功”早期的话语以气功话语居多,可称之为气功主导型话语。

    李洪志开始传功时请长春的几个人帮他搞了一本《法轮功》的小册子,内容包括“法轮功”简介、基本功法和“心性”的修炼等三部分。1992年9月在此基础上略加了些内容,取名叫《中国法轮功》。1993年4月由“军事谊文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中国法轮功》,内容又有较大增加。1993年12月再次由“军事谊文出版社”出版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该书主要内容论说所谓气功是史前文化,“不是我们这茬人类发明的东西”;功力是“靠‘德’这种物质转化来的,靠心性修出来的”;修炼可以“开天目”,一旦“天目”打开,就有“遥视”功能;气功治病是“从根本上去掉病的原因”,较之医院治病更胜一筹;“佛家气功”与佛教没有关系,“走的不是一条路,不是一个法门”;“法轮”是“宇宙的缩影”,“法轮功是佛家功”,是“高层次修炼”,“法轮功”的修炼特点是所谓“法炼人”、“修炼主意识”、“炼功不讲方位、时间”、“性命双修”、“不带意念”等;讲解“法轮功”五套功法的动作要领与口诀;回答“法轮功”学员围绕“法轮”、“功法”、“心性”、“天目”、“磨难”等提出的各种问题,诸如“法轮是啥样的”、“打雷能不能炼功”、“什么是大根器的人”、“天目开了是否在释放能量”等。对这本书的话语分析可以看出,主要还是运用气功话语介绍“法轮功”的功理与功法。

    二、宗教主导型话语

    1994年12月,李洪志《转法轮》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内容重点围绕所谓“法轮佛法”展开,不再谈“佛家气功”了。《转法轮》最值得注意的变化之一是增加了所谓的“论语”作为绪言。分析《转法轮》的话语可知,“佛家气功”已被“法轮佛法”替代,已经不再是气功主导型话语,而是宗教主导型话语了。正因此,后来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以将气功宗教化为名,将“法轮功”开除了。

    《论语》是“法轮功”邪教话语从气功主导型向宗教主导型演变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篇“奇文”,该文盗用孔子《论语》之名,一改《中国转法轮》(修订本)对“法轮功”以“佛家气功”冠名的做法,改称“法轮功”为“佛法”,文中说:“‘佛法’是精深的,他是世界是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谓的‘道’,佛家所说的‘法’……‘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说清的唯有‘佛法’。”李洪志在许多场合下,贬低佛教,抬高《转法轮》。在“论语”中说:“其实‘佛法’不只是经书中的那一点,那只是‘佛法’初级层次的法。”《转法轮》中说:“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分。”在《转法轮》(卷二)中,诽谤和低贬佛教的内容就更多了。李洪志还将其“经文”汇编取名为《法轮佛法经文》。李洪志后来在各地的“讲法”,譬如长春、新加坡、欧洲、美国、瑞士、悉尼、新西兰等地的“讲法”,干脆全都冠以“法轮佛法”,只字不提“佛家气功”了。

    其实李洪志所了解的佛教并不是真正的佛教,而是卢胜彦的“灵仙真佛宗”。卢胜彦法名莲生,自称“活佛”、“宗主”,台湾人,1971年始创“灵仙真佛宗”,上世纪80年代移居美国西雅图,著有《灵仙真佛宗》、《灵的世界》、《第三眼世界》、《灵仙飞虹法》、《大手印指归》、《灵魂的超觉》等许多种书。“灵仙真佛宗”在美、加、英、日、荷、印、新、泰、台、港等世界各地设立分堂,发展信徒百万人之多。李洪志往泰国探望妹妹李萍时接触了“灵仙真佛宗”,并对其中许多内容予吸收,譬如所谓的“天目”、“大手印”等,在“灵仙真佛宗”中都能找到影子。其实“灵仙真佛宗”并非正宗佛教,佛教界人士视之为“旁门左道”。

    三、政治主导型话语

    “法轮功”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其反华反共的政治倾向日益明显,在李洪志发表的一系列经文和讲法中,充塞着大量的政治话语,标志“法轮功”邪教话语已经过渡到政治主导型话语阶段了。

    2000年李洪志发表了一系列所谓“经文”,公然向中国共产党叫板。这些经文包括《预言参考》、《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着》、《严肃的教诲》、《除恶》等,公然煽动“法轮功”修炼者要“顶着压力”,从“放下生死”中走出来,与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相对抗,也就是他所谓的“揭露邪恶”、“抑制邪恶”、“除尽邪恶”。他在《不政治》一文中辩称:“那些反对邪恶政权祸国殃民的正义反抗者”,不是在搞政治,而是“救度世人”、“挽救众生”。

    2002年4月,李洪志出于同中国政府对抗的需要,抛出了《北美巡回讲法》,“主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第三件事,就是你们发正念的问题”。李洪志一改以前所谓“学法”只是为提高“心性”、“层次”、“圆满”的说法,而将“学法”与修炼者“所代表的天体”及其中的“无数和众生”之“救度”联系在一起,这一来,就将“学法”所代表的“个人圆满”向“救度众生”转换。李洪志特别强调的是“讲清真相”,他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这一来,李洪志将“讲真相”直接与“救度众生”挂上了钩。他还具体地讲了如何“讲真相”的方式,他说:“发传单哪,打电话,利用电脑网,上领馆哪,还有的通过各种媒体形式在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谈到“发正念”,李洪志说:“发正念这件事情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他将“发正念”作为“铲除邪恶”的最有效手段。很清楚,李洪志所谓的“邪恶”,是针对中国政府而言的,所谓“讲真相”、“发正念”都不过是铲除“邪恶”的手段。由此可见,“三件事”绝非空穴来风,反华反共的政治动机和目的跃然纸上。

    2003年6月22日李洪志《在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公然将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他明目张胆地、恶狠狠地对“法轮功”练习者煽动说:“共产党政权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你们在正法过程中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铲除这一邪恶旧势力呢?”“我们要维护常人层次上的法,就要铲除共产党政权这个旧势力的总代表。”

    2004年11月18日至12月4日,在美国的“法轮功”报刊《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是“法轮功”邪教组织迄今为止抛出的最为系统的反华反共的政治言论,“九评”的发表更加充分暴露了法轮功的反共政治本质。《大纪元》的“公告”中明确说:《九评共产党》是“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定论”。文中毫不掩饰地说:“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文中甚至将中国共产党称之为“邪教”。文中还蛊惑说:“我们有必要全面反思和揭露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组织,让仍旧被共产党政权欺骗的人们认清它十恶俱全的本质,从精神上肃清共产党的流毒,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党的一切幻想。”文中还提出了蛊惑煽动性的政治口号:“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有希望;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大纪元》还在“公告”中表示,要发表《九评共产党》的续集,并与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其他媒体如“博大新闻网”等联合举办《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大赛。

    很明显,上述“法轮功”邪教话语已经完全政治化了,根本没有丝毫所谓“修炼”的味道了。这其中值得注意的具有明显政治倾向性的邪教话语有三类:第一类是幌子,即所谓“救度世人”、“挽救众生”等;第二类是要铲除的对象,即所谓“大红龙”、“流氓政治集团”、“邪恶”等;第三类是手段,即所谓“揭露”、“制止”、“遏制”、“铲除”等。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