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离教综合症”分析及对策
2016年08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帮教“法轮功”痴迷者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许多“法轮功”人员在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通常会出现一系列遗留问题,这些问题处理不当则为日后反复埋下隐患。我们把这一现象可称之为“离教综合症”或“脱瘾综合症”。著名学者斯坦顿·皮尔曾对此类现象做出如下定义:“当一个人通过毒品(或其他痴迷行为)人为地使自己处于漂浮状态,并营造出一个不那么凶险的空间之后,那么,一旦当他脱离了那种与世隔绝的状态,而必须重新面对好不容易才得以长时间逃避了的现实的时候。这种重新面对很可能是烦人而痛苦的,这是因为那些不能抵御诱惑及其效应的人们会由于没有了毒品(或其他痴迷行为),而产生一种其他更为健全的人们,似乎没有感受过的无依无靠的感觉。”

    一、“离教综合症”的特点

    掌握“法轮功”人员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的内心变化,是制定巩固帮教措施,帮助他们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决裂,最大限度融入社会的主要依据。“离教综合症”主要有以下六项特点:

    (一)抑郁感受。“法轮功”练习者在李洪志鼓吹的“不二法门”、“放下名、利、情”的欺骗下,交际范围只限于功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转法轮》,全身心投入求“圆满”、修“果位”的急功近利状态,思想完全封闭,心理自制机制变得非常脆弱,哪怕碰到细微的生活琐碎小事,都会无所适从,极易产生抑郁感受。一是内心空虚。他们在练功期间的主要生活动力是“集体学法、练功、发正念”等,自认为领悟了人生真谛,大彻大悟。在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觉得没有精神动力,内心极度空虚。二是自责感强。他们在了解了自己被“法轮功”邪教组织精神控制的种种因素后,就会为自己的愚蠢行为而自责,会为自己把一些功友引入歧途而自责,会为自己对亲人、朋友造成的伤害而自责。三是无所适从。“法轮功”人员中绝大多数在社会上属于弱势群体,人生失意,在接触“法轮功”后认为找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一切烦恼问题迎刃而解。而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他们往往感觉像是爬到二楼后被人抽去梯子,不知如何着地。在抑郁状态下,他们会陷入绝望的深渊,找不到出路,看不到前途,对未来失去信心,极易重蹈覆辙,重新投身“法轮功”邪教组织。

    (二)孤独体验。“法轮功”练习者基本上没有什么兴趣爱好,“法轮功”可以说是他们生命的全部,他们通过集体练功,大声的背诵、反复朗读“李洪志”的“经文”,通过相互之间的不断反馈和刺激,感受到一种大家庭式的温暖氛围。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一方面,那些尚痴迷在“法轮功”里的“功友”会认为他们意志不坚定,是叛徒;另方面,他们害怕社会不接纳他们,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一部分通过练习“法轮功”结识伴侣而建立家庭的人,害怕伴侣离婚。一部分人自命清高,自我感觉良好,自认为对法轮功邪教本质认识很深,与其他人的认识不在一个档次,无法与他人深入交谈,形单影只。他们感觉很空虚,不知如何打发余生,孤独使他们变得抑郁,甚至会让他们再次跌入“法轮功”邪教的深渊。

    (三)自我否定。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员,会有一种畸形的观念,认为自己受过残酷的欺骗,完全选错了生活的道路,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们企图遗忘这段经历,认为时间会消除一切,不愿自揭伤疤。他们没有主见,容易受别人影响。尽管他们一再告诫自己要有主见,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左右摇摆,可还是摆脱不了听别人使唤的习惯,潜意识里认为这个有理,那个也不错,面对人生选择却无从下手。一些“法轮功”人员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自行做出决定的能力大大萎缩,思维敏锐度降低,难以集中注意力表述自己的实际需求,难以进行抽象思维判断,严重缺乏分析和判断是非能力;他们不能用自身体验来检验自己的认知,做人行事极其被动,以至对别人任何一个稍带强制性质的示意都会刻意服从,极易被他人左右;他们不能以灵活变通的方式对待日常生活中复杂多变的局面,明显不适应社会生存的需要。

    (四)漂浮倾向。这里漂浮的意思是指,一个刚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突然产生一种在时间里面漂浮起来,陷入带有强烈情感性质的意识紊乱状态,重新记起从前的事情,并极其渴望回到“法轮功”依赖的状态。这种反应的出现,通常是因为当事人受到了某种与在“法轮功”里面所接受的条件反射训练紧密相关的刺激。面对某些日常的环境,如压力、问题或不如意,特别是具有“法轮功”意味的一句言辞或一个念头,不仅会产生在“法轮功”环境中曾经有过的愉悦感,甚至还会进入一种类似神骸分离或迷离恍惚的状态,仿佛又置身在“法轮功”里一般(盘腿打坐,背诵经文等),出现“开天目”、肚里有法轮在转的幻觉,当事者会重新被“法轮功”所控制。漂浮是一种令人不安又令人怀念的状态,那种漂浮感所引起的烦躁,不加以控制,他们有可能会重返“法轮功”邪教组织。这种感受刚开始出现得比较频繁,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的次数会逐渐减少直至消失。

