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社会心理学视角剖析析法轮功的行骗术
2016年08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说到法轮功,联想到“法轮功”练习者中出现的精神崩溃者,有病不治、拒医拒药失去生命者,以及出现幻视幻听而自杀自残者,还有天安门前集体自焚、围攻中南海等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但与此同时,又有很多人产生了疑惑:“法轮功”不是让人修“真善忍”吗?不是讲“做好人”吗?既然法轮功似乎显而易见就是邪教,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加入法轮功?甚至在法轮功的各种罪恶被揭示之后,为什么仍然有人为之唱歌或者仍然坚持对其的信仰?而且其中不乏一些高智商的人,如大学生、硕士、博士等。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其中既有社会环境因素,也有个人心理因素:既有教主方面的原因,也有信徒方面的原因,甚至还有人之理性、非理性等方面的因素。下面,笔者就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浅析法轮功是如何行骗的。

    一、接近的策略

    针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接近策略,总的来说是利用人的向善或私心以道德进入,以恐惧控制。这里我们仅就几类人群来探讨一下:

    其一、利用人疾病等弱势群体的求好之心。

    以法轮功可以治病救人为诱饵,引人加入。在农村中是个很好的诱饵,俗话说,医院和学校不是轻易进得去的。家里有一人得病,特别是慢性病,就是烧钱的虎口,能不进医院不花钱就治好病,当然愿意试一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嘛,反正又不用花钱。如有案例“刘奶奶说父亲是个好人,听我念书就等于修炼,就可以得到李洪志大师的帮助、消灾驱魔,癌症自然而然就好了。父亲患癌症病危、真是又悲伤又毫无办法,听刘奶奶说她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病都好了,现在一点毛病没有,信以为真,就每天认认真真地读《转法轮》给父亲听。”[1]

    其二、是利用人的好奇心和控制欲。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都希望去探索,每个人都有控制欲,都希望能够掌控自己,掌控世界。法轮功正是利用这些来吸引大众的。如案例中“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幼儿,也就如那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到那么多新奇的自己以前没有见过的知识,很是新鲜。”[2]“被那其中超出科学、书本知识极为玄妙的东西深深的迷住了,它就像一把开启我心灵的魔匙,将我封闭多年的童年梦想激活了。‘生病不需要吃药’、‘圆满’、‘白日飞升’、‘开天目’‘成神成佛’,这些以前我曾经向往但又觉得遥不可及的东西,仿佛都即将成为现实,就在前方不远处,只要我努力修炼,跟着师父走,就一定会‘功德圆满’的。”[3]

    其三、是利用人的信仰危机和向善之心。

    中国现在处于转型期,社会环境变化剧烈,很多旧的经济结构、政治结构和文化结构已被打破,而新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结构又没有形成,一切都处在变化与整合、断裂与合成之中。在这种状态中,多元价值观,多元文化相互冲突,很容易导致信仰危机,当人的心态难以平衡时,心理免疫功能就会下降,各种封建迷信,歪理邪说就更容易乘虚而入。“法轮功”打着“真、善、忍”的旗号,“做常人中的好人”等具有道德价值的口号来吸引民众,给人以精神寄托。引起人们的好感,寻找相互之间的相同点,奠定感情基础。

    其四、利用人们的不满情绪。

    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很多制度、文化等都还在建设完善之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没有一件事情能够让所有人都满意。每个人都有权对一些事情发表不同的看法。但人们往往只是发发牢骚,表达一下自己的不同意见而已。法轮功组织利用人们这一点,寻找与人相通点,义愤填膺的针砭时弊,把人们的不满情绪扩大化、夸张化。最后形成“志同道合”者。人们往往有这样的心理,志同道合的人都是对我好的,很容易去赞同其观点。

    二、再造人的策略

    首先,渲染厌世情绪:垃圾站

    “地球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宇宙中不好的人往下掉,掉到宇宙的最中心——地球。”[4]“特别是现在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往下滑的很厉害……社会在整体往下滑,……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5]“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6]李洪志就是利用这样的理论,来使其追随者贬低世人和自己,唯其马首是瞻。

    其次,制造偶像崇拜:唯我独尊

    李洪志在自撰的“个人简历”上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他在《转法轮》“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但能不能度也就是能不能修还得靠自己,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7]李洪志把自己神化,使其追随者无条件的服从自己。

