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痴迷者的共性探究
2016年08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笔者作为坚定的反邪教志愿者,多年来一直参与对法轮功痴迷者的帮教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法轮功痴迷者的共性也有一些感知,笔者认为这些共性,也正是那些法轮功痴迷者难以挣脱李洪志歪理邪说精神控制的纽带,更是帮教与巩固教育工作中的难点,应该引起反邪教志愿者及相关单位的重视。

    一、对五套功法有依赖性

    法轮功由五套功法组成,它们分别是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神通加持法,这是李洪志用以行骗的根本,由其学过的禅密功、九宫八卦功加上些舞蹈动作拼凑而成,被李洪志吹嘘为高级功法。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在没有形成文字被固定之前,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是李洪志用来愚弄练习者的主要工具,歪理邪说形成文字以后,法轮功退到后台,学法成了李洪志蛊惑、控制练习者的主要手段。

    就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而言,它就是普通的健身气功,与当时社会上流行的一些气功没多少区别,这五套功法,之所以被弟子们感觉“效果显著”,主要是来源于李洪志歪理邪说对五套功法极强的心理暗示,普通的五套功法被李洪志自封为高级功不说,到后来,还被吹嘘成可以修佛修道的功法,练功不是健身,而是在“消业”,这自然会麻痹练习者的神经,放大了五套功法的健身效果。

    不论是李洪志传功初期的以练功为主,还是后来的读书学法为主,甚至发展到现在的做“三件事”、“救度众生”,李洪志都没有要弟子们放弃习练五套功法。在国内,取缔法轮功的时间已超过李洪志在国内的传功时间,而绝大多数法轮功痴迷者,多数集中在1995年至1998年之间进入法轮功之中的,在取缔后坚持所谓修炼的时间,远远多于取缔之前的修炼时间,长期的习练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已经使痴迷者产生了依赖性。

    五套功法不仅是痴迷者每日的必修课,也是李洪志用来禁锢弟子们看病吃药的工具,李洪志谎称将弟子们的身体“清理”到无病状态,把弟子们生的病用“业力”代替,要求弟子们身体不舒服时,就要练功“消业”,多年来,弟子们就是用练功来抵抗疾病。因此,当弟子们感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会增加练功时间。而如感冒发烧等一些可以靠自身免疫力自愈的普通疾病,更会让痴迷者相信五套功法的“消业”作用。

    在帮教过程中,痴迷者都会自述自己原来练功前所患的疾病,都被练功“消”掉了。有的痴迷者,在刚入学习班时,因不能练功会感觉特别不舒服,对练功依赖严重的痴迷者,会不顾学习班的有关规定,或半夜里偷偷练功,或公开强行练功。

    在与痴迷者面对面的思想交流中,笔者就遇到过年龄较大,有较多练功时间的痴迷者,坐一会后,就习惯性地想把腿盘起来。

    对五套功法的依赖性,也是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反复的重要原因。

    二、迷信思想较重

    目前,痴迷在法轮功圈子里的人,迷信思想都比较重。封建迷信思想,经过二千多年的延续,内容既丰富,又根深蒂固,在国内,年龄大些的人几乎都听过鬼神故事,社会生活中,人们对神鬼等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灵异消息传说更容易敏感和热衷于散布。过去,靠巫术、神鬼之说吃饭的行业个人,如今,或改头换面地出来,甚至披上科学的面纱,或直接复苏,贪婪地侵蚀着因改革与体制转型而迷失方向的人。

    年龄大的人,心底里本来就存留着封建迷信思想的余渣,在目前宽松自由的社会环境里,自然也会向外泛出。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恰恰就是宣扬封建迷信思想的货色,这正好是迎合了一些有封建迷信思想人的心理,并产生共鸣。笔者近年在做痴迷人员的帮教工作中,所接触的痴迷者无一例外的都信鬼信神,一些中老年痴迷者,还能叙述一些亲身的“经历”。其实,痴迷者们叙说的“经历”不是事情的巧合,就是因精神恍惚或特殊情况下产生的幻觉,只是心存迷信思想,就会自然而然的向神鬼上面靠。

    迷信思想,对法轮功痴迷者影响很大,一方面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就是宣扬的封建迷信糟粕,这容易与痴迷者内心的迷信思想产生共鸣;另一方面,封建迷信思想与活动,在现实社会里依然存在,这又等于给痴迷者的迷信思想提供了存在土壤。迷信不破,痴迷者就很难彻底转化。

    三、思维及鉴别能力受歪理邪说侵害严重

    一般来说,在练习法轮功之前,练习者们的思维及鉴别能力是较为正常,但进入法轮功的圈子后,在李洪志歪理邪说不断地洗脑下,原先的思维与鉴别能力逐渐受到破坏,痴迷严重者,甚至原先的思维与鉴别能力被完全摧毁,完全用李洪志编造的歪理邪说去指导自己的言行,衡量自然与社会事物。

    李洪志从找人帮其编写《法轮功》起,至今已出版二十多本功法书籍(不包括重新修改整理再版),真正对法轮功练习者毒害最深的是《转法轮》,它可以说就是对诱骗进法轮功圈子里的人的洗脑工具。

