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一篇文章让你读懂国企改革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财经综合报道
【字号: 】【打印

    2015年9月1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正式出台。这意味着之前一直在酝酿的国企改革接下来将会大大提速。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历时22个月的等待,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终于落地,扣动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一环。

    《意见》明确了国企改革的指导思想与基本原则,提出了国企改革的主要目标和相关举措。其中特别提到,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意见》明确,将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在石油、天然气、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

    同时,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资本运作平台作用,通过市场化方式,以公共服务、高新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为重点领域,对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为什么一定要进行国企改革?

    国企改革,事关国家经济安全、社会和谐稳定和中国经济改革的顺利进行。

    国企改革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除了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还要从企业内部、完善监管体制等多个方面入手,切忌以行政手段强行干预。加快推进政企分开,剥离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和行政性特权,激活国企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从而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促进自由公平竞争。

    国企改革,中国经济新引擎!

    对中国经济整体而言,随着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红利得以释放,可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地方政府现有负债压力,有利于防止金融风险扩散和缓解经济下行风险,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提供长期支持。河南大学中原发展研究院院长耿明斋教授表示,通过国企改革收获的改革红利不可小觑,这有望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国企改革将使西方国家抖三抖?

    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即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越来越紧密地同世界经济发展相融合。因此,中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是西方等发达国家密切关注的一件事。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指出,国家间的经济竞争实质上表现为企业间的市场竞争,大国之间的国际竞争也突出表现为其跨国公司在全球市场的公开角力。像中国这样一个超级国家,需要有超级国有企业,并具有超强的企业竞争力,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在激烈的国际竞争力中立于不败之地,还要打破欧美日三大经济体的垄断地位。

    早在2000年9月19日,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提出了“加速中国国有企业消亡论”。克林顿在参议院对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议案进行最后表决通过后的电视讲话中说,如果中国能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外部竞争能够加速中国国有企业的消亡。由此看来,打击、排斥、妖魔化中国国有企业一直是西方国家政府和国际垄断资本的基本战略。

    中国崛起的背后一定是中国企业的崛起。10年前国资委成立的时候,中国在500强中的国有企业大体也就是10家左右,但是到2013年已经有了80多家,加上民营企业已经达到了92家,再加上港澳台企业则已经达到100家,占了世界的1/5。中国企业的崛起打破了西方国家在这个过程中统治了两个世纪经济格局,这说明中国国企改革的方向走对了,需要沿着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

    在全球视野下,国有企业的改革目标就是提高三个力:国际竞争力、创新力和国际影响力。这三个能力关系到中国是否能打破西方世界的国际资本垄断。而国有经济的战略布局要从国内视角转向全球视角,从国内大布局转向国际大布局。因此,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走出去的重要战略,也是西方等发达国家所“惧怕”的一件事。

    国企改革五大新共识

    对于市场关注的国企改革问题,如今业界基本形成了以下五大共识。

    一是国企改革的目标和方向问题。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国有企业仍然是推进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基于这样一个认识,国企改革的目标还是很清楚的,就是要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市场经济方向的前提下来推进。过去大家争论很多的国企先做大还是先做强问题将不再是问题。应该说现在的主要目标首先是做强、做优,然后是做大,然后是提高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以及抗风险能力。这四个“力”实际上是国企改革下一步非常重要的目标。

    二是国企分类问题。分类问题过去长期困扰国企改革。我国有15万家国有企业,类型多样,既有公益性的,也有市场化程度很高的。

    对国有企业的分类改革当前也逐步形成共识。第一类是借鉴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的经验,叫商业性国企,这类企业要推进股份制改造,包括整体上市。第二类是公益性的国企,这类企业要加强内部治理结构,尽可能降低运营成本,通过引入市场机制的方式,提高效率。第三类是自然垄断型国企,这类企业改革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

    三是国有资本管理体制问题。这是前一段时间争议最大的地方,最近越来越形成共识了,这一改革还要基于2003年形成的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来推进新的国有资本管理架构。

    四是国企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问题。这里包含三个问题,其中之一是董事会问题。董事会制度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董事会怎么和党组织很好的协调。另一个问题就是上级公司和下级公司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第三个就是员工持股和高管持股问题。在这些方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共识。

    五是地方国企的改革问题需要关注。从数量上来看,地方国企占比70%;从营业收入来看,央企大概占60%,地方国企占40%。但是,地方国企从2013年开始,效益下降非常明显。需要引起关注的问题是,地方国企的改革任务和央企的改革任务有所不同,地方国企改革要和地方债务的化解、投融资平台的清理、财税体制等很多问题结合起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9005