    再次,淡漠人情世故:去人心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混同于常人。说句严重一点的话,你已经不是人了……人有七情六欲,为情活着。你在逐渐地看淡这些,逐渐地放下这些,在修炼过程中你直至把它完全放弃。”[8]“大法弟子毕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是神在安排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9]“今生我是你的亲人,来世那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咱们就是一世的缘分。就像住客栈一样,小住一宿,明天散伙,谁能代替谁呢?”[10]“谁是你真正的亲人哪……一生一生的,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有多少妻子儿女、姐妹兄弟呀……你都数不过来……哪个是真的……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儿看着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这里,还觉得这里都是亲人。”[11]“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2]“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3]去人心,使法轮功练习者能够不受“亲人的干扰”,完全听命于法轮功组织,彻底沦为其奴隶。

    最后,自造引人圣世:另外空间

    李洪志鼓吹炼法轮大法,可以“消业”、上“层次”、达“圆满”、去“天国世界”并且有“法身保护”,“手不到病也除”。李洪志描绘了一个美丽无比的“法轮世界”,即“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14]。李洪志曾经为弟子设定了圆满时间表,并一再暗示,短短几年追随者就要圆满,一大批追随者已经圆满。李洪志自造另外空间,利用人们的憧憬,控制人们的行为,使其心甘情愿受制于法轮功的摆布。

    三、控制人的策略

    总的来说,法轮功是利用恐惧来控制人。

    首先,宣扬末世论。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宣称地球已经毁灭过81次,声称只有修炼法轮功的人,才能在地球毁灭时得救。2002年5月19日,他在《大法之福》中说到“为师十年传大法,仅世间定数已大动,历史定下彗星之灾已过,三次大战已免……”他曾预言地球毁灭的具体日子为1999年8月18日,地球本来是要爆炸的,是他推迟了地球的毁灭50年,说人类已经过了81次毁灭等等。人人都想长寿,都有畏死之心,对于神秘之事人们很多时候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照李洪志的理论,要在末世中要得救,只有修炼法轮功了。

    其次,宣扬业罪说。

    李洪志利用业罪说来控制人。认为人是有业罪的,干扰大法是罪大恶极,会遭到报应的。人们总有害怕之心,一研究生就曾经过“内心深处总是在挣扎,法轮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是邪教还是被诬陷的?客观承认,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经过这一系列的“洗脑”,我对法轮功是不敢反对,因为他们都警告我,不要诽谤,否则不可思议。网友“真善缘”还多次在博客上引用《百业经》的故事,劝导我要尊敬圣人,诽谤罪很大,同时还让我看电影《达摩传奇》,告诉我禅宗祖师达摩是罗汉,而他们的师父是佛,都是圣人。”[15]

    四、法轮功滋生中的社会心理

    法轮功的产生、蔓延有其错综复杂的社会、政治、历史与文化背景。如果我们从社会心理中来找原因的话,自我概念理论、心理防卫机制、认知失调理论、从众效应以及群体去个体化是法轮功滋长的最主要的心理基础。下面我们就分别进行论述。

    第一,自我概念理论

    自我概念是人关于自己的认识的定义,主要回答“我是谁”等一类问题。人的世界观、人生观、思想和行为,莫不以人的自我认定、自我概念为轴心。心理学的研究揭示,自我概念统领整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人如何思想和行为全视他把自己看做什么人。个人对他所认可的自我是非常负责的,他要在各种场合忠实地扮演自己所认可的角色,人在绝大的程度上是倾向于根据自我概念行事的。当李洪志的痴迷者按照李洪志的标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混同于常人”[8]“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9],便自然剥夺了他们自己作为正常人的生活和权利。无怪乎他们有病不治,自杀以达到圆满。他们根据他们的自我概念行事,在他们自己看来,自己已经是神,而不是人了。可见,改变一个人,不用别的什么,只要改变一个人的自我概念(尤其是他愿意向往的),其他的一切他们都会自行完善。生死是相对的,有生有死,发展变化,这才是自然。追求永恒和绝对是一条非理性的死路。著名心理学家霍妮曾说过:“人当开始追求无限和绝对之时,也就开始毁灭自己。在他和向他许诺荣誉的魔鬼签约之时,他就注定要进地狱。”

