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修炼者“救星情结”的消解探析
2016年08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与一些法轮功痴迷者的接触中,笔者发现他们视李洪志为“救星”,身处“逆难”时,都坚信自己会得到“师父”的法身护佑。这看似荒诞的“妄想”,其实有深层次的心理机制在作祟。这种心理机制就是“救星情结”。

    “整个人类都有这种对救星的期待……实际上,‘救星情结’是集体无意识的一种原型意象。在我们这充满灾难、迷惘的时代,它自然又被激活起来……”(瑞士著名哲学家、分析心理学家荣格)。“救星情结”属于典型的集体无意识。

    不知李洪志及其“大法骨干”是否研究过“救星情结”,但从李洪志的所作所为来看,毋庸置疑,其利用了修炼者的“救星情结”。可不,有的痴迷者在遭受“法轮功”的身心摧残时,仍把李洪志当成拯救自己的“救世主”。

    一、李洪志利用“救星情结”的手法

    1、编造“末世论”,让修炼者“心有所惧”。“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李洪志的这种无端的言论,旨在让修炼者恐惧,加剧“救星情结”的程度,为“救世主”增加分量。

    2、扮演“救世主”,让修炼者“情有所依”。李洪志为了让修炼者遵从于己,竭力把自己吹嘘成救人于难的神。

    ——“我出山的首要目的,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真正地往高层次上带人。”用以标榜自己的“崇高”使命。

    ——“地球寿命是由我们定的,我师爷定的上次地球爆炸时间……这次地球爆炸时间是由我定的。”“本来这个地球去年就该炸掉”,没有炸掉,那是因为“我的功完全能够制约这层物质不让它发生分裂、爆炸或者其他什么,完全可以制约的。”以此向修炼者暗示自己是地球的“主宰”。

    ——“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妄言自己有莫大的“神力”

    3、抛出“圆满说”,让修炼者“修炼有望”。为了化解修炼者心中潜在的恐惧,李洪志“指点迷津”:修炼“法轮功”,力求“圆满”。

    ——“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别说你度你的亲人,你把地球攥在手里也不费吹费之力。”用此满足修炼者自我实现的需要。

    ——“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描绘“诱人图景”,让修炼者产生美好的幻想。

    二、修炼者“救星情结”的表现

    “救星情结”尽管属于内在的无意识,但在修炼者的“心得体会”中,仍然处处可见。有的修炼者的“救星情结”甚至从无意识的状态转化成了意识状态——

    “当我们身神合一溶于法中时,就构成了金刚之体,不是我们贪生怕死,而是邪恶不配迫害我们。即使我们还有执著和常人心在,他们也不配考验我们,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师父管着……有师在,有法在,它们动不了我。”(大法弟子)

    “我迫不及待的把师父已出版的书全部看完,更确信无疑了。不知多少次幸福的泪水不觉地流淌……当即对师父发誓,无论遇到多大的魔难与艰险,无论刀山火海还是抽筋剥皮,我的心不会与师父分开,在这个宇宙没有任何力量能使我放弃这部宇宙大法。”(大法弟子)

    “师父的讲法一直指导着我,使我在人中一言一行都从法的角度去思考。在放下了自己的执著和向内找到自身的问题之后,我更多的是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大法弟子)

    “不要在赞扬声中忘乎所以,不要被一切外在环境所干扰,时刻用法来对照自己,悟到做到,一步步升华,扎扎实实地提高,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严格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精进实修。”(大法弟子)

    三、修炼者“救星情结”的消解

    “不是人支配着情结,而是情结支配着人。”转化“法轮功”修炼者,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分解、消融修炼者的“救星情结”,把修炼者从“救星情结”的笼罩下解救出来。

    1、消除修炼者的“从众心理”。“从众”指在个体与群体意见发生分歧的情况下,个体顺从群体的压力并让步。与之相反的是独立自主行为,即个体自己得出看法,并在他人或群体面前捍卫这一看法。

    笔者发现,部分修炼者由不信到信,由好奇到着迷,最终改变自己的初衷,接受大多数人的意见,并非想象的那么复杂,往往只是因为害怕陷于孤立。李洪志倡导“在常人中修炼”,倡导“同修”就利用了“从众心理”。当然,受潜意识所左右的修炼者的思想行为是自动的,在做修炼圈子里的人所习惯的事时,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一个人在日常生活和心理学实验中常常遇到“违拗现象”(即行动或言论与群体相反)。在这种现象背后常常掩盖着这样一种事实:对这一个体最有权威的参照群体是另一个有着不同准则和价值观的群体。基于此,应根据反邪教志愿者的不同职业、性趣爱好和知识背景,成立各具特色的帮教组织,并通过各种活动张扬正确的价值观,增强帮教组织的影响力。

    2、重塑修炼者的“自尊心”。自尊意味着自我满足、自我接受、自我尊严意识、自我肯定态度,以及现有的“自我”与理想的“自我”的一致性。说得直白一点,自尊就是个人的价值判断,表现为个体对自己所采取的各种定势。自尊心的动机是“尽量增强对肯定自己的定势的感受,尽量缩小对否定自己的定势的感受的个人需要。”如果修炼者的自尊心增强了,就会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意,进而降低对虚幻世界的向往。

    3、强化修炼者的“自我意识”,让修炼者拥有完整、独立的“自我”。自我由能自觉到的知觉、记忆、思维和情感组成,是意识的门卫,如果某种观念、情感、记忆或知觉不被自我承认,就永远进入不了意识。

    人关于自己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周围的人对他如何评价,特别是集体或群体的评价。在有利意见的影响下,自我评价提高,在不利意见影响下,自我评价会降低。因此,反邪教志愿者或反邪教帮教组织要善于通过积极评价,对修炼者进行“正强化”。

    参考文献:

    库珀史密斯:《自尊心的前提》

    伊·谢·科恩:《自我论》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