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医学生理学角度剖析“法轮功”的精神控制
2016年08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内容提要:从医学生理学角度看,长期痴迷并坚持练习“法轮功”,能够导致练习者内源性内啡肽的持续过量分泌,过量的内啡肽则是成瘾性的“毒品”,而成瘾性就是“法轮功”精神控制的实质所在。

    关键词:精神控制 内啡肽 成瘾性 教育转化

    如何破解“法轮功”的精神控制,是教育转化工作的核心问题。本文从医学生理学的角度出发,全面分析精神控制的“临床表现”,深入探索产生精神控制的“外因”和“内因”,通过长期的观察和必要的医学检查,论证了“法轮功”、人体生理变化与精神控制的密切联系,提出了教育转化和医学“戒毒”相结合的工作思路。

    一、精神控制的类型与表现

    在教育转化工作中,我们把丧失自我,完全听命于“法轮功”摆布的现象,称为精神控制。在这些“法轮功”痴迷者中,除有政治动机者外,其表现类型主要有三种:

    一是受益型,认为法轮功神通广大,不仅能治好自己的多种疾病,而且还能改变人的品行。消除病痛,促进健康,由过去的“病秧子”变成了现在的“健康人”;消除急躁情绪,促进“行善”,由过去易激动常吵架变成现在的忍让、宽厚和谦和的“美德”。

    二是依赖型,如果不练“法轮功”,就会出现精神不振,注意力难集中,食欲下降,浑身难受,难以从事正常的工作和家务。反之,一练功则诸症皆消,精神愉悦,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三是反复型,自己也知道“法轮功”不好,也曾转化过,但是,在一定时间内不练功,身体就受不了,原有疾病的症状不仅重新出现而且还会加重,如精神萎靡,哈欠连天,惶惶不可终日等,认为这是受到了“师父”的惩罚等等,只好重新练功。

    分析上述症状可知,“法轮功”痴迷者如同吸烟、吸毒等成瘾者一样,对“法轮功”具有明显的依赖性和成瘾性。

    二、精神控制的外因

    目前,对成瘾性的定义有多种解释,在这里主要表现为:人们长期、反复使用某种物品或从事某种活动,在生理和心理产生了欣快感,一旦停止,就会出现一系列病理状态,如头晕头痛、恶心呕吐、自汗、失眼、烦躁等。现代科学已查明,造成饮酒、吸烟、吸毒成瘾的物质,其主要成份是酒中的乙醇,烟中的尼古丁和海洛因以及某些化学“药品”。由于它们是从人体外部通过吸食、注射等途径进入人体体内的,所以把这些物质称为外源性成瘾性物质。

    以吸烟成瘾为例,早在70年代[1],现代神经科学就已证实:在人的大脑中,有个部位叫下丘脑,它既是神经中枢,又是内分泌器官,它能分泌内啡肽、脑啡肽和吗啡肽等神经介质,以控制人的情绪变化[2]。特别是内啡肽,其物质结构与天然吗啡十分相似,但其作用却是天然吗啡的多倍,其主要作用:

    一是止痛,提高机体的疼痛阈值,降低身体对疼痛的敏感性,止痛范围广泛,可同时抑制和消除隐痛钝痛等多种疼痛,特别是对神经性疼痛效果更明显。如平时感觉这也痛,那也痛;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疼痛的部位病因似是而非,头痛头晕,腰酸腿痛等等。

    二是镇静,在社会转型引起的激烈竞争中,人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诱发了许多心身性疾病,而内啡肽等神经介质可使大脑处于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松弛状态,平稳情绪,舒缓精神压力,缓解和消除病痛以及不良环境引起的焦虑不安,精神紧张等。

    三是欣快感,愉悦心情,感觉舒畅,精力充沛,干劲十足,增强自豪感。它能激发压抑的人性,在自己编织的梦中生活,飘飘欲仙,想什么有什么,要什么有什么,甚至出现幻觉、幻视和幻听等,在虚无的想象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让欲望得到最大的满足,并乐此不疲,故也称为“年轻荷尔蒙”或“快乐荷尔蒙”,具有一定的成瘾性。

