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部分科技人员迷信“法轮功”原因分析
2016年08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科技人员迷信“法轮功”邪教原因比较复杂,既有一般痴迷者共性的原因,也有其特殊原因;既有客观原因,更有主观原因。本文认为,科技人员由于职业的分工的不同,其认知方式、归属需求及情感偏向等均有自己的特点。但这些因素运用不当,脱离或偏远社会主流轨道,就容易陷入“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之中,且其痴迷程度不亚于一般练习者。本文拟对少数科技人员痴迷“法轮功”邪教的原因做一简要分析。

    一、“法轮功”的欺骗性、误导性和精神控制

    首先,“法轮功”邪教声称其具有的“祛病健身”之功效具有极大的迷惑性。“法轮功”先是作为一种气功进入人们的生活,因其所谓的“祛病健身”功效而为人们所认可和接受。时至今日,李洪志也不承认“法轮功”是教,谓之“功”。这对于熟悉气功而不懂宗教的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和迷惑性。科技人员平时工作紧张繁忙,难得参加体育活动。接触“法轮功”后,形成了半强制性的练功习惯,而有规律的锻炼本身就对人的身体健康有着一定的好处。但他们往往不深究其中的道理,而将功劳归之于邪教“法轮功”,故而对李洪志和“法轮功”产生认同感。

    其次,“法轮功”邪教借用传统的文化资源并炫耀为其独创,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真善忍”并不是“法轮功”的发明创造,而是对传统价值观念的借用与拼凑。真、善、美是人类认识、伦理、审美三大活动领域的价值目标,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忍”本属善的范畴,是伦理学的概念。许多宗教都有对“忍”的劝导,我国古代不少学者也比较重视“忍”或容忍,《菜根谭》、《忍经》等书中都有许多关于“忍”的讨谈。受传统文化影响的科技人员也容易被“忍”字的表面含义所误导,并将自己的人生目标与“真善忍”紧密联系起来。

    最后,“法轮功”邪教对练习者施行了精神控制,迷惑其心智。李洪志宣扬所谓“不二法门”,妄称只有“法轮大法”揭示了宇宙真理,只有他自己一人是师父,其他人不论修炼多高多深都是学员。从而在练习者心中树立起对“法轮功”和对他本人的崇拜。科技人员中的练习者,在练习“法轮功”后,很少看专业书,钻研业务,其他诸如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尤其是与“法轮功”相冲突的书籍一概拒之,他们不敢且不愿对李洪志的“经文”作推敲和探讨,怕遭恶报,更不用说怀疑和批评了。

    二、对市场经济负面效应的夸大与歪曲利用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一方面调动了社会各阶层的积极性,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价值规律、不正当竞争等负面效应的存在,也在社会中产生了大量不良的、消极地和丑恶的东西。例如,某些腐败现象,贫富不均、区域发展不平衡、分配不公等问题。这些都是改革过程出现的问题。随着改革的深入、市场经济的逐步完善、产业结构的升级、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实施、分配制度的改革,这些问题都得到合理的解决。面对这些复杂问题,包括科技人员在内的部分群众可能暂时不能理解,思想产生波动。“法轮功”邪教乘机夸大改革开放的缺点与问题,利用这些社会问题以及人们的困惑与忧虑大做文章,宣扬悲观和极端的观点,将他们引入歧途。

    三、封建迷信与伪科学思潮的影响

    在我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发展中,各种迷信思想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发展,其思想的基础相当深厚。迷信思想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之中,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一种文化积淀。改革开放以来,各种迷信思潮沉渣泛起,相面、求签、算命等封建迷信重新抬头。气功本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在强身健体方面确有独特功效。但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夸大其功的作用,用神秘主义和迷信方法来宣传气功,虚构大量的伪科学概念,如“气场”、“外星人特异功能”之类,鼓吹气功特异功能,诸如发功治病,意念致动,千里传功,开天目等,一再掀起所谓的“气功热”,骗取群众钱财。“法轮功”正是借着“气功热”登台,在气功学会名下注册的。有的科技人员有过练气功的经历并从修炼气功逐渐接触并练上“法轮功”。

    四、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偏差

    科技人员具有强烈的探索未知领域的兴趣和热情,但如果不能正确理解认识过程中已知与未知的关系,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关系,就可能为神秘主义所左右,把“未知”神秘化,认为靠科学方法和手段无法认识,只能借助另一种方法来认识。他们中有的人认为“法轮大法”是科学,它远远超出我们现代人类的知识范围。还有的认为:现代知识分为科学知识和修炼知识,修炼知识是凭借科学方法和手段所无法了解和达到的。当一些科技人员接触到某些所谓“超常”、“特异”、“神秘”的现象后,特有的探索精神如不能保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和理性基础之上,反而会使他们比一般人更易为邪教所迷惑。

    怀疑论是有的科技人员修炼“法轮功”的引子。怀疑论是一种否定外在客观世界的存在,否定人可以认识外在客观世界的哲学观点。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来认识客观世界,但是,由于条件的限制,不同的认识主体所能认识的客观世界都只是有限的一部分,所揭示的客观真理具有相对性,是相对真理。科学总在为我们开辟认识世界的道路,但绝不可能穷尽真理。“法轮功”标榜只有“大法才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致使有的科技人员以人类认识的有限性、客观真理的相对性为由,放弃了科学认识论,陷入了怀疑论,被歪理邪说所击中。

