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那个玩创意众包的Quirky,怎么说黄就黄了呢?
2016年08月25日
来源: 财经综合报道
【字号: 】【打印

    创意电商Quirky 破产了!虽然CEO Ben Kaufman 曾表示“没有坏消息的创业故事是不完整的。”,但这个坏消息还是把大家吓一跳,毕竟媒体、资本和业界曾经给了不少溢美之词,对其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据外媒报道,这家成立于2009年,以众包模式,变现优质创意的公司,在本周二提交了破产保护,其下做智能家居的子公司Wink 也正以1500万美金待售。

    “Quirky是一个思想众包,把中间杰出的创意变成现实的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去提交创意,或者参与改进别人的创意,那么其中好的创意一旦被社区投票选中以后,就可以变成真正的产品,而创意的原始发明人,以及一系列的贡献者,就可以获得很大的分成。”很多人曾将其看作是互联网分享经济的优秀案例,而在资本上,Quirky也曾颇受认可。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曾通过多轮融资募集到约1.7亿美元的资金,其中,A 轮融资 1300 万美元;2011年8月,B 轮融资 1600 万美元;2012年9月,C 轮融资 6800 万美元,投资方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等知名风险投资公司。 1 曾让quirky名噪一时的环形插线板 [保存到相册]

    听上去,完全是个不差钱的主,怎么说破产就破产了?

    仔细观察,Quirky的窘迫似乎早有迹象。2个月前,在财富的BT大会上,Quirky的 CEO Ben Kaufman就曾大方承认公司已经没钱了,不过彼时的他尚显得运筹帷幄,表示尽管账上钱花完了,但是团队给力,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很显然,过去的一年对于Quirky来说是颇为动荡的一年。

    在2014年10月和今年2月份期间,继Kaufman公开表示Quirky不景气的现状后,这家公司接连解雇了超过1/3的员工。它逐渐终止了大多数现有产品的生产,包括那些带来数十万美元的热门货。而且,据员工所言,它还停止了为诸多服务的付款。

    这家公司不再生产硬件,转而与诸如Harmon-Kardon、 Mattel、 Amazon 以及 GE这样的大型公司签约合作,Quirky的社区提交创意,而该公司则负责把好点子挑选出来,指导生产和设计。而据财富今年六月份的报道来看,很显然,Kaufman不太愿意将“利用quirky社区开发制造新产品”和“利用它来帮助大公司想新点子”区分开来。

    他的理解是,这样一来“我们不再承担创新以及资本运作的风险了”。在他看来,这种转型是相当合理的——只有这样才能在很好地hold住将来惊人的零售规模(如果还有的话)。Kaufman认为,这种通过满是专家与点子的社区给企业输送创意的方式,正是一种新兴的模式,而 Quirky正好可以作为创意与企业间的连接体。

    在Kaufman看来,公司的一大问题在于,零售商给出的订单条款让 Quirky很难再这些产品上赚到钱。当这些产品成为了Wink智能家居生产线的一部分时,Quirky这一品牌并不能承担在用户掏钱后所带来的责任。

    有人分析称:

    Quirky的模式缺陷,在于它把最不重要的东西(设计、创意,并非不重要,还是那句话,只有实现出来了才有价值)外包出去了,然后自己消化了其余所有的环节。即便不是一个创业公司,哪怕是大公司来操作这个模式都是有压力的。

    “自己消化这么多环节,再多钱都不够烧。”

    此外,这个模式带来的问题是,有限的力量被摊薄,是设计驱动、产品驱动、渠道驱动还是什么,Quirky并没有一个长板;Quirky推出的产品品类繁多,产品和产品之间毫无逻辑可言,无法经营统一的品牌调性,也没有办法控制不同材料的供应链和品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