    吸烟所带来的刺激也受内啡肽等物质控制,若长期大量吸烟,烟中的尼古丁就会替代内啡肽等神经介质,从而抑制下丘脑的合成和分泌功能。如果吸烟者突然戒烟,下丘脑已经减退的合成和分泌功能,无法提供人体所需要的内啡肽等物质,就会出现诸多不适之症,如精神不振,口中异味,身体发胖等。生理上的痛苦迫使其精神上强烈追求烟类及替代品,以满足迫切的欲望,所以又会复吸,这就是成瘾的基本原理。由此看出,烟、酒和毒品等物质是从外部进入人体而形成瘾的。

    三、精神控制的内因

    我们常说“法轮功”是一种精神“毒品”,这种“毒品”是什么?原来,成瘾性具有两条途径,一条是前面所讲的外源性途径。另一条则是内源性途径,所谓内源性就是在一定条件下,由人体内部合成和分泌某种物质的功能,如激素类。气功、冥想等长期有目的的锻炼,就是通过内源性这条途径,促进体内合成和分泌内啡肽等物质的。

    在科学健身气功推广中,医学工作者对练习八段锦和六字诀4—6个月的练习者进行测试,被测试者体内内啡肽等神经介质有上升趋势。这说明气功[3]、冥想[4]等活动,具有提高和促进人体自身内部合成和分泌内啡肽等神经介质的功能。虽然气功冥想都具有这种强化功能,但不一定都会上瘾。因为每次练功间隔时间较长;分泌虽多,但不持续而是一过性的,所以不会形成依赖或者成瘾。分析吸烟、饮酒和吸毒成瘾的情况来看,相对地讲,条件越方便,越易重复,间隔越短,越易成瘾,故吸烟成瘾者最多。

    气功、冥想要成瘾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一是目的性,开始为了祛病健身练功,随着止痛镇静等效果的显现,其目的不自觉地变成了以体验某种快感为目的。二是强制性,首先在意念上强制排除其他干扰,达到“深信不疑”的境界;其次认真练功,细心体会,与意念相互配合,形成条件反射,强化大脑的分泌机能。三是重复性,每天频繁地在固定的时间内进行功法或意念锻炼,长期重复,使身体养成有节奏的生物钟,增强分泌的频率和数量。“法轮功”不仅强调练功时的意念和功法,更是打着“做好人、行善事”的幌子,把“学法”做“好事”等日常事情都引入练功(修炼)的境界,这就大大提高了大脑合成和分泌内啡肽的机能,使身体经常处于兴奋中,久而久之,形成了瘾性。痴迷者为了更快更多的获得这种生理刺激和精神满足,只有不断地增加练功次数或多做“善事”,以缓解这种成瘾性,这就陷入了越练越上瘾,越上瘾就越练的恶性循环。一旦停练,身体就会出现“戒断综合症”,如神形疲惫,周身不适等症状。由此可知,长期痴迷并坚持练习“法轮功”是造成内源性内啡肽持续过量分泌的根源,过量的内啡肽则是成瘾性的“毒品”,而成瘾性就是“法轮功”精神控制的实质所在。

    四、精神控制的危害

    正常分泌内源性内啡肽对人体有着积极的调节作用,但持续过量的则会对人体产生巨大的危害。我们通过对某区“法轮功”痴迷者进行长期观察和必要的医学检查,主要危害有:

    一是神秘性。如调查问卷中,绝大多数“法轮功”练功者不知道内源性内啡肽的存在和作用。认为勤奋练功,没打针吃药,也没有任何药物进入体内,不会有副作用,忽视了练功可以促进内啡肽在自身体内合成和分泌的机能,意识不到潜在的危害。对练功产生的止痛、镇静和欣快感等效果感到不可思议,进而迷信功法,崇拜师傅,信则灵,灵则练,越陷越深。如曹某某深信“法轮功”能够治疗高血压病,练功后,感觉良好,立即测血压,但并没有降低。

    二是迷失性。过量的内啡肽等物质易造成角色混乱,不能正确回答“我是谁?”的问题,如“法轮功”痴迷者一会说自己是常人,一会又说是“超常人”,难以自我定位。不练功就无精打采,一谈“法轮功”就精神倍增,滔滔不绝,开口闭口谈“经文”,完全按“经文”处事,丧失了自我。

    三是麻醉性。内源性内啡肽只能消除或缓解某些疾病,不能根治,易掩盖病情而贻误治疗时机。如痴迷者于某某、王某某患多种老年疾病,长期练功而拒不看病吃药,结果均患脑中风而瘫痪在床。

