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读心术:硅谷创业公司正努力消灭语言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钛媒体
【字号: 】【打印

    真正智能的技术,能感知到人们的想法,不再需要人们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的Facebook专页上举办了一次在线问答活动,在时长一个小时的问答中,扎克伯格回答了网友的许多提问,问题小到“对快乐的定义”,大到“能不能超过比尔·盖茨”。但当时真正让扎克伯格登上媒体头条的并不是这些问题,而是一个让所有人措不及防、前所未见的答案: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最终会提供的服务是心灵感应。

    当网友问Facebook的未来时,他说:

    Facebook拥有AR技术和服务,用户只要一直戴着可穿戴设备,就可以提高用户的使用体验和改善沟通方式。未来某一天,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使用技术向其他人直接发送完整的、丰富的想法。你在脑海中所想的东西,朋友也可以在自己的大脑中快速地体验一遍。这就是Facebook的终极交流技术。

    Facebook现在获取用户想法的方法是在状态输入框里用灰色的字来提醒用户:“说点什么吧?”相比Facebook的终极目标,这种方法弱爆了。

    心灵感应,不只是科学幻想

    虽然对于绝大多数Facebook用户来说“终极交流技术”遥不可及,但这一技术已经被神经学家验证,只不过现在的科学家只能识别一点点简单的想法罢了。去年,华盛顿大学的科学家发表了相关的学术研究成果,他们在实验中邀请多组人,将人员分隔半英里,让他们用“大脑对大脑”的交流方法来组队完成一个电脑游戏。

    每一组被测人员中,有一人扮演“想法发送员”的身份,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用EEG(脑电图检测设备)来控制游戏里的虚拟武器。然后想法会通过互联网传送到“接受者”脑海中,“接受者”这个人虽然有键盘来控制游戏,但是他看不到画面。经过多次实验,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心灵感应的成功率在25-83%之间,有高有低。

    人们对心灵感应的热情还来自于:对传统语言交流的越来越不信任。英国的语言学家表示,人们现在使用了越来越多的表情,“鉴于其不可思议的普及率和进化速度,表情已经成为历史上发展最快的语言。”今年8月份,希拉里·克林顿在自己的官方Twitter上发文:“正在用学生助学贷款的你,有什么感受?请用3个及以下表情来回复。”这个推文以极快的速度进行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希拉里·克林顿的这种行为,被人们认为是“表情已经被许多时尚用户培养亲密感情的工具”。

    传统调查方法被神经营销学所取代

    有不少技术公司一直以来都想通过科学的方法来检测人们的感情,并将其应用于特定目标的管理和营销。19世纪后期,心理学家第一次发现了可以通过观测眼球运动来判断人的注意力,随后广告公司就开始用这一方法来测试广告的效果。“调查问卷”和“小组访谈”,这些曾经被市场调查人员用来研究人们感受的方法,现在已经被神经营销学所取代。

    Martin Lindstrom,丹麦神经营销学的领军人物,他的心理学理论用几句话概括就是:

    “人们会撒谎,但是大脑不会。要想观察人们真正的想法,去看他们大脑里在想什么,比听他们在说什么准确的多。言语被认为是诚实的障碍,而不是传递诚实的工具。”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不需要语言就能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在更远的未来,人们甚至都不需要说话就会有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纽约时报》最近对亚马逊工作文化的报道也反映出了这一讯息。

    亚马逊一位高管说,“消费者可能逛遍了整个纽约市都找不到一件《冰雪奇缘》里艾尔莎的玩偶,但是亚马逊可以在23分钟内把这个玩偶送到客户的手中。”为什么要等23分钟?如果亚马逊的目标只是让消费者尽可能快地获得产品,那么亚马逊未来的终极服务就是消除产品从发货到送达用户手上的时间。