    经验论是有的科技人员走向邪教的滑道。一些科技人员的知识结构不尽合理,在不熟悉的领域中缺乏理性分析,这是他们受骗的重要原因。《转法轮》一书内容十分庞杂,古代与现代、中国与外国,天文、物理、气功、医学、宗教、儒、释、道无所不包,虽是胡拼乱凑,却使人眼花缭乱,不明底细的人可能认为这是一本“奇书”,为李洪志的无所不知所折服。工程技术人员缺少社会科学知识,被其所谓渊博的中国传统文化、历史及社会知识所欺骗;而少数学社会科学的人,又被其似是而非、东拼西凑的所谓“科学”所蒙骗。离开自己的研究领域,仅凭自己有限的经验办事,对问题缺乏理性的判断与思考,自恃有知识,是博士、教授、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听不进不同意见,最后在邪教组织中越陷越深。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究竟什么是从自然科学走向神秘主义的最可靠的道路。这并不是自然哲学理论的过度滋蔓,而是蔑视一切理论、怀疑一切思维的最肤浅的经验论。”[1]

    五、忽视事实基础和社会实践检验

    在对科学理论的认识检验标准问题上,有的科技人员误解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科学命题的正确含义,将实践仅仅理解为个人的实践,而不包含社会实践,且将个人实践仅仅理解为个人的经验与体验,在尚未认真、客观、科学地分析时就轻易地进行判断,得出结论。有的科技人员在情感上偏向“法轮功”后,很容易接受夹杂许多科学名词概念的“法轮功”歪理邪说,而一旦接受了“法轮功”,他们又自觉或不自觉地以其拥有的知识来为之作解释与辩护,有的甚至采用了最新出现的尚未得到严格科学检验的新假说,将“法轮功”歪理邪说划定为与现代科学理论是一致的。有的练习者还把在练功过程中产生的幻觉、幻听、幻视也当作绝对真实,坚信不疑,进而为“法轮功”辩护。

    六、知识结构单一、思维方式单一的缺陷

    大多数练习“法轮功”的科技人员不乏忧患意识,不乏对国家民族前途的责任感,也不乏对党的拳拳之心。但他们缺乏政治敏感性,缺乏全局观念,不能从全局全社会的高度去看待、认识问题,尤其不能从政治的高度去看待、认识问题。他们在主观上认定“法轮大法”为“宇宙真理”之后,对政府定性“法轮功”为邪教并予以取缔的做法不理解。在理论上没有弄通、思想上没有转变之前,表现出较强烈的抵触情绪,有的甚至无视法律,采取了极端行为。

    在处世行为与性格方面,科技人员练习者一般表现出较有主见,不盲从,但比较固执,事情没弄个水落石出之前,决不轻易回头。同时,他们的兴趣范围相对狭窄,有的甚至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在接受“法轮功”之后,更是放弃了一切。他们所了解的其他学科的知识,尤其是社会学方面的知识相对较少,宗教学方面的知识同样缺乏。这样,更使他们固执己见。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传统社会的组织结构和交往模式被打破,生活内容趋于商业化,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之间的交往交流相对减少。科技人员平时工作繁忙专一,又有着较强的自我意识,他们往往不会积极主动地与人交往,不会刻意地寻找一种理想的交往方式。“法轮功”组织要求集体练功,强调功友之间的切磋、交流,增进彼此的了解,增强彼此的情谊。身处功友之中,他们有“家”的感觉。因此,在集体练功的情况下,难以使他们转化,而部分转化者,一旦回到功友中,又很快反弹,就源于此。

    七、科学精神的缺失和科学世界观的偏离

    有的科技人员尽管掌握一些科学知识、了解一些科学方法,但是,却不具有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是通过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科学思维、科学道德体现出来的严肃认真、客观公正、实事求是、敢于实践、独立思考、尊重证据、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精神气质,这些构成了科学精神的完整内涵。其中,理性批判、客观分析和实践检验是科学精神的根本灵魂。具有科学精神,首先就要具有理性批判的意识。科学鼓励怀疑和批判,欢迎探讨和争论。理性的批判的意识,就是独立思考的意识。科学不会膜拜任何超自然的“神”和装扮成神的“大师”,而不具备科学精神,就容易成为邪教的牺牲品。

    其次,须具有实践检验的意识。对于一切科学的新观点、新理论、新发现,科学家都要进行重复检验,都要用科学实验和社会实践来检验,没有客观证据的任何说教都是不足为凭的。若没有实践检验的意识,就只有听信“师父”的胡说八道了。科学精神还包括开拓创新的意识、研发应用的意识、为科学真理献身的精神等等。总之,不具备科学精神,就等于在思想上解除了对“法轮功”的屏蔽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在改革开放的环境里,经济领域中的深刻变革使有的科技人员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歪曲,他们的信念淡漠了,甚至于丧失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动摇了;抛弃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价值观,痴迷于“法轮功”邪教。在思想上放弃了科学的世界观,成了“法轮功”邪教教主的崇拜者与追随者,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破坏政治安定,干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当然,在现实生活中,科技人员痴迷“法轮功”邪教的原因往往是多重的、复杂的,对其痴迷邪教的原因还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才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行之有效的教育促使其转化。

    附注:[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