    四是错乱性。某些人不断追求内啡肽产生的欣快感,终日生活在想象中,脱离现实,最终导致精神分裂,“走火入魔”。信仰错乱,如于某某一会说“法轮功”是气功,练功是为了祛病健身;一会说是宗教,自己是信仰自由,不知所以然。思维错乱,如李某某则干脆辞掉了正常工作,在家专心修炼,等待升天。幻觉幻视,如杨某某说“我高兴就云开日出,阳光灿烂;我皱眉就乌云遮日,天昏地暗。”

    五是自大性,对社会和家人的规劝置之不理,专心练功,认为自己一旦得到圆满,就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肩负着挽救家人,拯救人类社会的“神圣使命”。

    六是突发性,长期过量的内啡肽能够逐渐造成多种脏器的损害,出现突然的衰竭而死亡。

    五、摆脱精神控制的思考

    围绕内啡肽成瘾性这一核心问题,应加强医学研究,帮助痴迷者摆脱精神控制。

    一是在理论上,心理研究和生理研究并举。物质决定精神,精神反作用于物质。尽管生理变化与心理变化相互交织,相互影响,错综复杂。但透过现象看本质,生理因素是基本的,决定着心理变化;而心理变化是建立在生理因素基础上的,心理暗示是心理对生理因素的反作用。当前,对法轮功练习者心理变化,心理分析的研究比较多,促进了教育转化。但仅靠一方面还是不够的,还应从人体生理角度出发,更多地研究生理因素对心理变化的决定性作用,加强法轮功对人体生理影响的相关检测,从生理机制上探索解决精神控制的问题,身心兼治,增加教育转化工作的科学性,客观性。

    二是在方法上,集中教育和科学方法并用。集中教育可以学法律,讲科学,批“经文”,明道理,客观上对痴迷者起到了脱离环境和戒断功法的作用。这对未成瘾或中毒不深的具有一定效果。因为,他们往往需要一定的动作配合,才能集中意念,进入练功境界;如果没有动作的配合就难以集中意念,达到“入静”的地步,难以促进内啡肽的合成与分泌。而法轮功痴迷者即使断掉了功法,但其心理暗示仍可促进自身内啡肽的合成和分泌,因而较难见效,故应根据成瘾的情况研究科学的方法。

    三是在形式上,生理戒毒与心理戒毒并重。戒烟、戒酒和戒毒与教育转化即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在本质上都是戒掉成瘾性,但因其来源不同而在形式上又不一样。因为,烟、酒和毒品是外源性的成瘾,强制隔离就可以切断成瘾性物质进入体内的途径。而“法轮功”成瘾性是内源性,即使强制断掉了功法练习,也难以阻碍体内自身合成和分泌。所以,首先要解决生理问题,借鉴戒烟、戒酒和戒毒的方法经验,研发和使用替代品(如烟酒的替代品可增加外源性内啡肽并抑制内源性的合成和分泌,且不成瘾),开展“脱敏疗法”,让身体逐渐适应正常水平,慢慢达到戒断的目的。与此同时,积极实施心理戒毒,从戒毒的情况来看,患者对毒品心理上的渴望,往往超过生理上的承受程度,这就是“心瘾”(心理成瘾)。在它的作用下,既使生理上戒断,心理上也很难随之戒掉,很快又会复吸,这是戒毒成败的关键。所以对法轮功痴迷者的“戒毒”是一个漫长的渐进的过程,应先“釜底抽薪”,再“熄火灭火”:认知疗法,明白气功——内源性内啡肽等——成瘾性的原理,揭示其神秘性;集体疗法,强制与自愿相结合,开展“集中治疗”;家庭疗法,在家人的帮助下,实现与邪教的长期隔离;医学疗法,在医师的参与下,积极探索“针灸戒毒”,“激光戒毒”和“药物戒毒”等疗法,拓宽教育转化工作的途径。

    参考文献:

    [1]《现代麻醉学》刘俊杰主编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非药物养生保健一本通》作者王计财中国纺织出版社

    [3]《健康直通车(经络篇)》作者孙安迪 漓江出版社

    [4]《人脑使用手册》作者金言中国画报出版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