    第二,心理防卫机制

    心理防卫机制也叫心理自卫机制,是意识的特殊功能,是人们借以对威胁性知觉做出反应,以维持自我结构不受挑战和稳定不变的自动的,类似于反射的反应方式,它使人在遇到否定他们的信念的证据时,有可能继续相信他们是那种他们愿意相信自己是的那种人。这是一种在人的心理内部活动中所具备的,自觉与不自觉地用以解脱烦恼、减轻恐惧不安,以恢复情绪和心理平衡的心理倾向和机制,因为是防卫自身安全、免于伤害,因此称它为心理防御机制。心理防御机制是普遍而常见的心理现象,每当人受到威胁或恐惧痛苦时便要使用,防卫的具体方式多种多样,诸如合理化、投射、否认、抵消、转移、补偿、升华等等。

    法轮功正是利用了人在死亡恐怖面前的挣扎和逃避的心理防卫本能。人最根本的恐惧是死亡恐惧。人无法忍受死亡的恐惧,他需要永生,需要否认死亡。为了否认和战胜自身的命运,为减轻由死亡威胁而引发的巨大恐惧,人就使用“心理防卫机制”。李洪志的“圆满”、“白日飞升”、“开天目”“成神成佛”“另外空间”就成了法轮功痴迷者心理防卫时转移的内容和逃避的处所。

    第三,认知失调理论

    社会心理学认为:当一个人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并在该决定上做出了大量的投资(时间、精力、牺牲和承诺等方面)之后,会导致他们对这些行为以及投资进行合理化的强烈需要。他放弃的越多,努力的越多,像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这样的需要就越强烈;事实上,他们甚至可能已经开始对于那些不同意他们信念的人感到难过。法轮功练习者为他们的信念牺牲了很多:放弃了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舍弃了自己的金钱和财产,为他们信仰的理由投注了相当的时间和心血——这些又增加了他们对法轮功的忠诚。如果他们不这么想,就会产生他们自己无法忍受的认知失调。

    第五,从众效应

    从众心理的原因是群体压力,当个体行为与众不同时,就会感到群体压力,而个体又不愿受到孤立;当个体的行为与别人一致时,就会产生“没有错”的安全感。社会心理学认为,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个人就会服从群体的行为,即使这意味着要做一些不道德的行为。当法轮功练习者发现自己被困在社会影响的网里面,他们不知道在一个令人困惑或者非常规的情境中应该做什么,周围人的行为成为他们如何反应的线索,于是他们决定以类似的方式行动。有些法轮功联系者可能是因为不愿意被嘲笑或因为与众不同而受惩罚,当他们选择做出团体期望的行为因而就不会遭到排斥或忽视。

    第六,群体去个性化。

    指个体淹没在群体之中,减弱了社会对其的约束力。为个体从事反常的行为创造了条件。在身份不明确的群体中人们更容易失去自我意识,自我监控,更容易做出疯狂的事情。责任意识减低,认为参加者人人有份,压力减少,没有内疚感。法轮功练习者聚集成群,他们的情感、观点、追求都转向同一个方向,以李洪志的意志为意志,自觉性、个性被消解,每一个人都受到“群体统一律”的支配。在这样的状态下任何一种暗示都会在群体中产生连锁反应,使法轮功的观点和对法轮功虔诚的情感得到迅速传播,甚至可产生冲动而采取某种行动,使个体作出为集体的共同利益或信仰而牺牲一切的行为,如天安门自焚事件,以及无数的自残、自杀事件以及杀人事件等等。

    五、小结

    可见,法轮功之所以屡禁不止,是有其深刻的社会心理基础的。我们只有了解这些心理基础以及法轮功的骗术,对症下药,才能挽救那些痴迷于法轮功中不可自拔的群众,使他们早日觉醒,树立责任意识,做一个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的人。

    参考文献

    【1】林燕雪:我和法轮功遭遇的两出闹剧,凯风网,2009,5,4

    【2】耿云:一个心理学研究生的信念历险记,凯风网,2009,4,

    【3】易贤刚:修炼带给我及家人的只有伤痛和血泪,凯风网,2009,5,4

    【4】李洪志:《转法轮(卷二)》

    【5】李洪志:《悉尼法会讲法》(1999年5月2日、3日)

    【6】李洪志:《转法轮》

    【7】李洪志:《转法轮·修炼要专一》

    【8】李洪志:《美国东部法会讲法》(1999年3月)

    【9】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10】李洪志:《对澳洲学员讲法》(2007年8月4日,根据录像整理)

    【11】李洪志:《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05年2月26日)

    【12】李洪志:《悉尼法会讲法》(1999年5月2日、3日)

    【13】李洪志:《修者忌》(1996年4月15日)

    【14】李洪志:《转法轮》

    【15】耿云:一个心理学研究生的信念历险记,凯风网,2009,4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