    但这并不切实际。亚马逊现在正在测试一种叫“预测购物”的概念,它会在用户下单之前提前将物品送达转运中心,这一预测完全基于用户过去的购物行为。然后下一步就是在消费者下购买决定之前,就把物品送到用户家门口。法律专家、奥巴马前顾问Cass Sunstein表示,人们对于这种“预测购物”出人意料地感兴趣。消费者不需要做出太多的决策,艾尔莎玩偶就会主动出现在门口。

    “感情计算(Affective Computing)”弥补了语言的不足。Affectiva、Realeyes等公司通过研究消费者面部动作来了解用户的感情,他们现在已经不再需要研究用户说话的语调。Ginger.io和Mobile Therapy公司则通过挖掘用户智能手机的数据来发现用户精神健康的微弱波动。在英国媒体专家Andrew McStay口中,这些都是“移情媒体”的典型代表。

    让可穿戴设备帮助实现“脑对脑”交流

    或许正如扎克伯格在网上回答的那样,未来的心灵感应最重要的部分是可穿戴设备。有人预测说,Apple Watch未来几年可以追踪人们的情绪。现在已经有公司这么做了,一加名为Humanyze的公司给员工带上可穿戴设备,同时分析员工的社交媒体,帮助HR了解员工身体和情感上的感受。“脑对脑”交流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只能在大学的实验室里进行,但是我们的办公空间将配备其他形式的心理监视内容,以实现跟“脑对脑”交流相似的功能。

    此类技术的兴起,也跟语言的不可靠和误导性有关。感情计算和可穿戴设备这一波风潮,其背后主要推动力就是让人接触“真实”的感情和“真实”的想法,而且借助的是非口头语言。

    语言有时候并不能真实地表达情感,有时候也会“跑偏”。

    人们这么做,正好印证了哲学家斯拉沃热·齐泽克所谓的“象征符号效率危机”(即语言作为一种象征符号的效率低而导致人们越来越少用、越来越不信任的一种语言危机)。而且,语言在描述体验时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被人信任。语言有时候并不能真实地表达情感,有时候也会“跑偏”。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更值得信赖的交流方法,让人们的大脑与大脑进行交流。

    最近一段时间,也出现了一种对语言抱有敌意的趋势。上世纪40年代,控制论,它重构了信息交流方式,对人、物体和机械之间的互动进行了预测。哈佛大学数学家诺伯特·维纳(控制论创始人)对这一概念进行了演进,并将其定义为“动物和机械的控制与交流”,在二战期间这一理论提高了防空武器的精度。Wiener推测,飞行员是否会被击中,是可以预测的。飞机火炮射手与飞行员之间的交流非常高效,虽然两者没有多少语言上的交流,但是一方的是可以影响到另一方的。(这一射击精度问题成为美国科学史上不断被人提起的心灵感应成功案例)

    作为对控制论的继承,智能技术的开发商承诺会研发出一种完美地预测人与环境之间互动的交流方式,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人不需要说一句话。

    除此之外,硅谷的创业公司之所以想要消灭语言,还有另外一个很少有人提及的原因:一个人的口头语言是其他人无法拥有的;表情符号是有版权的,软件也是有专利保护的。而如果他们有技术实现用机器来测量人脸或语气中的感情,那么这种技术可以看作是一种商业财产,能在这个私募股权盛行的投资环境中快速获得投资。所有创业公司都想把自己的产品变成资产,获得投资。“数码资本主义”也寻求将这种交流方式私有化。

    但是在机器确定这张脸到底是“快乐”还是“我想要买”之前,总得有人来界定这些感情,并把它们转换成机器可以理解的概念。扎克伯格的“终极交流”也需要有东西来对其进行界定,应该是由科学家或程序员的文化素养来规定的。心灵感应一说幻想着未来将会存在一个世界,我们不需要提出任何的需求,但我们的需求会得到满足。那个沉默的未来世界里,技术公司将为人类和世界提供一种无比亲密的交流方式,然而对于人们情感和需求的界定,确是由某些人来制定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9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