    在实际帮教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局面:不论是交流社会中的问题,还是探讨修炼过程中的细节,对于那些痴迷者而言,他们的头脑不再是去主动分析思考,而是尽力去挖空心思地去李洪志歪理邪说中寻找答案,若是找到了依据,就不会去判断它的对与错,只管拿着它当作救命稻草,若是找不到或笔者同样也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中引述一个与其找到的依据相反的说法,有的痴迷者就会用“你们不是修炼人”、“你们是无神论者”、“站在常人上理解是对的,但修炼人不是那样的理解”等各种托词为自己理屈词穷狡辩一下。更有少数痴迷者往往会拉下脸来,闭上嘴巴,显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势。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抛出《转法轮》后,虽然经常在弟子们面前吹嘘它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按着它修就能“功成圆满”,但至今李洪志也没有停止新的“讲法”、“经文”的抛出,本来,仅一本《转法轮》上的内容,就荒诞无稽,漏洞百出,十几年下来,李洪志又抛出长短不一的“讲法”与“经文”一百多篇(本)。而就是被李洪志鼓吹为“上天的梯子”的《转法轮》,当初专门在书的底页加注一段为自己漏洞百出、字句多误进行狡辩,可后来还是敌不过法轮功圈子内外的质疑,进行多次修改。在李洪志始终蛊惑弟子们坚持学法就能“圆满”的诱惑下,法轮功练习者长期浸泡在这种歪理邪说中,自然会丧失正常思维与鉴别能力。

    笔者认为,恢复痴迷者的的正常思维与鉴别能力,在教育转化中特别重要,只要痴迷者恢复了正常思维及鉴别能力,他们就会很容易发现出李洪志歪理邪说中的矛盾与漏洞,才会愿意接受帮教,迈出法轮功的泥潭。

    四、工作与生活能力降低

    在目前存留下来的法轮功痴迷者中,绝大多数在工作与生活上能力不足,导致这种现状有原因,既有个人因素,社会因素,也有李洪志歪理邪说的影响。

    以笔者熟悉的一个市区级行政单位为例,在近两年有明显法轮功违法行为的9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有工作,正式退休2人,提前退休2人,3人因单位撤编或转型无业,一个人因练习法轮功后自行离职。9人当中,有4名未婚(年龄匀超过40岁),一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导致离异。从年龄上看,他们多数在工作与生活的黄金时间(30岁至40岁之间的一名,40岁至50岁之间的3名,50岁至60岁之间的3名,超过60岁的2名。)。

    从个人因素与社会因素来看,不外乎文化水平偏低,专业技能狭窄,适应社会能力较差,生性懒惰,体制改革与社会经济转型造成部分人在工作与生活上受到影响。笔者认为,李洪志歪理邪说对痴迷者的工作与生活上的影响,更为深刻。

    李洪志的说教在语言上和字里行间中,都流露出藐视与诅咒社会,贬低人类,轻视生命的气息。表面上,李洪志也提出修炼法轮功要尽量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但他宣扬的只有去掉常人社会的名、利、情,才能修成“佛、道、神”的荒诞逻辑和其它的诸如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抓紧修炼,尽快修成“圆满”好早日“白日飞升”离开地球,去“法轮世界”等歪理邪说,让这些本来在工作与生活中就能力欠缺,不思进取的弟子,更加被动或漠视自己的工作与生活,甚至想早日修炼圆满的愿望随着工作与生活中的不如意而越发强烈。

    在笔者帮教过的痴迷人员当中,就有一个人为了符合李洪志蛊惑的修炼要去掉“名、利、情”,渐渐地不愿意与其爱人过夫妻生活,当爱人与他人关系爱昧甚至带回家时,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内心高兴,认为自己过了“情”关,最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离异。

    工作与生活能力的降低,必然导致个人与家庭生活中的困难与问题增多,这样又势必造成痴迷者对社会生活更加失去勇气与信心,对帮教与巩固教育工作的影响很大。

    五、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

    法轮功邪教组织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已经九个年头,坚持到今天的法轮功痴迷者,由于长期受到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毒害,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一部分痴迷者,已经出现精神异常。

    从痴迷者自身情况看,依然痴迷在法轮功中的人,原有的自身心理因素上也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偏差,他们在性格上都比较倔强、固执己见,从道德观与价值观上看,他们又都趋向利己主义,从生理特点看,他们又都是气功质较为敏感类型者。从李洪志编造的歪理邪说方面来讲,它可以将心理正常的人,摧化出在行为上极端自私、排斥社会、产生癔病等心理出现问题的“修炼人”,并最终导致精神异常。

    近期笔者接触过的三名痴迷者中,一位自称自己已经修成神,在交流中,有时他说的话就是真人版神化故事,该练习者自称十年前,自己在打篮球时就不由自主地飘起来过;一位自称自己已经能够控制腹部法轮的旋转速度与旋转方向;另一位是唯我独尊,不论是现实社会中的事物还是法轮功圈子里的问题,自己认为是对的就是对的,哪怕是李洪志说出的“法”,是否听从,全看对自己有无利弊。

    痴迷者心理上存在问题,有的已经出现精神异常,使得目前对痴迷者的帮教工作受到严重挑战。笔者认为,思想教育并不是万能的,在教育转化工作中,必须遵循科学规律,不能凭主观意志,需要进行心理治疗或生理治疗,应先进行治疗,或治疗与教育工作相结合,真正实现教育挽救痴迷者重归社会的目的。

    以上观点,仅是笔者近年来在帮教工作中的粗浅体会,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以引起关注法轮功邪教的各界人士对教育挽救痴迷者的重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