    (五)使命破灭。许多“法轮功”练习者内心深处都认为自己是被宇宙最高主佛李洪志挑选的,为了救度另外空间的众生而来得法的,感到自己很伟大,超越于一切常人,是修炼人,可以凌驾于常人的法规之上,可以不理人间的一切,坚信将来要到天国里当法王,会管着许多众生;还有一部分人“弘法”时指挥许多练习者,得到“功友”的吹捧,认为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当他们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就丢弃了伟大的使命,重新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常人,要为生计奔波的常人。对某些人来讲,这是很难跨出的一步。他们感到多年的修炼付诸东流,顷刻间如一座大厦轰然倒塌,觉得自身很渺小,严重的失落感使他们陷入自卑的境地。另外一部分人则恰恰相反,走上另一个极端,觉得自己还很伟大,被诱哄进“法轮功”是为了修正教,相信佛还没有唾弃他,在等待下一历史时刻的到来。

    (六)无端恐惧。很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恐惧。因为,一方面,李洪志不断发出“新经文”说,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是要被销毁的,要形神全灭的,说他们只是悟偏了,要归正,试图利用这种方式使他们重新修练“法轮功”。而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抵御“新经文”诱惑的能力较弱,所以应该避免让他们同原来的“功友”接触或交流。另方面,作为防护手段,李洪志早在练习者的头脑中预设了一系列暗码:如什么都要悟一悟,生命有主副元神等。一旦他们想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那些暗码就会像定时炸弹或信息病毒一样起爆或发作。通过那些暗码,在他们的潜意识深处埋藏下许多非理性的信念,那些信念一旦被激活就将阻止当事人正确看待自己在“法轮功”里面的经历。在相当多的情况下,那些信念会深深地嵌在他们的脑海中,使他们感到恐惧、经常做噩梦、无缘无故的头疼、焦躁和恐慌等,让他们无法过上正常生活。

    二、治疗“离教综合症”的几点思考

    “离教综合症”的治疗是一个全面、系统的工作,笔者就此稍谈三点想法,以期抛砖引玉。

    (一)全面深刻剖析自我。帮教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员,在组织他们揭批“法轮功”邪教本质的同时,要帮助他们剖析上当受骗的深层原因,增强他们抵御邪教的免疫力。因为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员思想并没有进入一个相对稳定期,一个暗示或一个想法都可能引起他们的动摇与观望。在这种情况下,引导他们剖析自我比让他们批判“法轮功”更符合认识的规律。要加强他们质疑性思维的培养,遇事要多问为什么;要加强求源性思维的培养,对出现的社会现象,要认真分析背后的原因;要让他们了解自己痴迷“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历程和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术。通过组织他们做世界权威心理学家设计的人生自我评量试卷《生存测试手册》,在剖析各种心理障碍病因的基础上,再拟出相应的心理测试问题,让他们深入了解日常生活中的矛盾与心理疾病的因果关系,从内心深处明白我是谁、我究竟想干什么,又在干什么。通过对环境条件、对自我的认知过程,最终让他们成为把握命运、驾驭生命之舟的强者。

    (二)培养良好心理素质。一是重树自信。要加强形势教育,分析当前状况,培养现实的人生态度,支持和鼓励他们勇敢面对可能会遇到的困难。要肯定他们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只是一时不慎跌入深渊,让他们知道社会人群中有20%的人很容易受他人心理暗示影响,帮助他们减少自责。要引导他们辩证地分析事物,让他们既能够坦诚地与别人交往,又能够以批评的态度分析和判断他人对自己的评估、要求和意图。要引导他们从积极方面看待事物,鼓励他们从过去的经历中找出积极的因素,充分吸取教训,尽量完善自我,而不要沉湎于消极的情绪之中。二是合理定位。要引导初步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员应尽可能详细的把过去的经历写下来,明白为什么要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告诫他们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步到位,要正确对待自己出现的一些反弹念头,逐步走出“法轮功”的阴影。三是完善自我。要引导他们认识、调整和克服练功前就已经存在的性格缺陷,帮助他们对自身作一个全面剖析,恢复做出负责任、符合理性决定的能力,重新学习那些被遗忘了的社会技能,鼓励自尊、自爱,克服依赖倾向,提高认知水平。

    (三)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初步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员都会遇到一些一时难以解决的实际问题和困难。因此,我们要从工作上关心,生活上照顾,消除对他们的歧视,帮助他们解决后顾之忧,重建正常的社会关系,让他们切实感受到政府和社会的温暖。“法轮功”人员刚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时头脑会出现暂时空白,身体也可能会因习惯性运动(练功)停止而出现不适。要动员他们积极参加各项文体活动,用读、唱、跳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健康他们的身体,充实他们的思想,让他们体验到集体的关爱、大家庭的温暖。要帮助他们确立未来的人生目标,恢复学业、寻找新的工作等。尤其是那些单身的“法轮功”人员,鼓励他们建立家庭,享受天伦之乐,填补心理空虚。要用正确、积极的价值观填补他们被抽走的精神支柱,使他们在精神上有所依托,用模范人物的事迹教育他们,使他们真正明白好人的标准,如何做好人。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